焦躁的腾讯音乐

21Tech贺泓源 2022-04-29 20:53

“预计今年在线音乐业务运营利润层面盈亏平衡”

腾讯音乐变现加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贺泓源 北京报道 

网易云音乐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或者说,腾讯音乐根本就不屑一顾。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就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行为正式提起司法诉讼程序。网易指控腾讯音乐“通过非法盗播偷放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网易云音乐产品创新、逃避甚至对抗监管等方式侵犯网易云音乐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被伤害至退无可退。”网易云音乐在声明中称。

腾讯音乐则将此事冷处理,没有发布任何一篇官方回应。仅腾讯音乐公关负责人陈默在朋友圈发文,将其定义成一种碰瓷行为。

“碰瓷无助于音乐行业的发展,我们也不会加入打嘴架的行列,毕竟TME的小伙伴是一群真正尊重和热爱音乐的人。相关证据早已留存,该发起的诉讼也早已陆续发起,相信法律的公正。”陈默称。

喧嚣背后,腾讯音乐面临着增长困局。

“都不干净”

声明中,网易云音乐主要控诉了腾讯的两类“罪状”,即花式侵犯版权和产品抄袭问题。

网易表示,QQ音乐通过“分区域播放”功能、“导入外部歌单”功能盗播、偷放其作品,还称,腾讯音乐批量化对无授权热门歌曲冒名洗歌,恶意截流。

网易举例,其推出的《删了吧》大火后,在QQ音乐、酷狗音乐出现大量同名不同词曲歌曲,如《删了吧》(正式版)、《删了吧》(新版)、《删了吧》(原唱)和《删了吧》(抖音热搜烟嗓版)等,并登上后者官方榜单。

仅《错位时空》(艾辰)、《海底》(一只榴莲)、《假面舞会》(很美味)、《删了吧》(许佳豪)等歌曲就涉及5000多首同名假冒、洗歌抄袭歌曲。

甚至,部分冒名歌曲的演唱者姓名都“高仿”原作歌手。如在腾讯音乐旗下某产品以“隔壁老攀”冒名音乐人“隔壁老樊”。

而陈默则直指,网易云音乐也并不干净。

他在朋友圈中,以截图形式提到了2018年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到期后擅自打包售卖周杰伦专辑侵权事件。判决书显示,网易云音乐侵权周杰伦歌曲多达178首,造成80.10万元经济损失。至今,网易云音乐与周杰伦在版权上仍未谈妥。

陈默放出的截图还显示,网易云音乐依旧能搜到不同形式的山寨版热门歌曲,如酷狗音乐的合作音乐人温奕心演唱的《一路生花》等。

两家均在指责彼此问题,却对自己的“侵权行为”视而不见。

“洗歌问题上,两家都不干净,平台、音乐人都在蹭流量。其中权责并未梳理清楚,两家都不想失去爆款。”有资深音乐人表态。

产品抄袭问题则更成了罗生门。陈默截图显示,网易声明中提及的产品功能,开发时间与专利申请时间均晚于腾讯音乐。只能等法院后续判定。

值得注意的是,基于历史原因,腾讯音乐拥有版权优势,打遍互联网公司。

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小米因侵犯腾讯音乐在张靓颖音乐作品《IDO》《如果这就是爱情》中的版权,被判向腾讯音乐赔偿2.4万元。

次年,天猫因侵犯腾讯音乐在TFBOYS音乐作品《魔法城堡》《青春修炼手册》《信仰之名》《Heart》《爱出发》《大梦想家》《宠爱》中的版权,被判向腾讯音乐赔偿7万元。

此外,腾讯音乐与喜马拉雅、中移动旗下咪咕音乐等公司,都存在版权纠纷,其均为原告。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音乐还在2021年4月末,以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起诉了B站(上海宽娱数码科技)。但其最终选择撤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案详情询问过腾讯音乐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应。

“流量漩涡”

一定程度上,腾讯音乐维权转折出现在2021年。

当年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腾讯音乐自决定书发布之日起三十日内解除与上游版权方已达成的独家协议。

随后,腾讯音乐发布声明称,截至2021年8月23日,其针对已达成的独家协议向全部上游版权方发送相关函件,告知其需按期解约,其中,绝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

效果是直接的。

据网易云音乐披露,2021年,其先后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唱集团、风华秋实、乐华娱乐达成版权合作,并与三大唱片公司达成直签协议。截至2021年底,网易云音乐内容库包含约8000万首音乐曲目,包括来自知名厂牌及独立音乐人的音乐。

叠加短视频冲击下,腾讯音乐陷入流量焦虑。

财报显示,2021年四季度,腾讯音乐营收76.1亿元,同比下降8.7%;净利润为5.36亿元,而2020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2.0亿元,跌幅过半。

当期,腾讯音乐在线音乐移动MAU同比下降1%至6.15亿,社交娱乐移动MAU同比下降21.5%至1.75亿。

或正是在流量冲击下,腾讯音乐开始如网易所说,“愈演愈烈”的侵权。

事实上,腾讯音乐很难说没有在音乐原创上发力。

腾讯音乐执行董事长彭迦信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上透露,该公司携手腾讯泛娱乐生态中的46个IP,涵盖游戏、动漫、文学、综艺、影视等多个领域,制作发行原创歌曲117首。

“截至第四季度末,腾讯音乐人平台独立音乐人达到30万。随着我们从歌曲制作、海内外推广、艺人及曲目发展、激励计划、演出资源、版权保护、职业培训等端到端服务的完善,已成为许多独立音乐人,尤其是年轻音乐人的首选。”他说。据界面新闻消息,作为执行董事长,彭迦信主要负责版权内容业务。

有着浓郁腾讯集团背景的梁柱则表态,腾讯音乐正在快速步入腾讯流量大生态。他曾执掌包括QQ和QQ空间等在内的社交平台。

“最新版本微信已允许用户将TME音乐库中的歌曲直接发送给微信好友,在持续优化QQ音乐智能推荐功能。通过与微信视频号合作,截至2021年底,微信视频号上,音乐人作品日均视频观看量达到5000万。”梁柱称。

“投行风格”

从腾讯音乐下跌的月活来看,目前其种种对策收效有限。

原因或是多元的。一方面,强大的短视频,从流量到内容端,都对在线音乐造成冲击。

Trustdata所公布数据显示,在3月,腾讯音乐旗下酷狗音乐月活1.4793亿,环比下滑0.87%;QQ音乐月活1.4698亿,环比增长1.32%;酷我音乐月活1.0784亿,环比下滑0.88%。网易云音乐月活4705万,环比下滑19.52%。

抖音月活则达到3.66亿,环比下降3.53%。

去年,腾讯音乐发布的年度热门歌曲,掺杂大量抖音神曲。《云与海》在抖音有12.4万的使用量,《千千万万》和《白月光与朱砂痣》,被用到将近2000万个视频里。“白月光遇上朱砂痣”话题播放量达45亿次。

“很多音乐人现在作品都首发抖音了,因为爆款可能性大。”有知名音乐制作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另一端,腾讯音乐离创作人还是有距离。“冷冰冰的,不懂创作,投行风格。”多位音乐人向记者抱怨。

“我本人更喜欢网易云,但版权还是给了腾讯。因为钱多了不少。”另有头部音乐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作为对比,爱奇艺创始人龚宇,甚至会参与到具体项目前期,和导演们深聊,即便有些项目最终与爱奇艺没有关系。

据腾讯对外披露,彭迦信2008年初加盟该公司,曾先后参与腾讯游戏、腾讯电商、社交网络等业务的产品运营和市场营销等工作。离音乐产业本身有些距离。

眼下,随着线上流量见顶,腾讯音乐似乎将重点放在了变现上。据腾讯音乐CFO胡敏透露,预计今年在线音乐业务运营利润层面盈亏平衡。这意味着,成本控制将加强,商业化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腾讯音乐方面还在财报电话上透露,预计今年一季度总营收下降 15-17% 左右,全年,预计总收入同比下降约 5% 左右,下半年会看到复苏。

但在流量困局下,腾讯音乐如何实现复苏,依旧是个难题。

美东时间4月28日,腾讯音乐报收4.07美元,涨幅1.5%。其IPO发行价为13美元。

(作者:贺泓源 编辑:曹金良)

贺泓源

21产经版记者

研究泛娱乐与大消费产业生态。 微信:petrjj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