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华尔街|海投全球创始人兼CEO王金龙:标普跌入熊市概率上升,市场波动性走高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向秀芳 纽约报道
2022-05-12 19:10

今年以来,截至5月11日,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下跌超过27%,跌入了技术性熊市,而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超过17%,跌入熊市的概率越来越大。

美股继续下跌。最新数据显示,美4月CPI同比增8.3%,较峰值略有回落但仍然高于预期,加剧了市场对于美联储政策紧缩的忧虑。

截至周三收盘,标普500指数下跌1.6%,报3935.18点。道琼斯指数下跌1%,报31834.11点。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下跌3.2%,报11364.24点,创下2020年11月以来最低的收盘点位。

自从美联储在5月初的会议上宣布加息50个基点以来,投资者一直在消化政策预期的影响,并为美联储进一步紧缩进行准备,美股美债等市场价格波动攀升。今年以来,截至5月11日,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下跌超过27%,跌入了技术性熊市,而标普500指数累计下跌超过17%,跌入熊市的概率也越来越大。

市场大起大落背后反映了投资者什么样的心态?标普500指数今年跌入熊市的概率有多大?科技股大幅回调的情况下价值股前景是否继续看好?市场波动加剧的情况下投资者如何应对?

《直击华尔街》日前专访了海投全球创始人兼CEO王金龙,他从资深华尔街投资人的视角,解读当前市场形势并分享其投资理念。海投全球是一家全球资产配置平台,拥有美国的注册投资顾问、投行券商和三方支付等牌照,管理成长股票、私募信贷、风险投资、房地产等美元私募基金。

投资者心态变了

《直击华尔街》:上周美联储宣布加息50个基点,市场当天大幅反弹,但次日市场又大幅下跌,本周市场继续大幅波动。在投资者持续消化美联储政策影响之际,美股剧烈动荡反映出投资者当前什么样的心态?

王金龙:投资者心态变化了。美联储动作都是可以预期的,市场共识是美联储此次会加50个基点,所以,理论上所有市场价格已经得到反映。现在大家看到这种暴涨暴跌的情况,类似于两年前疫情刚开始时,那时大家的心态就是一会加风险(risk on),一会降风险(risk off)。

当时(上周三)大家觉得美联储还不是很激进,说明对增长对市场还是比较看好的,所以大家就忙着去抄底,然后,等到(政策预期)调过来,大家开始解除风险,开始抛售。这跟疫情刚开始时不太一样的是,疫情刚开始时大家不知道底在哪里,因为刚开始跌都是在暴跌。现在虽然经过了一轮调整,但实际上投资人手里都是赚到了钱的,通过过去两年的上涨,所以现在大家的心态是落袋为安。所以,可以看到,除了股市以外,债市也在跌,黄金也开始跌,大家都在卖各种各样的高风险资产也好,低风险资产也好,都是落袋为安。

但实际上在高通胀情况下,现金贬值速度是很快的。大家现在是先把这个风险解除了,拿到现金以后,再判断市场是什么一个走向,然后再决定。这可能跟前几天抄底心态不太一样了。前一段时间,其实市场波动也很大,但实际上你可以看到,多头空头两边是在剧烈博弈。现在看起来就是,大家都在抛,甚至连对冲都不做了,就是直接就跑了。

《直击华尔街》:也就是说,现阶段市场还是以避险为主?

王金龙:是的,大家都在解除风险,不冒任何风险。除了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像一级市场的,包括VC/PE交易量下降得也非常快,估值也在快速下跌。基本上就是同样的趋势,像你说的,大家都在解除风险,持有现金为主了。

跌入熊市的概率越来越大

《直击华尔街》:你在华尔街有多年经验,见证过美股市场的牛熊周期转换,目前来看的话,纳斯达克指数已从前期高点回落超过20%,可以说是跌入了熊市。标普500指数其实也累计下跌近15%,在波动加大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也跌入熊市?

王金龙:我觉得跌入熊市的概率现在是越来越大了。美联储刚加息的时候,华尔街的共识是差不多在1/3左右,就是有1/3的投资者认为可能会进入熊市,总体来说(当时)还是偏乐观了,现在看起来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

但标普500和纳斯达克还有一个显著区别,就是纳斯达克其实估值一直偏高,所以这轮下跌其实是一个挤压估值和泡沫的一个过程。现在标普500里有一些行业,像基建、能源行业,其实最近一段时间相对比较稳定,甚至是在上涨的。所以我觉得,标普500的以价值股或者传统工业股为主的细分板块,其实还是有一定抗压能力的。另外像房地产这些板块,其实跌的跌幅明显小于科技股。

总体来看,我觉得标普500指数进入熊市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可能接近一半。

《直击华尔街》:如果说标普500指数今年真的会跌进熊市,那么在熊市阶段整个市场的波动性都会加大,你对于投资者的应对有什么建议?

王金龙:还是要有一个长期的资产配置方案。就像刚才说的,大家都需要配股、配债、配房地产、配VC/PE等另类投资,如果你有一个长期相对平衡的投资策略,其实这种情况下是不需要恐慌的,只要正常调仓就行。比如说,成长股票最近跌得很厉害,那我其实是可以补一些高科技股票的。然后,像能源,大宗商品今年涨得特别多,其实是有必要稍微进行一下调仓的。

所以,我觉得首先你要有一个长期的配置策略,然后就是要根据市场进行一些战术性的调整,就不用特别恐慌说要进入熊市了。无论进不进入熊市,你的投资组合还是要持续稳定的,不能像现在很多投资者表现的那样,一会儿加风险,一会儿减风险,一会儿全仓,一会儿空仓,这是风险最大的。就像两年前,我们同样说没有必要恐慌,股票跌了你就补嘛。不是鼓励大家去抄底,而是说大家要有一定的配置,因为在高通胀情况下的话,如果你没有股权类的,没有权益类的资产的话,你是没法抵御通货膨胀的。

《直击华尔街》:就是说,尽管风险比较大,但考虑到通胀大背景的话,权益类资产还是有必要去配置的。但配置过程中,就要根据市场的趋势要进行一些板块或者其他一些战术性调整对吧?

王金龙:我们不建议去抄底,也不是说要反向操作,但就像我说的,很多科技股现在这波下跌以后,估值已经回到2019年的水平了,但是过去疫情的两年,很多公司其实有高速的增长,有些收入可能都翻了番了,那你用两年前的估值买了这个股票的话,相当于白赚了两年的增长,所以我觉得大家不用去恐慌,也不要想着去抄底。我觉得,只要估值合理的话,就可以长期持有,巴菲特基本上就是什么市场都可以投的。

价值股占优势

《直击华尔街》:巴菲特一直提倡长期价值投资,最近很多分析人士将他和华尔街的“木头姐”进行比较,因为“木头姐”过去两年比较偏向成长型的股票,这一波科技股回调其实对“木头姐”影响比较重。巴菲特的收益则比较稳。在你看来的话,价值股跟成长股前景现在怎么样?价值股会不会因为大家都看好,有扎堆进入的现象,反而导致它又有一些风险?

王金龙:现在市场波动比较高的时候,大家可能更偏向于价值股,因为价值股相对比较稳定,然后有稳定现金流,收入和利润。但巴菲特和“木头姐”这是两个相对来说比较极端的例子了,一个偏重成长股,一个偏重价值股,但实际上他们还是有一些共性的,比如说,巴菲特戴买苹果股票的时候,苹果有25倍的PE(市盈率)其实这对他来说是非常贵的了。另外就是“木头姐”,其实她的组合里面有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像Paypal等,跌了几轮相对来说已经非常便宜了。所以,成长和价值都是相对的。

但从目前这个大的波动来看,大家更愿意买一些相对比较稳健的,现金都比较好的,资本负债比较健康的公司。因为(有些)科技公司很可能在这一波行情里就扛不过去了,有很多是一直在大幅亏钱的,还有很多连产品和收入都没有,尤其是最近上市的一批SPAC公司。

从目前情况来看,价值股占优势是非常合理的情况。但就是像我说的,他们也有一定的共性,其实有很多成长股可以当做价值股来投资。

《直击华尔街》:还是要结合成长股的基本面本身。

王金龙:确实是的。因为很多高科技公司经过最近的高速增长,也产生了利润,同时,估值也在下跌。就像我说的,苹果25倍PE,很多科技股其实还不到25,但成长速度还是挺快的,你可以把它当做成长和价值中间的交叉部分的板块。

《直击华尔街》:纳斯达克指数主要以科技股为成分股,排名前几的科技巨头其实回调也很深,你觉得现在这些科技巨头估值情况怎么样?

王金龙:估值回降得非常快,很多公司已经回到了疫情前的水平。有几个原因,包括大家在挤压泡沫,美联储也开始缩表,很多个人投资者开始退出股市,他觉得这波行情已经过去了。大家要抛售落袋为安,尤其是过去两年赚了的,不想亏回去的话,现在就直接卖掉走人了。所以,现在市场活跃程度和流动性都在下降。这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从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报表来看,(一些企业的)成长性也在下降,因为疫情期间的很多红利期已经过去,包括美国的电商化、数字化。经济不断进展是有一个增速的,但疫情期间加速了增长,就把很多的潜力已经耗尽了。所以,疫情后,一旦恢复,大家回到实体经济的话,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成长就降下来了。比较典型的是Netflix,它的用户数第一次开始下降。下降不是说这个企业就不增长了,而是它这在美国市场占有率已经太高(饱和了)。大家一旦开始工作就没时间像疫情期间这样天天在家里刷剧了。我觉得这都是相对来说比较正常,这些成长股的成长性在下降,另外就是估值整体也在下降,所以我觉得纳斯达克还是有继续回落的机会的。

未来几个月波动性较高

《直击华尔街》:按照美联储目前的加息节奏,5月份加了50个基点以后,6月和7月都会加息50个基点,9月之后可能会有些调整,但整体市场预期是,加息节奏和缩表速度都会比上一次要快得多。你预期它对股市的影响什么时候会比较明显呢?标普什么时候跌入熊市?

王金龙:这是个两难的问题,一方面要快速加息,要抑制通胀,另一方面又不能加得太快,会抑制实体经济。大家现在相对来说比较悲观,一个就是通胀现在没有控制住。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经济虽然没有进入衰退期,但大家已经预计成长性在下降。现在就是要把握很微妙的平衡,一定要把握好节奏,不能对经济增长打压太快,然后还是要对通胀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但是,通胀主要还是供给不足(造成)的通胀,供应链问题造成的通胀,其实跟消费没有太大关系,所以你不能太多地抑制消费能力。我觉得比较难。我们还是等六、七月份,(美联储)这个结果出来。所以,未来的几个月的话,我们觉得波动性还会相对来说比较高的。这个期间就不要做大幅的动作,但可以定期的去做一些调仓,做一些补仓,我觉得做一些战术性的调整还是有必要的,但是长期的投资策略是不需要改变的。

《直击华尔街》:那你进行战术性调整的时候,仓位会有所变化吗?权益类的或债券类比例会怎么调整?

王金龙:比例还是差不多的,比如说我们做了10年的规划,如果股票(占比)是10%的话,那如果这个比例下降了,因为股价下跌的情况下的话,你应该是补仓的。总体来说,如果做战术调整的话,应该是卖出涨得比较好的,比如说能源类的,然后,买进这个跌得比较多的,科技类的。

新兴市场已出现很好的机会

《直击华尔街》:如果现在手上有一笔现金应该是进股市还是债市?

王金龙:现在是股债同跌,所以其实都是比较难的。我建议不要大规模入市,可以做一个定投,比如说,每个月去投,每个季度去投,分期分批地入市。

另外的话,就是相对平衡。最近一个主流的观点是,60/40(股债)组合已经行不通了。股票和债券现在的相关性非常高,要跌就同跌,要涨就同涨。主要是原因就是,现在的一个问题是,投资者一会加风险,一会减风险,而不是说哪些资产的安全性问题,大家的资金没有地方去,所以,很多人在抛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在买。尤其是机构进场的话,其实也降低了它的波动性。

我觉得还是尽量做一个相对比较平衡的配置。尤其是现在美元指数走强的话,很多资金回流到美国,新兴市场其实已经出现了很好的机会,他们成长性相对来说比较好的,现在就是因为资本回流的原因导致了价格下跌,那我觉得其实也有一些配置的机会了。

 

(作者:向秀芳 编辑:李莹亮,李艳霞)

向秀芳

南财集团驻纽约记者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驻纽约记者。关注全球市场、美国政经动态、中企海外投资等领域。邮箱:xiangxf@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