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6月起将实施全国首部城市数字经济条例,为激发数据要素活力提供制度保障

大湾区观察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张文卓 2022-05-13 19:10

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张文卓 广州报道   国内首部城市数字经济地方性法规《广州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下称《条例》)将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

5月13日,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围绕《条例》颁布实施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国家层面立法尚不成熟的前提下,广州加强新兴领域立法探索,以地方促进型立法的形式推出该法规,对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主任廖荣辉在发布会上如是说。

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总工程师胡志刚直言,《条例》的贯彻实施和落地见效有助于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此前,广州曾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将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作为战略引擎工程,统筹推进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一体化发展,将广州打造成为国际一流智慧城市。

在受访专家看来,《条例》的颁布实施串联起了“智慧之城”建设的关键环节,兼顾了规范治理与促进发展,通过一系列数字经济大平台、大产业以及大生态的建设,将为广州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可持续支撑。

加快打造数字经济核心产业

当下,广州数字经济年增加值已超万亿元,处于全国数字经济的第一梯队。如何进一步推进广州数字经济战略引擎建设?

《条例》从培育发展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综合性数字基础设施、完善城市数据资源体系、推动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五方面描绘了“路线图”。

“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要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而推动‘三化’一体化发展,需要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这些底层技术的支撑。”华南理工大学二级教授、广州数字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张振刚说。

《条例》明确了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的领域,包括集成电路、新一代半导体、基础软件、云计算等领域;《条例》提出,推动实验室、新型研发机构等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建设可共享的科技大数据集和知识图谱服务平台。

“《条例》释放出的政策信号,将进一步引导市场主体着力布局这些产业变革领域。”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研究员、数字政府与数字经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马颜昕认为,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最终落脚到产业发展上,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需要坚持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双轮驱动”。

胡志刚透露,接下来广州将高位推进链长制,“一链一策”“一企一案”,推动“链主”企业和上下游企业构建协同创新联合体和稳定配套联合体,打造软件和信创、超高清视频、集成电路和半导体、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万千百”亿级产业集群,建设一批可复制推广的重点产业链场景。

事实上,在数字产业化方面,广州在人工智能、半导体与集成电路、智能装备与机器人、超高清视频及新型显示、软件与信息服务、通信、数字创意、平台经济与共享经济等八大领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上均取得了一定创新成果。 

广州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中的两大主导行业保持较快增长势头,电子产品制造业一季度实现增加值同比增长8.0%,互联网软件信息服务业1-2月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7%,在多重压力之下展现了强劲的发展韧性。

在产业数字化领域,根据《条例》,未来广州将强化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建筑产业互联网服务平台、数字金融科技创新平台、智慧农业云平台和农业大数据平台建设,加强对传统产业的全方位、全链条数字化改造。与此同时,广州还将培育数字化转型服务商,关联企业、产业基金组成产业联合体,开发推广产业集群数字化解决方案。 

围绕打造国际一流的制造业强市,张振刚认为,《条例》将促使广州有力地进行核心产业布局,构建数字经济平台高地、产业高地、人才高地、制度高地、标准高地,催生城市新技术、新产品快速迭代和新产业、新模式不断涌现,使得广州成为数字经济的高端资源汇聚地,创新创业策源地。

构建数字经济全要素发展体系

“作为国内出台的首部城市数字经济地方性法规,细致和本地化是《条例》的两大特点,它不仅将上位法许多原则性的制度落实,更加具有可操作性,同时也规定了许多具有强烈本地特色的制度。”马颜昕表示,《条例》尤为重视数字经济应用场景和支撑措施的匹配,进行了一些颇具创新型的探索和制度设计,助力构建数字经济全要素发展体系。 

例如,在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方面,《条例》提出将探索推行首席数据官等数据管理创新制度。同时为了实现风险与利用的平衡,解决实践中“公开的数据往往没有用,有用的数据公开往往有风险”的悖论,探索公共数据授权运营机制,通过区块链、多方安全计算等新技术手段,开发创新应用场景,达到数据“可用不可见”的目标,实现安全与利用的平衡。

广州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副局长梁文谦介绍,《条例》为激发数据要素活力提供了制度保障。目前广州在数据资源市场化、资产化发展方面,已印发了《广州市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推动数据流通交易生态圈建设,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例如,南沙已将“数据海关”试点和粤港澳数据要素合作试验区建设相结合,推进香港科技大学科研专线和澳门科技大学科研专线建设,探索科研数据跨境流动。

此外,促进公共服务方面,广州还将建立数据共享责任清单,可以通过数据共享或者核验方式获取的公共数据,公共管理和服务机构不得重复采集或者要求重复提供,实现“一处填表,处处可用”,极大便利居民生活。

数字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的支撑作用。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主任廖荣辉介绍,广州将构建协同高效、绿色节能的算力中心体系,建设底层技术平台等基础平台,建立通用技术能力支撑体系,并加快交通、能源、环保、地下市政等城市公共设施的数字化转型。

根据《条例》,未来广州将构建涵盖地上地下、室内室外、现状未来三维空间全要素的城市建设基础数据库,探索建设数字孪生城市。

“全面构建数字经济发展体系与国际一流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建设有力结合是《条例》的一大特点。”张振刚指出,一系列举措的付诸实施,不仅将助力广州构建共创、共生、共享、共赢的数字经济产业创新生态体系,也为广州建设数字化、现代化的数字经济创新引领型国际大都市描绘了宏伟的蓝图。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张文卓 编辑:刘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