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威空间闯关IPO屡陷起伏:中信证券对赌“撑”估值?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05-1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韩一 北京报道

2020年总资产2.88亿元、净资产1.62亿元的地球空间信息技术提供商吉威空间,欲给旗下空间大数据基础平台、遥感智能技术平台、多级营销服务体系等项目融资6.68亿元,闯关上交所科创板。

“公司各类业务未来有多大市场空间,公司业绩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对于已有15年发展历史的吉威空间,上交所近期发出首轮问询,核心要求公司说明经营业绩是否存在发展疑问。

专业从事遥感与地理信息技术研发15年,主要服务政府部门用户的吉威空间为何仍有经营持续性疑问。公司经营层面有哪些症结待解,是否会对上市进程构成实质性障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先后多次致电公司,截至发稿未获得正式回应。

15年业绩“风雨”起伏

吉威空间前身,吉威有限诞生于2008年1月,由中国测绘地理信息学会常务理事张扬和王晓红夫妇牵头设立。

成立伊始,吉威空间就自带高端专业光环,当年即承建了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国家级数据库和管理系统项目。

深耕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等领域近15年,吉威空间认为自身已掌握空间大数据和遥感智能的硬核技术,相关软件技术居国内领先水平。

招股书显示,当前吉威空间主营业务分为地理信息技术服务、遥感应用技术服务、自然资源及相关行业信息化三个板块,主要产品包括Atlas 空间大数据基础平台、SmartRS 遥感智能技术平台、GEOWAY工具软件。

聚焦地球空间信息技术领域十余载,吉威空间为何仍有业绩持续性疑问,这家闯关科创板的专业技术公司经营有几分成色?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吉威空间实现主业营收分别为 1.24亿元、2.82亿元、3.08亿元及3922.43万元,对应各期净利润分别为-3245.73万元、5487.52万元、6148.87万元和-5289.81万元,合并层面上,吉威空间在2021年上半年甚至尚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1723.89万元。

“三年一期,公司在2019年、2020年实现盈利,但2021年上半年仍存在未弥补亏损,主要原因可能是前期存在较大规模亏损,或是在2021年上半年出现经营问题,也可能是加大经营研发所致。”北京某头部券商研究员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咨询时分析认为,受限于某些特定行业,公司出现短暂性亏损并不构成实质问题。

吉威空间的经营异常属于上述哪种类型?

“公司最近一期期末存在未弥补亏损为偶发性因素,主要是报告期初未弥补亏损相对较大及收入季节性影响所致。”对于业绩亏损,吉威空间归结为因所处行业特性所致。

据招股书披露,吉威空间当前客户对象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政府部门及其下属事业单位,二是地理信息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报告期内,吉威空间政府客户(包含事业单位)收入占比分为达95.63%、97.61%、98.19%和71.95%。

“公司客户主要集中在国家级、省级的政府部门及事业单位,受政府采购制度和预算管理制度的影响,该类客户项目验收主要集中在年底,因此公司主营业务呈现明显的季节性特点,第四季度收入占比较大。”吉威空间表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第四季度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54%、74.71%及 78.71%,受上述因素影响,公司前三季度可能出现利润亏损的情形。

吉威空间在上述解释,只在一方面解释了公司存在季度性亏损的原因,作为已经有着十余年发展历史的拟上市企业,公司为何还存在报告期期初的大规模亏损?

“服务政府机关的行业,经营更容易受到行业政策性影响。”上述券商研究员指出。

吉威空间的发展历史一直伴随着政策的起伏。

追溯公司的经营历史数据,吉威空间自2012年11月19 日整体改制以来,公司仅在2012年至2015年实现盈利,2016年至2018年则出现亏损。

吉威空间在回复的问询函中表示,出现连续亏损的主原是公司所处特种领域改革于2015 年年底正式启动,原有测绘客户机构调整较大,公司项目受影响严重。尤其是2018年,国家进行机构改革,成立自然资源部,并筹划启动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较多客户未在当年实际开展业务,公司因此出现较大亏损。

招股书显示,2018年吉威空间合并报表下的资产负债率高达104.93%,一度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形,公司经营受政策性的影响可见一斑。

保荐机构对赌做估值

公司的上市路程同样充满波折,股改以来公司先后两批次引入投资者,对赌上市,先后业绩无法达成面临股份回购。

2012年公司业绩向好,吉威空间进行股改,引入投资者信中利,并签署增资对赌等协议,股改增资后,信中利成为当时持股5%的唯一外部机构。

当时双方约定,吉威空间在2014年年底前实现首次公开发行,如不能实现如期上市,信中利有权要求公司或控股股东回购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如果公司的回购行为受到法律限制,公司控股股东则应以其从公司取得的分红或从其它合法渠道筹集资金收购其所持有发行人的股份。

因为前次上市进展未能如愿,同时吉威空间陷入持续亏损,目前吉威空间实控人张扬等不得不履行股份回购等对赌条款。

2019年11月,为协助信中利退出,吉威空间、张扬与信中利签署回购协议,约定信中利同意张扬自行受让或寻找合格第三方受让信中利所持有的公司2.92%股权,对应股数 131.4万股,对价不低于1500 万元。信中利剩余 2.08%公司股权,信中利享有反稀释权。

同时,双方约定,如吉威空间在2021年一季度末前未提交发行上市申报材料并获受理,或者2022年3月1日前未能实现首次公开发行,或者经审计的 2019年公司净利润加公司因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而导致的当年净利润影响数之和未达到 5000 万元,或2020年公司净利润加公司因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而导致的当年净利润影响数之和未达到 8000 万元,信中利有权在任意条件之一触发后,要求张扬受让或公司回购其所持有的 2.08%公司股权。

“根据目前吉威空间的财务数据和上市进程,吉威空间和其实控人再次对赌失败,新的上市期限无法达成,2020年净利润不达标。”北京某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信中利仍有权利要求对赌方履行对赌条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不仅外部投资者在急于退出吉威空间,公司创始人、董事高管等内部人士也在报告期不断退出。

2018年4月,吉威空间前身创始人之一邬皛頔在公司计划再次上市之际,与张扬签署股转协议,将其持有股份,转让给实控人张扬。

2020年10月至2020年12月,吉威空间三名独立董事张富根、邬伦、徐海燕先后辞任,公司董事人数为仅剩5人,并且其中3名董事张扬、王晓红、李晶云同时兼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兼职人数超过董事总数的 1/2,不符合有效的《公司章程》,吉威空间不得不紧急增选董事。

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上述董事离职之时,恰逢吉威空间再度引进机构投资者签署上市对赌协议之际。

2020年10月,吉威空间增资236.84万股,对应持股比例为5%,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4736.84万元,新增出资由新机构股东中证投资(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出资5000万元认缴。

中证投资正是吉威空间此次发行的保荐人和主承销商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

此次增资完成后,吉威空间对应投后的估值由2018年首次股权转让时的1.36亿元大幅上升至估值10亿元。2020年12月,吉威空间实控人张扬与睿才添益签署股转协议,张扬出让149.73万股给睿才添益,转让价格27.45 元/股,对应公司投后估值为13亿元。

两次引资操作后,吉威空间认为,公司已符合“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收不低于1亿元”的科创板上市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保荐券商关联方在内的新投资者,同样要求吉威空间签署对赌协议。

其中吉威空间及张扬、王晓红夫妇共同向中证投资承诺,公司2020 年经审计净利润不低于 1亿元,2021年经净利润不低于1.5亿元,如未能达到业绩承诺,中证投资有权选择以现金补偿或股份补偿的方式要求张扬、王晓红或公司承担业绩补偿责任。

同时,双方约定,吉威空间须在2022年年底前完成上市,否则中证投资有权要求公司以约定价格回购或张扬、王晓红受让其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份。

根据吉威空间报告期的经营数据来看,公司目前与中证投资等新投资者的业绩对赌承诺显然已再度落空,公司和实控人夫妇或将面临巨额的业绩补偿。目前,吉威空间从2021年交表被正式已受理,截至5月份才完成首轮问询,公司如约上市的期限时间仅剩半年,能否如约上市不确定性再度增加。

(作者:韩一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