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市个别单位虚假化债被问责,此前全国各地已有六案例被通报

区域金融要参杨志锦 2022-05-23 13:09

虚假化债案例增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杨志锦 上海报道 5月18日,财政部公布《关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责典型案例的通报》。新增隐性债务、隐性债务化解不实问责再度引起市场关注。

贺州虚假化债详情

贺州市政府网近期披露《贺州市本级2021年上半年债务核查问题问责处理公告》(下称“公告”)。公告称,2021年财政部广西监管局对贺州市本级开展2021年上半年隐性债务变动核查工作,发现存在虚假化解政府隐性债务问题。

具体而言,贺州市城建集团下属子公司城投公司、正源公司,市贺投集团下属子公司旅实集团本部、德缘公司偿还隐性债务资金来源为母公司借款,经办人员认为该笔借款为自有资金,并在监测平台上录入还款时,偿还措施选择自有资金,导致隐性债务余额减少,被财政部广西监管局认定为虚假化债。此外,市住建局经办人员认为将款项拨付至债务单位,就减少了政府中长期支出事项的支出责任,而实际上政府中长期事项对应的债务最终尚未进行偿还,被财政部广西监管局认定为虚假化债。

 “企事业单位可以用经营性收入偿还化解债务,但经营收入基于真实现金流,公司之间拆借,不能作为化债。”西部省份某地市财政局债务办人士表示,“实践中,如果母公司向子公司收缴利润偿还隐性债务,报表体现在母公司,且体现的经营收入可以覆盖母子公司所有隐性债务本息,可视为化债,但子公司向母公司拆借的,一般不作为隐性债务化解。”

公告还披露了相关整改情况及问责情况。问责方面,贺州市政府对市城建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市城投公司、正源公司,市贺投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旅实集团本部、德缘公司,市住建局进行集体约谈,责令相关单位深入学习政府隐性债务变动有关政策,提高业务水平,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此外,由市城建集团、贺投集团、住建局对涉及业务操作和审核的人员进行批评教育。

多地虚假化债被通报

据记者了解,隐性债务化解方式主要包括六类:直接安排财政资金偿还;出让政府股权以及经营性国有资产权益偿还;利用项目结转资金、经营收入偿还;合规转化为企业经营性债务;通过借新还旧、展期等方式偿还;采取破产重整或清算方式化解。因为有地方虚假化债、数字化债,2020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抓实隐性债务化解工作。

据梳理,近年来披露的虚假化债行为主要包括删除隐债、化债调减规模与实际化债数据不符、借新还旧视为化债、调节政府性债务结构等。具体看:

一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为调节政府性债务结构。据审计署2017年通报,2014年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财政局为降低本级债务率,将44.16亿元地方政府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的债务纳入政府提供担保形成的债务,未真实反映政府债务风险。截至2016年底,上述债务余额为35.18亿元。

二是玉溪高新区管委会“隐转企”化债不实。据玉溪市今年4月通报,2019年1月,玉溪高新区财政局召集玉溪高新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玉溪高新区龙泉山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开会,提出将4.33亿元政府债务剥离为企业债务在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测平台中予以核销的建议,并在管委会主任办公会和党工委会议上汇报得到批准,违规化解债务。2019年12月,已化解的4.33亿元已重新在财政部监测平台中红冲整改,重新录入系统。

三是玉溪市红塔国资公司借新还旧化债不实。据玉溪市今年4月通报,2019年7月,红塔区国资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非公开发行公司私募债,用“借新还旧”的方式偿还2016年发行的债券4.97亿元,政府债务未实际化解。红塔区国资公司已于2021年3月在财政部监测平台对化解的4.97亿元进行了红冲整改,重新录入系统。

四是田林县两城投真实化债规模与相应调减隐性债务余额不匹配。据广西田林县政府网4月29日披露,恒昌开发投资有限公司2021年4月29日申请化解“人民币资金借款合同”到期债务、田林县兴业城市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21年5月20日申请化解“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固定资产借款合同”到期债务,均因真实化债规模与相应调减隐性债务余额不匹配被财政部广西监管局认定虚假化债。

五是安徽省安庆市化债不实。财政部今年5月披露,2019年11月,在未征得相关贷款金融机构同意的情况下,安庆市有关单位根据安庆市人民政府会议研究决定,与安庆市同庆实业有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将已用于质押融资的原棚户区改造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协议的合同额进行变更,对其中的371.76亿元直接删除作为化债处理,造成化债不实。

六是湖南省宁乡市借新还旧化债不实。财政部今年5月披露,2017年10月至2019年12月,宁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将债权融资计划、银行贷款方式募集资金中的1.87亿元,用于偿还到期隐性债务,并作为化债处理。2019年6-12月,宁乡城发集团子公司以非公开公司债券、流动资金贷款的方式融资2.3亿元用于偿还到期隐性债务,并作为化债处理。以上两项实质为借新还旧,属于化债不实。

(统筹:马春园)

(作者:杨志锦 )

杨志锦

高级记者

长期专注于地方债、债券违约、货币政策、银行领域的报道和研究。在财政、金融、宏观交叉的地方债领域,力求为市场提供专业的信息和分析。欢迎交流及爆料,记者微信:yangzhijin21,添加请备注单位及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