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2021年全国公诉侵害未成年人犯罪6万余人 将专项治理沉迷网络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05-25

21世纪经济报道王峰报道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未成年人保护也面临更为复杂和严峻的形势。

当前,侵害未成年人数量持续上升,未成年人犯罪有所抬头,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监护缺失等问题比较突出。

最高人民检察院5月25日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21年,全国检察机关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诉60553人,同比上升5.69%。

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厅长那艳芳在发布会上介绍,检察机关坚持“捕、诉、监、防、教”一体履职,推进未成年人刑事检察。

一是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2021年,全国检察机关对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诉60553人,同比上升5.69%,其中对性侵犯罪提起公诉27851人。

二是扎实做好未成年被害人救助保护。为保障未成年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检察机关会同公安机关、妇联等建成“一站式”询问、救助办案区1600多个,避免未成年被害人遭受“二次伤害”。2021年对遭受侵害的未成年人司法救助1.1万件1.6亿元,是2018年的3倍。

三是宽严相济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一体贯彻“保护、教育、管束”的未成年人检察办案理念,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少捕慎诉慎押”刑事司法政策。

2021年未成年人犯罪不捕率、不诉率、附条件不起诉率分别为50.4%、39.1%和29.7%,比2018年分别增加16.3个、16.1个和17.6个百分点。对于主观恶性深、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的未成年犯罪决不纵容,2021年依法批捕27208人、起诉35228人。

四是坚持把精准帮教贯穿办案始终。为助力罪错未成年人顺利回归社会,积极开展诉前观护帮教、不起诉后跟踪帮教和刑事执行期间帮教,防止“一放了之、一罚了之”。

2021年,检察机关对20045名涉罪未成年人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同比上升3.8倍;对看守所监管未成年人活动提出检察建议208件,同比上升89.1%;纠正未成年人社区矫正混管漏管203人,同比上升3.1倍。

积极稳妥拓展未成年人保护公益诉讼

那艳芳在发布会上介绍,检察机关坚持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推进未成年人民事、行政检察。

一是积极开展监护侵害、监护缺失监督。检察机关针对刑事案件发现的监护问题同步开展监督,使未成年被害人得到妥善照料。

2021年对监护人侵害问题支持、建议撤销监护人资格464件,同比上升49.2%;撤销监护人资格388件,同比上升48.7%。对监护缺失问题向民政等部门提出检察建议326件,同比上升3.1倍。

二是加大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案件支持起诉力度,共办理控辍保学、追索抚养费、追索网络打赏大额消费等支持起诉案件2198件,帮助未成年人获得维权救济。多地积极探索支持性侵害案件未成年被害人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获法院判决支持。

那艳芳还介绍,各地检察机关通过办理刑事案件主动发现公益侵害线索,积极稳妥拓展未成年人保护公益诉讼领域范围,2021年共立案6633件,同比上升3.2倍。

江苏、浙江等地检察机关以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推动禁止为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文身,最高检向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报送专题报告,促推国家层面出台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办法。

针对网络保护及个人信息保护、校园安全、食品药品安全等侵犯未成年人公共利益重点领域案件,以及涉点播影院、电竞酒店、剧本杀等新兴业态领域案件,最高检发布未成年人保护公益诉讼指导性案例和典型案例,以案例引领法治进步,成为最鲜活的法治公开课。

全面推行强制报告和入职查询制度

为推动解决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发现难、发现晚问题,最高检于2020年会同国家监委等9部门出台《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

《意见》要求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和组织、人员发现未成年人遭受侵害或存在侵害危险,要立即向公安、教育等部门报告。

针对性侵害未成年人重犯率高等特点,最高检联合教育部、公安部建立教职员工准入查询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制度,将“大灰狼”堵在校门之外。

这两项制度均被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吸纳为法定责任。

那艳芳在发布会上介绍,最高检建立强制报告“每案必查”机制,对未履行强制报告义务的推动相关部门追责,强制报告数量明显上升,保护效果逐步显现。

该制度施行以来,检察机关起诉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线索源于强制报告的有2854件,一批隐蔽的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得以及时发现。

今年一季度,河北、内蒙古、辽宁、黑龙江、江西、宁夏等地强制报告案件量同比均增长一倍以上。

制度实施以来,全国检察机关通过办案倒查发现相关责任主体未履行强制报告义务、应当报告不报告案件1604件,追责299件。牵头或配合开展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入职查询748万余人次,推动对2900余名前科劣迹人员作出开除、解聘等处理。

协同强化未成年人网络保护

网络保护是互联网时代未成年人保护的一个重点。

2021年,全国检察机关起诉利用电信网络侵害未成年人犯罪5409人,办理网络保护和个人信息权益保护公益诉讼案件132件。

5月24日发布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监督专项行动典型案例中,就包括一起检察机关协同强化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案件。

该案中,2020年7月以来,程某甲(14岁)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自行下载注册A公司运营的某网络APP,并通过微信支付方式在该网络APP上购买虚拟币、打赏等。自2020年7月至2021年2月间,程某甲在该网络APP上累计消费人民币共计21.7万余元。

2021年3月,程某甲向上海市松江区法院起诉A公司,要求返还网络消费款项,并申请松江区检察院支持起诉。松江区检察院介入后,一方面指导程某甲一方搜集、固定证据,另一方面对该APP开展实验性调查,发现该APP实名注册制度落实不严,实时监管手段薄弱,存在大量和未成年人网络消费有关的投诉。检察机关根据法律规定,支持程某甲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出庭发表支持起诉意见,帮助全额追回消费款。

针对企业责任落实不到位引发未成年人不当上网、高额消费的情况,2021年5月,松江区检察院先后向A公司及其所在园区管理方制发检察建议,引导企业开展合规改革,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制定完善用户实名认证、从业人员准入标准和行为规范、未成年人消费保护措施等技术标准,引领行业合法合规有序发展。A公司及园区均书面回复,持续推进合规整改。

2021年6月,上海市检察院联合行业协会和30家知名网络游戏企业共同发起倡议,明确技术标准、增设AI和人工审核措施,严格落实未成年人网络防沉迷、消费保护措施,强化未成年人网络游戏真实身份认证,推动形成政府监管、行业自治、企业自律、法律监督“四责协同”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大格局。

那艳芳介绍,下一步,检察机关将通过行使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律监督职能,针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受到不良信息侵蚀甚至遭受侵害等问题,以典型个案作为突破口,推动专项治理。

(作者:王峰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