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煤企“投资经”:变更所持“光伏茅”股份核算陕西煤业增利65亿 下一站瞄准芯片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05-2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凌晨 西安报道

投资隆基绿能(601012.SH)五年,陕西煤业(601225.SH)浮盈超百亿。

5月25日,陕西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煤业”)披露关于投资隆基绿能会计核算方法变更的公告。其中提到对于隆基绿能的投资会计核算方法将由长期股权投资变更为金融资产核算。

为了进一步了解变更原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陕西煤业,其证券部相关人士说道:“因隆基绿能董事会席位调整,陕西煤业将退出其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席位。待退出完成后,陕西煤业对隆基绿能不再具有重大影响,因此会计核算方法进行了变更。”

截至5月20日,陕西煤业持有隆基绿能股份占其总股本的 2.7%,以5月20日的收盘价为初步测算基准,增加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87.02 亿元,增加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65.2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陕西煤业背后是陕西唯一省属国有大型煤业集团——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在陕西A股市场盈利榜中,其连续多年位居前列。

5月26日,陕西煤业股价上涨3.73%报收于19.20元,公司总市值达1861亿元。

陕西煤业这笔大手笔投资备受关注,其为何退出隆基绿能董事会席位,是否不再看好“光伏茅”?其投资版图又覆盖了哪些领域?对其主营业务有何影响?

长期看好“光伏茅”

  公告显示,这笔“额外增加”的65亿利润,暂不能确定对公司 2022 年半年度报告损益影响的具体金额。

“二级市场持仓规模的波动对公司影响相对较大,我们希望尽量减少在二级市场持仓标的对公司净利润的相关影响。”陕西煤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陕西煤业相关人士表示,虽然退出董事席位,但对于隆基绿能,公司依然保持长期看好的态度。

事实上,陕西煤业和隆基绿能渊源已久。

早在2017年,陕西煤业便通过朱雀信托计划等方式陆续购入隆基绿能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7月18日至2017年12月5日,陕西煤业通过“西部信托•陕煤-朱雀产业投资单一资金信托”于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隆基绿能9959万股,占其总股本的4.99%。

2018年1月16日,陕西煤业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隆基股份10.95万股,占隆基股份总股本的0.01%。

该笔投资完成后,陕西煤业共计持股隆基股份比例为5%,达到举牌线。同时,陕西煤业依然没有停止买买买。

随后,2018年2月至8月,陕西煤业增持隆基绿能约8319万股(2018年配股新增约3983万股),累计增持数量占总股本的2.98%,增持金额16.6亿元。

同期,陕西煤业委派高管进入隆基绿能担任董事,任职时间长达4年。

2019年5月至12月,陕西煤业增持隆基绿能约3804万股,占总股本的1.01%,累计增持金额为8.52亿元。

截至2020年6月末,陕西煤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隆基绿能数量为3.28亿股(其中因公司2019年4月配股新增股份6683万股),占总股本的8.69%。

2020年,陕西煤业进行了一次重要减持。当年7月-9月份,陕西煤业将所持隆基绿能股权逐步减持,此番便赚取50多亿元。

同年11月2日,华西证券丁一洪等分析师在研报中表示,陕西煤业2020年Q3归母净利达115亿元,超过此前预期,主要由于减持部分隆基绿能确认约47亿元的一次性收益超预期,同时主业符合预期,煤炭业绩环比显著修复。

据隆基绿能2022年一季报,陕西煤业持有隆基绿能的股份比例为2.0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79%,期末持股市值为148亿元。

事实上,在2018年2月至2019年12月间,陕西煤业对隆基绿能的买入成本不到3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陕西煤业投资隆基绿能浮盈超百亿。

新能源投资“霸主”

2021年年报显示,陕西煤业已经布局新能源、新材料、新经济等行业,为公司转型升级孵化新项目。同时,适时介入新兴产业赛道,为公司探索培育第二增长曲线。

对于股权投资产业地图,陕西煤业表示已经梳理出涵盖四大维度、22 条赛道、细分 100+细分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的投资版图中,除了隆基绿能,为陕西煤业营收贡献较多的还有赣峰锂业(002460.SZ)、彤程新材(603650.SH)等新能源企业。

2021年年报显示,彤程新材主要涉及电子材料、汽车/轮胎用特种材料、全生物降解材料三大板块业务,定位为新材料综合服务商。截止期末,陕西煤业对其持股数量为 1817.69万,占比3.04%。

此外,有“锂王”之称的赣锋锂业,实现营收111.62亿元,同比增长102.0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28亿元,同比增长410.26%。

据悉,赣锋锂业业务贯穿上游锂资源开发、中游锂盐深加工及金属锂冶炼、下游锂电池制造及退役锂电池综合回收利用,主要应用于电动汽车、航空航天、功能材料及制药等应用领域,LG化学、特斯拉、宝马等均为其核心客户。

“无论从过去几年的数据,还是未来的产业发展方向来看,我们依然看好新能源、新材料等相关赛道。”陕西煤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外,在国家的号召下,我们也希望解决一些‘卡脖子’核心技术问题,因此,芯片也是我们未来投资的方向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陕西煤业对深圳超摩微芯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持股99.86%,对深圳超摩半导体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持股99.975%。

  事实上,陕西煤业上述投资企业均符合其年报披露的投资方向。作为传统煤企,在煤炭行情起伏不定的情况下,涉足新能源领域的确能起到一些对冲作用。

同时,2021年陕西煤业智能化产能达到了95%,在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中位居前列。未来投资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是否会与主营业务形成协作互补,也有待观察。

2022年一季报显示,截止3月31日,陕西煤业持有交易性金融资产113.87亿,长期股权投资153.73亿。

“近年,受地缘政治及其他原因影响,煤炭市场需求旺盛、价格连续数月高位运行,对煤企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以雄厚的资金力量做基础,传统煤企是时候尝试转型跨界。”

(作者:凌晨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