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队华为卖车两年,重庆老板大赚168亿
21世纪商业评论
2022-07-02

记者/ 覃毅  编辑/ 鄢子为

从默默无名的角落走到聚光灯下,赛力斯花了不到一年时间。

赛力斯是小康股份旗下新能源车子品牌。这家新造车企业生产的问界M5车型,今年前5个月交付11296辆。

受此款车型推动,7月1日,最新产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小康股份旗下新能源汽车销量45622辆,同比增长205%,其中赛力斯21581辆,同比增长885%。

今年3月,问界M5上市,研发由华为主导,被称为第一辆鸿蒙汽车。

重庆商人张兴海,现在持有2.24亿股小康股份。据此计算,他的身家达到189.5亿元。

2020年中以来,借由华为合作开始,小康股份股价涨了9倍,张兴海持股数虽少了3500万股,个人财富却增值了168亿。

绑定华为

小康股份创始人张兴海,重庆人,从摩托车起家,后与东风汽车合资制造微型汽车,进入汽车业。

6年前,张兴海意识到,新能源汽车是个风口。

2016年,张兴海拿出3000万美元,支持儿子张兴萍在美国成立SF Motors,收购了一家奔驰代工厂,宣称要打造一个电动汽车品牌。当时,特斯拉也刚起步造车。

2017年,张兴海设立子公司重庆金康新能源,并取得纯电动乘用车资质。

不到一年,SF Motors资金链断裂,张兴海只能把SF Motors业务重心转回国内,更名为“赛力斯”,公司主体为金康新能源。

(来源:赛力斯官方微博)

赛力斯回国后同样不顺。赛力斯的首款量产车型SF,2019年发布,2020年的销量只有732台。受赛力斯拖累,2020年,小康股份净亏损达17.29亿元,接近前五年净利润总和。

2021年4月,是赛力斯的转折点,其正式与华为合作。一个月后,张兴海在赛力斯的生产基地召开了股东大会,特意为股东们安排了赛力斯试驾。

谈及“与华为合作”,张兴海表示,“即使跟奔驰宝马比,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华为合作,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科技正在改变汽车产业,小康需要跨界找合作。”

在业内人士看来,张兴海与华为合作,双方互补。“赛力斯有整车生产能力,恰好需要华为输出的软件技术和品牌背书。”一位汽车行业人士分析称。

借华为镀金的赛力斯,离翻盘还有一段距离。双方合作的首款车型是华为智选SF5,销量平平,最高月销量为2000辆左右,最低时不足百辆。

(来源:赛力斯官网)

为了扭转颓势,张兴海不得不再退一步,让出更多“主权”。

2021年12月,赛力斯联合华为推出新品牌AITO。华为掌握造车主导权,介入前期规划、设计到车机搭载的软硬件设备。市场称“95%华为造”。

仅三个月时间,AITO首款产品问界M5上市。自今年3月发布至今,问界M5成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一匹“黑马”,单月销量破5000辆。

重金押注

张兴海在赛力斯身上,倾注大量心血。

“基于多年核心技术和经验积累,小康与华为的合作让问界M5成为一款名副其实的超级产品。这种融合发展和协同创新让我们尝到了‘甜头’,也让我们看到了更多机会和空间。”小康股份轮值董事长张正萍在内部信中表示。

为了支持赛力斯发展,在过去两年间,尝到甜头的张兴海大手笔花钱。

公告显示,近两年,张兴海接连以新能源产业投入为由,增发新股募集资金,单单2021年募资就超过60亿元。

今年1月,小康股份公告称,公司拟投资20亿元,设立重庆赛力斯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高端电动汽车。此外,赛力斯凤凰智慧工厂,也将于今年建成投产。

从销售渠道来看,自2021年第一家线下店铺开业至今,赛力斯体验中心已有约500家、用户中心约120家。

(来源:赛力斯官网)

有了母公司的资金支援,赛力斯宣称,2022年底将累计实现约1500家体验中心以及约300家用户中心的建设。

重金投入子公司,小康股份亏空扩大。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1年,小康股份亏损持续加大,净利润从7.25亿元大幅跌至亏损8.12亿元。

张兴海寄予厚望的赛力斯,仍未跻身造车新势力第一、第二梯队。

2022年前5个月,小鹏汽车交付53688辆,理想汽车交付47379辆,蔚来汽车交付40029辆,三家公司稳坐第一梯队。合众、零跑、威马汽车,分别交付49974辆、40339辆和12000辆,跻身第二梯队。

赛力斯SF5去年累计交付8169辆,问界M5交付量刚过万辆。在今年5月造车新势力交付榜上,赛力斯排第6名,能不能保住这个名次,也要打个问号。

十字路口

华为能否“独宠”小康是个问题。

问界M5刚推出时,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多次卖力推销。

(来源:赛力斯官网)

按照余承东规划,华为2022年将用1000家华为门店来卖车,“假设每个店每月可以卖30辆,月销量便能够达到3万辆”。

6月末,重庆车展,赛力斯没能得到华为站台。反观长安汽车旗下的阿维塔汽车,牵手华为、宁德时代,赚尽眼球。

华为年报显示,2021年,HUAWEI HiCar合作了34家车企、112款车型,并累计装载1000万辆车,其中较知名的合作伙伴包括北汽蓝谷子品牌极狐、长安汽车子品牌阿维塔和广汽集团子品牌埃安。

另一个问题是,赛力斯是靠一步步出让主动权,才赢得华为欢心,在汽车智能化时代,如果没有数据,就有可能沦为一家“代工厂”。

前段时间,一些问界M5车主,把赛力斯车标换成“华为”“HUAWIEI”标志。

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告诉《21CBR》记者:“如果整车厂完全采用华为自动驾驶方案,相当于贡献了很多终端车去跑数据,去训练它的模型。等到华为的模型趋于完整,你就越来越离不开它,车厂就会被迫离开自动驾驶这条赛道。”

上述人士指出,完完全全把自动驾驶交给别人来做的企业,比较少,相对弱小。自主品牌大厂,都会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张兴海不这么认为,在今年的投资者交流会上,他强调:“小康不是(华为)代工厂,也不做代工厂。”

5月,小康股份表示,整车的知识产权属于小康股份,车辆销售收入也归属于小康股份,合作伙伴每卖出一辆车提取相应的服务费。

在张兴海眼里,他看重的是华为营销渠道和门店资源。只是,在有很多选择的情况下,华为怎么会甘心只为一家卖车呢?

留给张兴海的难题是,“恩宠”若不再,股价和热度很难维持。

(题图:张兴海 来源:小康股份官方公众号)

(作者:覃毅 编辑:鄢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