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消费品工业数字化,企业需把握好“三要三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07-04

新一代数字信息技术正在重塑整个经济社会生态,并为经济汇聚着新动能,使全球面临着适者生存的竞争合作。

为顺应时代潮流,引导我国企业逐浪数字经济,近日工信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数字化助力消费品工业“三品”行动方案(2022-2025)》,为运用数字技术在消费工业方面“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行动提供战略引导,明确三大目标、十项任务及五项保障措施。

如果将蒸汽机前三次工业革命归类为生产革命,那么近年来方兴未艾的数字技术,则是一场深刻改变经济社会的市场交易技术革命。

市场是资源匹配的交易场所。数字技术之前,市场的稀缺资源以不同的标准出现,如人流、物流、信息流、现金流、知识流和控制流等的行业和市场标准并不统一,这导致市场在进行配置稀缺资源时,需要不断在这六个流的标准中进行转换,带来了较高匹配成本和标准转换成本。数字技术兴起后,“六流”通过数字技术改造,统一成了可以同一化标准的数字信息流,如上述“六流”通过数字孪生技术,进入数字世界和场景中,从而极大地降低了市场交易成本。同时,柔性化、定制化的生产及消费、更精细化的专业分工、平台化场景化交易对市场主体的组织改造等,正在愈发变成市场主体必须面对的竞争场景。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消费品工业在国际产业生态链上已形成门类齐全的完整产业链生态链,在世界消费品制造业占据着重要位置。数字技术助推消费品工业的健康发展,是我国加固国际产业链生态链的现有优势,更是我国经济爬坡过坎、实现向“微笑曲线”两端发展的必经之路,借助数字技术实施消费品工业的“三品战略”,市场主体必须做到“三要三不要”。

首先,要探索数据资产产权结构的清晰结构,不要模糊化的产权结构,以清晰的数字产权搭建数字技术时代的商业模式。数字资产产权厘定的一个核心标准就是保障数字资产的使用价值与受益权、剩余索取权的内在一致性,由于数字技术是基于市场主体的效用满足,将“六流”的标准同一化,这意味着数字资产的产权结构必须基于个人利益和偏好的最大化原则,也即市场主体必须把说真话作为自利最大化的选择,否则数据资产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表达市场效用,从而无法在市场进行交易。

为此,数字资产的产权必须赋予数据的原始生产者,以避免数据原始生产者无法在数据资产交易中获得独占性剩余索取权和收益权,从而导致原始数据生产者不把说真话作为自利最大化原则,使数字资产失去价值。因此,消费品工业的产业生态链各环节,都应以原始生产者作为数字资产所有者为基础,以保障商业模式的市场可行性。

其次,要探索专业化的市场竞争秩序,不要拘泥于传统的规模经济效应。数字化经济下,市场边际交易成本下降,导致传统矩阵化企业的内部组织边际成本愈发高于市场交易边际成本,进而促使传统矩阵化企业的许多成本中心,逐渐从企业中分离出来成为从事专业服务的市场主体,市场分工日益精细化,企业的竞争和生存法则由过去的木桶理论——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板,转变为长板理论——取决于自身最长的那块板。

这意味着各大分工专业化的企业通过上下游的纵向合作,为用户提供专业化服务和产品。显然,通过数字技术汇聚起的专业化市场主体,将更能挖掘和整合市场消费需求,为用户设计可以满足其个性化偏好的产品和服务,实现生产即消费;同时,所有专业组织汇聚的生产和服务能力,将极大提高产品和服务的品质;而且集群化、平台化的专业市场主体,通过市场化合作共建品牌,将更能感悟用户的个性偏好和满足,增加用户对品牌的情感忠诚度和行为忠诚度。

再次,要探索资本与智本的信托合作模式,不要拘泥于在传统雇佣关系上搞创新。数字技术将使生产即消费成为可能,即时定制化的生产和服务,将使企业的产成品库存变成第三方物流的在途库存,这意味着企业的各种内部支持平台将逐渐从企业内部独立出来,企业会简化成资本与人力资本的协作组织,人力资本将逐渐作为独立要素的智本,逐渐拉平与资本在企业组织中的地位,即人力资本将逐渐升级为智本,实现与资本合作,共同分享企业剩余索取权,并共担风险,从而企业的法律关系会逐渐由过去的委托代理关系,逐渐变成一种信托关系,这将使企业组织半径最小化,及面向市场弧度最小化,使企业能以更高的市场敏感适应能力服务消费品工业的“三品”战略。

总之,数字技术武装下的消费品工业,不是简单的技术改造,而是经济社会生态再造,这要求企业的商业模式必须建立在清晰的数字产权基础上,专注于打造自身的专业化竞争优势,通过调整自身的组织结构提高其对市场的敏感适应能力。唯有如此,我国消费品工业才能在数字经济下,加固自身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优势。

(作者系财经专栏作家,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作者:刘晓忠 编辑:洪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