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聚焦产业基础高级化 加快世界级基础产业集群建设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缴翼飞 北京报道
2022-07-30 21:54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缴翼飞 北京报道

产业基础高级化是我国制造业综合实力和产业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十年来,我国制造业增加值从2012年的16.98万亿元增加到2021年的31.4万亿元,持续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地位,充分表明了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的强劲,以及不断升级的产业态势,但同时,与制造强国相比,中国产业基础薄弱的问题仍然不可忽视。

7月26日,由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办的“2022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在浙江省宁波市召开,论坛以“产业基础高级化——率先突破 走在前列”为主题,多位院士专家、企业家、各级工业主管部门代表共同探讨如何加快国家产业基础能力提升,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

“制造业是国家经济命脉所系,产业基础是制造业的根基所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许科敏在致辞中指出,当前是我国制造业由大变强的关键时期,要持续加强产业基础能力建设,深入推进产业基础再造工程,重点做好五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坚持自立自强,扎实推进产业基础攻坚。二是强化应用牵引,更好发挥产业链的引领带动作用。三是厚植发展沃土,培育形成优质企业。四是建立产业基础长效投入机制,支持企业围绕优势领域开展协同攻关。五是深化主体合作,深入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体系,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图: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许科敏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周济在主旨报告中指出,产业基础是工业发展的基本盘,是制造业发展的主要力量,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关键是要切实提高产业基础能力。当前,我国产业基础总体仍处于中低端,产业基础存在严重的安全可控风险,一些关键核心技术短板依然突出。工业基础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严重缺失,产品质量水平仍不高。创新还没有成为产业基础创新发展的第一动力,产业基础共性技术严重缺失,原创性、引领性的重大技术成果不多。

图: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周济

对此,周济强调,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为制造强国奠定坚实基础,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主要任务之一,要着力从体系、链、群、企业、质量和创新六大方面夯实产业基础。

“产业基础的高级化的发展主要是要依靠市场,但是这个过程中,存在着众多市场失灵的环节,因此更需要强有力的产业政策推进,有组织地创新,实现战略突破,政府要积极创造良好生态环境,加大对于产业基础企业的财税金融支持,大力推进放管服改革,切实放开市场准入,加强市场监管,为企业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周济建议,各地要把产业基础高级化摆在更加突出的战略地位,要更好地发挥政府重要主导作用,要在国家总体部署下,明确各自的目标和任务,分步实施、 重点突破、全面推进。

图: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产业基础专家委员会主任陈学东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产业基础专家委员会主任陈学东表示,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是一场持久战,需要长期性、系统性的战略布局,具体可以从创新政策、创新平台和人才培养三方面推进产业基础创新发展。

一是营造良好的宏观政策环境。用“链式推进”方式系统解决工业“五基”问题,鼓励地方政府出台相应政策措施以及央地协同机制。

二是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推动有条件的转制院所一定程度回归公益,成为原创技术“策源地”,为行业提供关键共性技术。围绕产业基础重点领域,培育一批国家中小企业公共服务示范平台和国家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提升公共服务水平。

三是在培育科技工程师和企业高级人才需要进一步发力。让企业领导同样对基础研究和工业强基工作产生重视,帮助工程师和专业技术人员进一步发挥创新作用。

图: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张立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张立表示,强化产业基础能力是世界各制造强国的共同选择,各国政府高度重视,通过立法等多种方式加大对产业基础的支持力度,开展定期评估,及时掌握产业基础发展水平,以明确锻“长”补“短”方向,整合多方力量,政府企业协同发力抢占重点产业国际竞争制高点。放眼国内,想要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必须突破四个“关口”,一是强化自立自强,突破技术关;二是强化整零对接,突破应用关;三是强化做精做专,突破企业关;四是强化环境营造,突破生态关。

打造“冠军之城”的宁波样本

周济以宁波为例,强调当前需要进一步整合中小企业的力量,培育和发展大批量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因地制宜,突出特色,形成优势制造业基础产业集聚,发展世界先进制造业基础产业集群。

据宁波市委副书记、市长汤飞帆介绍,宁波是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制造业基础雄厚,工业规模位居全国城市第七名,特色产业基地和“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的数量分别位居全国城市第一名和第三名,有110家企业主导市场占有率居全球第一。

图:宁波市委副书记、市长汤飞帆

“宁波的单项冠军企业是全国各个城市当中最多的,在这方面工作经验值得总结推广,必须把龙头企业和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结合起来,从而形成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的主力军。” 周济说。

根据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7月发布的《宁波市产业基础高级化评估报告》,宁波市是中国基础高级化的先导区。从规模上看,宁波市关键基础零部件、核心基础电子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有规上企业1401家,实现工业产值3090.6亿元,占全市规上工业总产值的17.3%,同期全国占比为9.71%。从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来看,宁波拥有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63家,占全国总量的7.4%,居全国城市首位;拥有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总数达182家,占全国总量3.82%,全国城市排名第三,位于上海、北京之后,非直辖市排名第一。

此外,从基础产品和技术的谱系化发展来看,宁波市培育出一大批基础产业优秀重点产品,轴承、液压件及泵阀、电机、模具、密封件、粉末冶金件、传动件、气动元件、紧固件和铸锻件、稀士磁性材料、化工新材料、电子信息材料、高端金属合金材料、功能膜材料、继电器等关键领域优势突出,累计有14个项目入选国家工业强基专项。

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研究咨询部制造研究室主任、国家产业基础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屈贤明指出,目前宁波已经形成磁性材料和高端模具两大关键产业集群。宁波的磁性材料产量占全国50%,产业配套齐全,已经成为我国聚集程度最高且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磁性材料产业高地。铸造模具产量占全国的60%,压铸模占全国的50%,粉末冶金模占全国25%以上。

图: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研究咨询部制造研究室主任、国家产业基础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屈贤明

“宁波需要继续发挥产业优势,重点建设世界级基础产业集群,要求可能高了一点,但是跳一跳还是有机会实现的。”屈贤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接下来宁波建设世界级基础产业集群可以重点关注两大方向,一是进一步发挥磁性材料产业集群的长板优势,二是打造石化-精细化工-新材料产业集群,将产业链从石化初级加工继续向下游延伸和拓展,重点发展精细化工等新材料。

在这个过程中,还需要着力培育更多专精特新、隐形冠军企业,打造冠军之城,引导中小企业专注核心业务,提高专业化生产、服务和协作配套的能力,为大企业、大项目和产业链提供零部件、元器件、配套产品和配套服务。

汤飞帆表示,未来宁波将从“筑牢发展基石,厚植竞争优势”的高度出发,加快推进腾笼换鸟,打造一流的科创平台、产业平台和营商环境,整体贯穿生产端、贸易端和科技侧,提升全省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同时,加快建设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动数字化改造工程,推动“产业工程+未来工程”、“数字孪生+未来交互”,不断开发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境界,努力为浙江“两个先行”,为制造强国建设作出贡献。

(作者:缴翼飞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