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华尔街|海投全球CEO王金龙:美国经济已经开始衰退 通胀效应还没充分显现

直击华尔街向秀芳 2022-08-04 20:56

债务周期还没有来,但它早晚会来,这跟经济增长周期是有一定的错配的,不是同一个周期,但现在大家比较担心的是,所有这些周期都赶到一起来了。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向秀芳 纽约报道

为了遏制近41年来最高的通胀,让过热的经济降温,美联储上周继续大举加息75个基点。随后公布的数据表明,美国经济确实在放缓,二季度GDP萎缩0.9%,连续第二个季度负增长,符合一般定义下的技术性衰退。

虽然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但市场投资者一度迫不及待投下了较乐观的一票。在美联储加息当天及随后的两个交易日,美股三大指数连续三天上涨,推动美股迎来自2020年以来的最佳月份。7月份,道琼斯指数累计上涨6.7%。标普500指数上涨9.1%;纳斯达克指数上涨约12.4%,但仍处于熊市区域。

目前,美股还在财报季当中,对于企业盈利受高通胀挤压的担忧仍在。美股会不会面临前期“杀估值”之后再“杀业绩”这样一个“戴维斯双杀”风险?《直击华尔街》日前采访了海投全球创始人兼CEO王金龙,为我们解读最新市场动向。

市场从美联储决议中获得一定信心支撑

《直击华尔街》:美联储上周继续大举加息75个基点,美股短期走出一波强势反弹,加息加出了降息效果,如何理解华尔街这个反应?

王金龙:市场此前有较大预期认为美联储会加息100个基点,因为通胀还没控制住,经济还过热,需要压制一下。但是从鲍威尔的角度来看,一是他认为经济已经放缓,只是还没有完全体现在GDP里,因为数据有些滞后。另外,他觉得通胀已经见顶,尤其是现在油价、食品价格在下降。乌克兰与俄罗斯也达成协议,允许粮食出口。所以他认为不要overshoot,就是不要搞得太过了,因此降了75个基点。市场的即时反应是蛮乐观的。大家还是在观望,看是不是能软着陆。因为现在没有说要硬着陆。总体来说,还是从美联储的决议中获得了一定的信心支撑。还有就是,有一些(想)抄底的(资金),一直在等信号。他们觉得这个信号,相对来说,对市场是比较乐观的,就开始入场建仓,因为今年毕竟几大指数都跌了百分之二三十,大家觉得相对来说估值已经很便宜了,是应声而动吧。

历史上的衰退伴随利润、消费下降

《直击华尔街》:美国二季度GDP萎缩0.9%,连续第二个季度负增长,已经符合“技术性衰退”的定义。但无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是美国财政部长耶伦都强调,即使这是一个负数,考虑到就业市场仍然强劲,现在还不能说美国经济已经陷入衰退。对此,一些美国媒体的评论还是蛮尖锐的,这难道不是,不能解决经济衰退问题,不如解决一下衰退的定义吗?

王金龙:首先这是技术上的经济衰退了,GDP是负增长的。但他的道理是,从实体经济来看,像消费、就业的增长,还是比较健康的,包括科技公司、金融公司,还是有利润的,利润率还不错。所以从实体经济来看的话,没有进入衰退,可能是有一个延迟效应。另外,如果经济不放缓,通胀是降不下来的,美联储的优先(事项),还是要把通胀打下来,但通胀很多是跟供给相关的,现在要求欧佩克增产,要求乌克兰农产品能运输出来,这些会对通胀有一定抑制效果。所以他说的理论上也没错。

我说这是个技术性的衰退。因为,历史上的衰退都是伴随着整个经济利润的下降,消费下降。现在消费还是增长的,只是说消费者的信心是不足的。消费者信心指数现在只有50多,是非常非常低的,历史的低点。但它的原因不是说大家手里没钱,而是通胀太厉害大家不敢花钱。另外,悬在大家头上的是,到底有没有经济危机,以后我还会不会有工作。所以,这是信心问题,也是预期问题,我觉得还是需要观望一下。到9月份的时候,可能就有更明确的信号,到底经济向哪个方面去走。我们当然希望是软着陆,比如说第三季就爬回来了,至少变成正的。其它的方面,失业率肯定是要上升的,最好不要上升太高,就比如说,你double一下,达到五六个(百分)点就可以了,不要达到疫情期间的10个(百分)点。还有就像我说的,市场其实已经动荡了很久,下跌了很久,大家希望有一个积极的信号来抓住反弹机会。

《直击华尔街》:关于经济衰退,我看到一些华尔街的分析观点认为,这次衰退是由通胀问题驱动的衰退,它和以往从信贷问题驱动的衰退不一样,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两种衰退有什么不一样?

王金龙:我觉得由信贷驱动的衰退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是次贷危机以后大家都在做量化宽松,整体负债率上升了很多,包括国家、公司、家庭的负债都上升了很多,在量化宽松尤其是零利率的情况下,大家负担是不重的。但现在利率开始上升。其实,不只是美国,像加拿大、欧洲都在升息,这对负债压力很大,尤其一些新兴市场,现在已经开始债务重组。美国也是一样的,尤其最近几年比较流行的buy now pay later,就是先买后付,这个对家庭的负担其实是蛮重的,因为他是先消费了以后再分期付款,这个坏账率上升得很快。另外就是美国家庭的房贷,利率也上升了一倍,如果你是锁定30年期还好,如果你是浮动利率的话,负担的利息就涨了一倍。还有一些学生贷款。债务周期还没来,但是它早晚会来,这个跟经济增长周期是有一定的错配的,它不是同一个周期,但大家比较担心的是,所有这些周期都赶到一起来了。

我觉得债务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短期能解决的问题,美国这边在不断退出量化宽松,但这是一个长期信贷周期,是很长周期的事情。我个人觉得,现在不希望发生债务危机,即便发生的话也在几年以后,就是在经济已经开始恢复,向上这个阶段。所以,我觉得这次经济衰退是更偏重技术性的经济衰退,是指标的衰退,但很大程度是由于供给不足导致的,就是很多想买的东西买不到,然后价格太贵,你不想在这个时候买或者延迟消费。可能会是软着落。但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了。

美联储“摸着市场做决策”

《直击华尔街》: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及未来政策路径时,鲍威尔说,9月份还可能会有类似75个基点这样比较超常规的加息,但他也表示,以后美联储的前瞻预测不能给得太明确。对于市场来说,美联储选择更为模糊的政策路径有什么影响?

王金龙:他们这个措施就是要摸着市场来做决策了,因为大家现在判断不出来,就像他现在其实不承认已经进入经济危机了。这样的话,一个是要判断通胀指数,本来大家就认为美联储其实动作是晚了,这是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他去年过于乐观了,没有及时升息,没有及时退出量化宽松压制通胀,因为他们觉得通胀应该在去年年底就结束了,结果延伸到了今年,又赶上俄乌冲突,导致了进一步的爆发。所以,如果到七八月份,通胀能够控制,九月份可能就没有必要再加75个基点了,因为它主要的目标就是牺牲经济增长来控制通胀,所以要看实体经济的反应,要看市场的反应。现在看起来,实体经济还是在增长的,可以承受75个基点,但如果通胀已经下降了,比如说降到5%、6%左右,虽然比美联储预期还高,预期在2%-2.5%,但已经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就没有必要对实体经济进行进一步的打击。所以,我觉得它能给一个范围,已经很不错了,他没有办法锁定说一定要75个基点,其实也没有必要,对我来说,50个基点和75基点是差不多的,3.25%和3.5%有什么本质区别吗?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关键还是对市场、对经济的信心问题,它是个风向标。这个是大家比较看重的,所以美联储不敢轻易表态了,他怕自己犯错误。

《直击华尔街》:确实,因为现在针对他的各方批评声音还是比较多的。

王金龙:我觉得鲍威尔的立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坚定的,还是为了服务经济的。但他比较被动响应,是看市场怎么样了,然后经济怎么样了,我再做什么东西,他不能proactive,提前做好这些事情,因为他没有办法判断。美联储的责任其实是比较重大的。

《直击华尔街》:虽然美联储一直很捍卫自己的立场。但确实也有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安联首席经济学家埃里安等,一些知名经济学家对他批评蛮多。就像你刚刚说的,美联储的政策现在基本上都是被动反应,摸着市场去调整,那么它作为政策前瞻指引的这个角色,似乎慢慢地就丧失掉了?

王金龙:的确是这样,他不想承担责任。另外,美联储其实是一个服务机构,是服务金融市场的,虽然有一定监管职责,但主要还是一个服务机构。所以,我认为,让每个人都得高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经济学家可以不用负责任,但你从一个监管的角度来看,是不能随便去发表言论的,不能随便去说的,因为市场会有很坏的反应。从我们投资者的角度来看的话,各种预测都要做,在什么情况下应该怎么去调整资产配置,怎么去对冲你的风险,能够获得什么样预期收益。所以我是不希望美联储有大幅摆动的。

不少公司业绩还未反映成本上升

《直击华尔街》:7月政策决议出来后,市场反应是比较乐观的。是否存在这么一种可能,市场其实是过于乐观了?因为还有很多人认为,美国经济已经在放缓,放缓的影响终究还是要体现出来的。通胀也不一定已经见顶,短期内通胀对企业盈利的压力仍然存在。美股会不会在前期遭遇“杀估值”之后,再面临“杀业绩”的风险?

王金龙: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很多公司的业绩里面其实没有反映现在成本的上升。一些传统行业,比如食品行业,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price in了,因为它可以跟着涨价,也推动了通胀。还有一些相对来说是没有price in的,就比如说,工资这个项目的上涨,还有就是刚才说的公司负债的上涨,其实大家都加了很高的杠杆,原来零利率的时候你是感觉不到财务负担的,因为你不用付利息,然后你的还本时间推得很靠后。现在的话,利率上升以后,它的付息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市场也不愿意给他们做refinance了,就是原来你可以滚动去把贷款不断向后展期,现在展期相对来说就比较困难了,因为银行这些金融机构也要控制自己的balance sheet(资产负债表)。很多都有延迟的效应。这个效果目前是没有体现出来的。所以刚才我讲,希望这个信贷周期尽可能往后推,越延迟越好,不要跟现在的经济周期重叠在一起,但其实它们是联动的,会有一个互动效应。最终效果我们现在也没法判断,但我是同意你的观点的,现在经济其实是没有体现出它的总体综合成本的,最终收益率还是要下降,利润还是要下降的。但是,会不会变成负的,我觉得现在还是看不太出来,目前没有信号说公司要开始亏损。

《直击华尔街》:所以,三季度和四季度是比较值得观察的时间节点。

王金龙:相对比较乐观,所以很多人认为经济衰退会到明年。但我的判断是,可能现在已经开始经济衰退了,从技术指标上来看,真的已经开始衰退了。

(作者:向秀芳 编辑:和佳)

向秀芳

南财集团驻纽约记者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驻纽约记者。直击华尔街,关注全球经济与市场动态;走进联合国现场,一起证国际舞台上的大小事。邮箱:xiangxf@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