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欠补”迎“活水” 电网公司牵头设立两大结算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08-18

困扰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的问题,有望迎来解决的转机。

近日,南方电网公司发文,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 国务院国资委关于授权设立北京、广州可再生能源发展结算服务有限公司统筹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问题的复函》要求,决定成立广州可再生能源发展结算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可再生能源公司)。

此消息一出,旋即引发业内热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期,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务院国资委联合发文,提出由电网公司牵头设立北京、广州可再生能源发展结算服务有限公司,统筹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问题。对于每年新增数百亿的补贴资金缺口,如何解决补贴拖欠存量和新增问题,一直成为影响新能源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心结。

SEMI中国光伏标委会联合秘书长吕锦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国家相关部门推动、电网公司牵头成立结算服务公司,有利于解开补贴拖欠的“死结”,也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可行方案。

“欠补”成新能源发展“心病”

可再生能源补贴发放滞后,已经成为新能源产业发展的陈年顽疾。且随着时间的日积月累,补贴缺口不断扩大,解决此问题势在必行。

2017年,正当国内新能源产业发展迎来高歌猛进之时,补贴拖欠的问题也开始显现。

到今天,可再生能源补贴的缺口有多大?

根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粗略测算,综合各项因素,截至2021年底,拖欠补贴累计约4000亿元。

如今,我国风电、光伏产业快速发展,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持续扩大。尽管现如今风电光伏产业已经迎来无国家补贴的平价上网时代,但过往积累的补贴缺口已经不容忽视。

“近年来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不断扩大,欠补问题制约可再生能源企业健康发展,部分企业应收账款不断提高,经营现金流持续紧张,资产负债率维持高位,财务成本抬升。”天风证券分析师郭丽丽最新发表的观点认为,如果存量欠补和增量缺口均解决,可再生能源企业的现金流和盈利能力有望得到改善,板块估值修复可期。

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的正式实施,拉开了我国对可再生能源发展补贴支持的序幕。五年后,即2011年,《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正式成立。

然而,正当补贴政策促使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大幅增长之时,补贴资金缺口却不断扩大,新能源产业也逐渐形成重建设轻消纳的不佳风气,并导致弃风弃光隐患激增。

“不可否认的是,补贴在我国风电和光伏发电行业过去二十余年的发展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一位光伏企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财政补贴带来的政府财政负担以及行业扩张过快导致的产能过剩,都成为阻碍新能源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顽疾。

该人士表示,如今风电光伏实现平价上网,可再生能源补贴总量已经收口,已经迎来了彻底解决补贴拖欠问题的最佳时机。

电网公司将牵头设立北京、广州可再生能源发展结算服务有限公司,统筹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问题。新华社

消除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顽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可再生能源补贴问题屡次出现在国家相关部门的政策文件中。

3月13日,财政部发布的《关于2021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2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中提到,推动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资金缺口。

3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自查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核查工作,进一步摸清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底数。

同一日,财政部网站发布《2022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预算表》,“其他政府性基金支出”为4528.52亿元,相比于2021年执行数增加约3600亿。天风证券对此分析称,综合考虑各项支出比例与相关政策导向,该增加额属于可再生能源补贴基本确定,历史欠补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而如今,尽管随着平价上网时代的到来,可再生能源补贴总量收口,存量补贴资金拖欠问题看到解决的曙光。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增量补贴资金的缺口该如何解决?

于是,设立结算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的方式,提供了可行性。

南方电网公司发布的文件显示,广州可再生能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公司定位则是由政府授权、南方电网公司牵头设立,承担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管理业务,并按市场化运作的特殊目的公司。此外,该公司经营期限为:自公司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至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清零及全部专项融资本息偿付完毕,并经报请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清算注销时止。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文件明确强调,坚持市场化运作是广州可再生能源公司设立的原则之一。即,在财政拨款的基础上,补贴资金缺口按照市场化原则通过专项融资解决。

事实上,过去几年内,提出通过金融工具来解决补贴缺口的声音不在少数。

较近的是,2020年下半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曾发文提出,发行债券彻底解决可再生能源补贴支付滞后问题。较远的是,早在2016年,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也曾提出,借助金融杠杆的思路。

如今,随着两大结算服务公司即将成立,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增量缺口解决方式也将得以明确。

(作者:曹恩惠 编辑:张伟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