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权益基金经理再归来:资金抄底,风险暗藏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08-1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媛媛 上海报道

今年一季度,在市场大幅回落的同时,“千亿”基金经理们一度从市场上消失。但随着二季度行情的走好,“千亿”基金经理们又卷土重来,且入围者的名单发生了洗牌。

被资金“抄底”抄出的“千亿”基金经理

根据wind数据,剔除掉货币市场型基金和联接基金,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公募行业中在管规模超过千亿量级的基金经理有5位,分别是:华夏基金徐猛(1194.68亿)、易方达胡剑(1091.43亿)、华夏基金张弘弢(1074.71亿)、中欧基金葛兰(1017.51亿)、招商基金侯昊(1013.89亿)。

而在今年一季度末,市场上的“千亿”基金经理只有3位,分别是:易方达胡剑(1266.12亿)、华夏基金徐猛(1087.98亿)、易方达张清华(1028.43亿)。

从基金经理们在管产品主要类型来说,二季度新增的“千亿”基金经理们,主要是以股票型“上位”为主;而一季度以债券产品撑起的“千亿顶流”,则在二季度规模均有回落。

具体来说,一季度管理规模逾千亿的易方达基金经理胡剑、易方达基金经理张清华,均是以管理债券型产品为主。经历了二季度,两位基金经理的在管规模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张清华掉出了“千亿”之列。

而股票型基金经理们则纷纷冲进了“千亿”朋友圈,二季度5位“千亿”基金经理中,有3位以管理股票型产品为主、1位以管理混合型产品为主。整个二季度,A股从4月底开始了反弹,并一直持续到了6月底,给了股票型基金产品们一个大喘息的空间。

数据来源:wind,21世纪经济报道整理

具体拆分4位二季度达到“千亿”规模的权益基金经理们管理的产品,颇有被资金“抄底”的意味——不同基金经理们规模增加最多的产品,在市场上颇有“行业性”的辨识度,涉及科创企业、港股互联网企业、医药企业、白酒等,这些市场熟知的、2021年下半年就已经出现大幅下跌的行业及板块。

例如,连续两个季度管理规模都在千亿的徐猛,其在管的所有产品中,规模增加最多的分别是“华夏恒生科技ETF”、“华夏恒生互联网科技业ETF”,两只产品增加的规模分别是34.42亿、44.01亿。

张弘弢在管的所有产品中,规模增加最多的是“华夏上证科创板50ETF”,二季度规模增加了56.36亿元;

葛兰在管的所有产品中,规模增加最多的是“中欧医疗创新”、“中欧医疗健康”,二季度规模分别增加了13.11亿、27.11亿。

侯昊在管的所有产品中,规模增加最多的是“招商中证白酒”,这只产品一季度末是688.84亿,二季度末是769.04亿,增加了80.2亿。

不过,在这次“重返千亿”的征程中,曾经的国内首位千亿级主动权益基金经理张坤,虽然亦以持仓不少白酒股出名,但由于此前被基民们快速捧上“神坛”、而业绩表现不佳,导致规模大挫,尽管今年二季度管理规模亦有增加,但却未能成功重返千亿规模。

过分依赖“顶流”有风险

在管理规模逾千亿的“顶流”基金经理人数增加的同时,另一方面,二季度公募行业整体的规模也在增加。

据中信证券数据,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剔除ETF联接基金后,国内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和管理份额分别达到26.7万亿元和23.8万亿份,均创出了历史新高。其中,管理规模环比增长了6.7%,份额环比增长了4.8%。

从不同公司的管理规模来看,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公募基金管理规模高于千亿元的基金公司数目回升至40家,其中易方达基金管理规模继续维持万亿水平,另有8家公司维持五千亿元以上级别。

而上述“千亿顶流”们背后的基金公司,在依靠他们做大规模的同时,亦承担着不小的风险。

例如根据Wind数据,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华夏基金的股票型产品总规模为2441.57亿元、混合型产品总规模为1945.20亿元,但前述两位股票型选手徐猛、张弘弢,在二季度合计的管理规模就有2269.39亿元;

中欧基金二季度末的股票型产品总规模为423.32亿、混合型产品总规模为2949.71亿元,葛兰一个人管理的规模就有1017.51亿元;

招商基金二季度末的股票型产品总规模为1413.71亿、混合型产品总规模为1194.81亿元,侯昊一个人就管理了1013.89亿元。

“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就接近公司产品线的半壁江山,必然会带来很多问题,最直接的就是内外部投研力量分配上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另外要确保基金经理不发生风险事件或舆情,要避免‘成也萧何败萧何’。”有业内人士称。

(作者:王媛媛 编辑:姜诗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