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反弹上市公司喜忧参半 正邦科技员工持股计划浮亏近7成

21硬核投研董鹏 2022-09-21 19:4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本周,国家发改委表示,预计9月份国家和各地合计投放猪肉储备20万吨左右,单月投放数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以上投放,源于近期猪价的持续反弹。百川盈孚数据显示,至9月21日,全国生猪均价已达23.85元/公斤,超过今年7月上旬的高点。

可即便如此,养殖企业由于各自成本端差异巨大,盈利修复情况也不一样。

牧原股份9月初给出的成本数据为,“近两个月公司完全成本在15.5元/kg左右。”而在早今年7月时,其平均销售价格便已超过21元/kg,公司三季度盈利显然得到了明显修复。

相比之下,正邦科技成本更高。该公司人士21日反馈称,“上半年产能压缩明显,产能利用率没上去,但是闲置产能会产生折旧摊销费用,导致成本仍未回归盈亏平衡线以上。”

对比同业公司也可以看出,自今年4月猪价反弹以来,正邦科技区间跌幅明显大于行业均值。

而就在9月20日晚,该公司发布公告,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将于9月23日到期,将根据员工持股计划的安排和市场情况等决定是否卖出股票。

该持股计划为16.05元/股,而截至9月21日收盘,正邦科技报收4.99元。

成本、盈利差异明显

仅就上市公司而言,牧原股份是成本优势最明显的养殖企业,其经营情况的好坏极具代表性。

而就公司成本与产品销售情况来看,三季度盈利能力已经得到显著改善。

今年6月,该公司生猪销售均价为16.53元/公斤,处于小幅盈利状态,但是此后随着全国猪价的上行,到今年7月时已达21.33元/公斤。

即便单月出栏数量环比出现小幅下滑,但是收入规模、单位养殖利润显然出现明显提升。

同时,考虑到9月份猪价的高位拉涨,等到发布三季报时,该公司亦有望结束一、二季度的亏损趋势,转为盈利。

实际上,当前超过23元的生猪价格,绝大部分养殖企业都可以实现盈利。

比如新希望8月份商品猪的完全成本为17.4元/kg,东瑞股份上半年平均成本约18元/公斤,同时完全成本目标是16元/公斤。

比较各家企业也可以看出,自9月猪价大幅超过行业盈亏平衡线后,机构投资者近期也加大了对相关上市公司的调研力度。

相比之下,正邦科技的情况较为特殊,因债务危机爆发后,公司已经有1年左右时间未发布机构调研纪要,唯一一份还是今年5月公司举行的网上业绩说明会。

彼时公司指出,“公司一季度育肥完全成本为20元/kg左右,剔除四项费用后的养殖成本为16.45元/kg。”

但是,从销售情况上看,从4月猪价反弹以来,正邦科技却非常急于出货。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4月公司出栏量达到91.86万头,今年7月略有反复,但是到8月时已经降至61.35万头。同时,4月开始,公司生猪出栏均重从103公斤迅速降至86公斤,近三个月则始终保持在71-75公斤左右。

而行业内标准出栏体重为110公斤,部分可以养到120公斤以上水平出栏,显然正邦科技的生猪出栏均重不正常。

公司公告给出解释为,“公司生猪销售数量及销售收入同比降幅较大主要是由于公司经营策略调整优化产能所致,生猪销售数量环比降幅较大主要是由于公司调整出栏节奏所致。”

而据正邦科技人士21日反馈,“一方面是为了回笼资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公司经营策略调整。相比于一季度,公司二季度成本有所增加,主要是因为闲置产能的折旧摊销费用,拉高公司整体成本,目前还未达到盈亏平衡。”

也正是在上述背景下,正邦科技上周与湖北省粮食有限公司签订框架协议,计划上市公司下属的部分生猪养殖产业相关资产转让给后者。

“协议约定了,公司有权优先租用相关产能继续使用。”上述正邦科技人士补充称。

这本身也是无奈之举,出售资产一方面可以回笼资金,另一方面处置闲置产能也可以减少摊销费用,进而降低上市公司整体养殖成本。

猪企员工持股计划测评

“9月下旬,生猪市场将进入国庆节前备货阶段,而此阶段全国生猪出栏量总体偏低。”中原期货农产品分析师刘四奎指出,同时随着气温转凉居民消费需求总体增加,总体上9月下旬出栏大猪供应依旧偏紧张。

只是,于正邦科技远高于行业的成本而言,即便接下来猪价继续上涨,其盈利能力也远远无法与同业公司相比。

二级市场也反映了上述现状和预期。据统计,4月初至今,申万划分的10家生猪养殖企业跌幅中位数为6.76%,同期正邦科技跌幅居首,达到了35.28%。

这也与公司和大股东的债务问题有关,并形成了负向循环。

举个简单的例子,Wind对正邦科技重要股东买卖的统计数据一共只有3页,其中今年以后的数据就占到了2.5页,买卖方向以减持为主,而大股东正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农业又是减持主力。

巧合的是,正邦科技上市15年只推出过一次员工持股计划,而该计划将于9月23日到期。

2021年3月,该员工持股计划累计买入公司1202.7万股,由于彼时公司股价处于历史相对高位,其成交均价也达到16.05元/股。

结果,2021年猪价下行,公司股价连续回落。到今年3月,持有人会议通过,将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延长6个月,即锁定期延长至2022年9月23日。

而截至今年9月21日,正邦科技最新价已经跌至4.99元。照此计算,员工持股计划“账面”已经浮亏68.9%。

“不继续进行延期,公司也是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的。这其中还涉及资管机构,这对整个持股计划的总资产和总负债也有相关要求。”上述正邦科技人士回应称。

需要指出的是,从2006年算起,国内生猪价格波动区间上限在21元左右,2021年一季度自高位回落至25元时,产业资本是存在一定抄底意愿的。

仅以新希望为例,两家公司同样是饲料起家,同样属于生猪养殖“后起之秀”,2020年出栏量也同样逼近前万头水平。

不同的是,新希望2021年虽然也筹划过员工持股计划,但是即使踩下了刹车。

今年4月底,新希望宣布终止了2021年度员工持股计划。

彼时公司给出的理由为,“鉴于目前市场环境变化及公司实际情况等原因,拟推行新的员工持股计划……经慎重考虑,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员工持股计划。”

有意思的是,新希望员工持股第一次“抄底”不成后,今年4月底又抛出一份2022年度员工持股计划的草案,不过直到8月底公司持有人会议才审议通过设立管理委员会、选举委员的相关议案。截至目前,新希望尚未披露实质性股票购入。

这较正邦科技至少晚了一年半的时间,也成功躲过了2021年延续至今的股价连续下跌。仅就时机的判断和把握而言,新希望确实明显胜于正邦科技。

(作者:董鹏 编辑:巫燕玲)

董鹏

财经版记者

常驻成都,前期货“红马甲”,跟踪衍生品市场、周期类上市公司。邮箱:dongpeng@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