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峰会丨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不确定性倒逼企业数字化转型,上云是最直接方式

21Tech白杨 2022-09-23 18:27

中国数字化转型发展正当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白杨 北京报道

9月23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并主办的“2022年度21世纪科技峰会”正式召开。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进行了题为《数字转型打通企业创新之路》的主题演讲。

邬贺铨院士认为,当下,全球面临诸多不确定性风险,中国也同样承受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等不确定性压力。而这些不确定性压力首先会传递到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

这是因为,中小企业在资金链、产业链、创新链等方面承受风险的能力都比较弱。但是同时,中小企业又是国民经济金字塔的底座,是决定一个国家能不能应对不确定性的关键。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的中小企业在税收、GDP、发明专利、就业人口、企业数量等方面,分别贡献全国的50%、60%、70%、80%和99%以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邬贺铨院士表示,目前的不确定性环境将倒逼企业数字化转型。其认为,通过感知数据、挖掘数据以及盘活数据,可以消除信息的不对称。而信息论创始人香农曾提出,信息是用来减少随机不确定性的东西,信息的价值是确定性的增加。

中国数字化转型发展正当时

目前,中国不断强化的基础设施能力,为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截至今年7月,中国建成5G基站数占基站总数的18.8%,占全球5G基站数的60%。同期,中国5G用户数占移动通信用户总数的28.4%,也占到全球的60%。

而从下载速率上来看,到去年年底,中国移动网络的平均下载速率已经接近固定网络的平均下载速率。这里的移动网络还包括了4G,如果单看5G,那今年一季度,5G的下行平均速率已经是同期4G的8.5倍,上行速率是同期4G的3.2倍。

此外,邬贺铨院士从通信技术三大定律的角度分析,也认为数字经济将变得更具高创新性、强渗透性和广覆盖性。

其指出,“摩尔定律”是每18~24个月芯片性能翻番,这一增长规律目前尚未表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所以“摩尔定律”将驱动数字经济高创新性与高增长性;“梅特卡夫定律”提出“网络的价值与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这意味着数字经济的强渗透性;“吉尔德定律”称“未来25年主干网带宽每6个月增长一倍”,所以数字经济的边际成本将显著下降,并具有广覆盖性。

麦肯锡预测,到2025年全球数字化突破性技术应用每年将带来高达1.2~3.7万亿美元的经济影响价值,高度数字化转型将使企业收入和利润增长率较平均水平提升2.4倍。

综合这些因素,邬贺铨院士认为,中国具有全球最多的网民最大的市场,是宽带化渗透率最好的国家之一,数字经济具有最大的梅特卡夫效应,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将能以最低成本获得很好的回报。

所以,中国数字化转型发展正当时。当然,数字化转型也需要脚踏实地,找准切入点,这样才能落地见效,持之以恒扩大成果。

5G为企业打造无线底座

2019年,中国的5G跟发达国家同步商用,也开启了互联网的泛在化时代。在邬贺铨院士看来,5G的发展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打造了无线底座。

其指出,移动通信的发展过程是10年一代,峰值速率则是10年1000倍。“如果说1G-4G面向消费应用,那5G就扩展到工业互联网和智慧城市,为全社会的数字转型提供了强力的支撑”。

事实上,5G网络拥有几个独特优势,比如下行的超宽带,现在联通跟电信的联合建网有200兆载波,峰值将近3Gbps,未来使用毫米波频段还可以更高。同时,5G为了面对工业应用和智能交通等应用,已经做到了空口的低时延,未来还能扩展到全链路的低时延。

另外,5G本身通过多基站可以实现比较精准的定位,不仅是室外,室内定位也同样可以,接下来在工业互联网应用中,还可以发展到单基站定位。除此之外,5G还具有大连接、高可靠等优势。

邬贺铨院士称,传统工业互联网的底层,需要PLC(可编程逻辑控制器),它按照规定的程序控制所连接的生产装备、仪器、仪表,并且收集相关的数据。现在有了5G,通过跟IPV6的结合,可以支持工业模组直接连接无人小车、传感器、机器人、无人机等等。

邬贺铨院士强调,如果把5G工业模组只看成是PLC设备的一种补充,这是不够的。因为5G工业模组它本身也是个物联网的模块,还是个5G的客户前端设备,它能够提供复用和智能移动路由的功能,以及提供一些算力支持。

不仅如此,5G工业模组还将进一步融合PLC等能力,并且嵌入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能力,形成5G工业网关,它将融合PLC、边缘计算、智联网、区块链、IPv6、TSN等技术,推动工厂内网向扁平化、IP化、智能化发展,从而实现IT跟OT的无缝融合。

上云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最直接的方式

那么,企业数字化该从哪入手?邬贺铨院士给出了他的建议。“数据是伴随生产而产生的,是生产过程客观规律的写照,也是人工智能训练建模的依据。所以,做数字化转型,盘活数据是重要抓手”。

邬贺铨院士还表示,现在国家启动了“东数西算”工程,随着人工智能的深入,很多企业都要利用人工智能来挖掘他们生产的规律,优化生产的环节,提高效率。但实际上,很多企业并不需要自建算力系统,也不需要去购置这么多算力软件。

“他们作为算力网的业务消费者,可以去使用算力网。在算力网上,有业务的提供者,他们能提供数据中心、计算中心、边缘计算、超算这些能力”,邬贺铨院士说。

一般而言,企业可以按路径远近、算力容量与使用成本及性能等来选择云节点。企业通过通信网络向IDC发出计算请求,利用IDC提供的付费或免费的模型算法、数据和算力,也包括企业自有模型、算法和数据,计算结果通过网络返回企业。

所以,对于大多数企业数字转型,要往数字化方向走,未必需要自购很多数字设备、软件、模型等,上云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最直接的方式。

(作者:白杨 编辑:林曦)

白杨

IT版记者

关注科技互联网领域报道。微信:by_xiansheng(加好友请备注姓名、公司及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