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旗舰项目巡礼之十一丨“新时期的坦赞铁路”带动一条经济带,亚吉铁路的“走出去”与“留下来”

一带一路前沿何柳颖 2022-09-23 19:59

自2018年亚吉铁路正式运营以来,亚吉铁路运输服务项目不断丰富,运输收入保持着年均35%以上的高速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何柳颖报道 近日,亚吉铁路运输服务迎来新突破。

8月25日,亚吉铁路首列小汽车运输专列成功开通,首批24辆小汽车从吉布提港顺利抵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据悉,此次专列首次使用铁路双层车进行运输,相较于公路运输,专列运输时间从原来的3天缩短为20小时,运输成本也节约了30%。

亚吉铁路,正式名为“埃塞-吉布提标准轨铁路”,是继坦赞铁路之后中国在非洲修建的又一条跨国铁路,全长752公里,横跨非洲两国,西起亚的斯亚贝巴,东至吉布提的港口,被誉为“新时期的坦赞铁路”。 

2022年初,中国提出“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其中提及做大做强蒙内铁路和亚吉铁路两条主轴,适时向周边国家拓展延伸,同时加快红海沿岸和东非沿岸开发,形成“两轴+两岸”的发展框架。

亚吉铁路作为其中的重要“一轴”,既是海外首条全产业链中国化铁路,也是非洲大陆第一条跨国电气化铁路,成为中非“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典范之一。

自2018年开通商业运营以来,亚吉铁路运营成效持续优化。2021年,该铁路客运列车共发出449列,货运列车1469列,运输集装箱77357标箱,全年运营收入达86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11亿元),同比增长37.5%。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亚吉铁路是中非共建‘一带一路’的首批旗舰项目之一,许多非洲国家领导人在埃塞参加非盟会议的时候,都会专门去参观亚吉铁路,它已经成为中国与其他非洲国家开展大型基础设施合作的一张名片。”

一条铁路带动一条经济带 

埃塞俄比亚位处非洲东北部,亚的斯亚贝巴是该国首都,非洲联盟总部坐落于此,亚吉铁路上的列车每天就从这里出发,以时速120公里运行6个多小时后,就可以到达邻国吉布提的港口。

孙红介绍,“1993年厄立特里亚脱离埃塞独立后,埃塞就成为一个内陆国家。长期依靠卡车通过吉布提港口运输进出口货物。”在此背景下,连接两者的亚吉铁路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一跨国铁路由中国铁建所属的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土木”)和中国中铁所属中铁二局联合承建并运营,于2016年10月5日正式通车,2018年1月1日正式启动商业运营。至今已运营四年多时间,在这过程中,亚吉铁路经历了从1到N的过程。

中国土木总经理助理、埃塞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郭重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8年亚吉铁路正式运营以来,亚吉铁路运输服务项目不断丰富,运输收入保持着年均35%以上的高速增长。通过四年多的运营和市场开拓,中国土木现在已经提出了亚吉铁路可持续发展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据了解,客运方面,亚吉铁路已开通城际列车、国际列车、夕发朝至列车和便民列车;货运方面,在原有的集装箱运输基础上,陆续推出了小麦、化肥、水泥等袋装怕湿货物运输,开辟了冷链运输、小汽车运输,同时根据市场需求情况正在筹划大件货物运输和煤炭运输。

运输服务不断升级之外,铁路的辐射效应也在持续扩大。去年5月,亚吉铁路东方工业园无轨站成功启用,借助无轨站,铁路打通了短倒运输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与工业园实现深度融合。对于工业园内的企业而言,“最后一公里”的打通让物流成本得以下降,贸易活动更为活跃。郭重凤认为,这正是“一条铁路带动一条经济带”的生动实践。

对于埃塞俄比亚而言,孙红认为,“铁路的开通,极大地缩短了当地进出口货物运输时间,节约运输成本,加速人员和商品流动,提高了经济活力。此外,中企还对接埃塞的产业园区规划,参与建设铁路沿线的工业园并助力招商引资,不仅确保了铁路运量的可持续增长,还为埃塞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注入强劲动力。”在孙红看来,铁路加上沿线布局的产业园区,对于促进埃塞的经济转型、扩大出口、赚取国家急需的外汇,都有很好的带动作用。 

对吉布提而言,“埃塞1亿人的大市场是其港口经济的重要支撑。亚吉铁路开通不久后,由中国土木与中国建筑共同承建的吉布提多哈雷多功能港口也投入使用,二者相结合极大地提高了吉布提的货物处理能力,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进一步促进了埃塞与吉布提两国经济发展的协同性与紧密程度,对夯实双边关系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孙红称。

全产业链“走出去”

亚吉铁路是一条“纯正”的中国铁路。

从设计标准、设备采购、施工、运营全流程都是“中国制造”,包括融资支持,也是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作为海外首条全产业链中国化铁路,亚吉铁路对于中国铁路如何“走出去”具备一定的示范效应。

“以前的非洲国家多是窄轨铁路,我们修建的是标准轨,亚吉铁路实践的全产业链输出有助于带动中国技术标准走出去。”孙红认为,对于中国铁路走出去而言,全产业链输出是必由之路。

“走出去”之后,是如何融合当地的问题。

亚吉铁路也遇到过难题。2020年,铁路部分线路遭到盗窃与破坏,对铁路运营造成了不良影响。“为了让当地民众更多更好地认识铁路、了解铁路,更加自觉地加入到爱路护路的行动中去,我们会定期开展‘爱路护路’宣传活动。立法层面,2021年,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州颁布了《索马里州铁路安全保护条例》,从制度层面保障铁路安全。”郭重凤表示。

值得指出的是,“一带一路”的项目从来都是“授人以渔”。在运营过程中,亚吉铁路不仅为当地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还培养了一批铁路人才。记者从中国土木处获悉,2021年5月,34名埃塞青年获得埃塞交通部认证,成为埃塞首批国家电力机车司机。

出生于奥罗米亚州的Ifa就是其中一员,其父母务农,家境清贫,Ifa对于未来并没有过多设想。毕业后,Ifa成功入职亚吉铁路,经全面系统培训,最终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电力机车司机,对他而言,这份稳定的工作十分宝贵。类似的Ifa还有很多,截至目前,亚吉铁路招聘当地员工率超过90%。 

孙红称,“铁路走出去后,还需确保项目从建设到移交和后期运营流畅和平稳过渡,提高项目质量,避免因非洲国家没有相关管理经验而导致项目后期运营欠佳的现象。同时还可以带动技术转移,为非洲培养当地技术人才,这也符合非洲国家的期待。”以上这些,亚吉铁路都取得了实践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亚吉铁路还被誉为埃塞的“运输生命线”,在很多特殊时期,这一铁路都发挥了关键作用。今年早些时候,由于国际油价走高,埃塞俄比亚一度出现燃油短缺,部分交通服务也受到影响。此种境况下,具备电气化优势的亚吉铁路承担起了重要的运输角色,为食用油、化肥等重要物资的运输提供了保障。新冠疫情暴发期间,亚吉铁路也始终保持运营畅通,对防疫、民生物资的及时疏运,真正起到了“生命线”的作用。

“铁路经济”持续突显

2022年,中非外交关系步入66周年。

多年来,中国与非洲经贸关系持续深化。2021年,中非双边贸易总额达2543亿美元,同比增长35.3%。在“一带一路”合作领域,更是成果颇丰。截至2021年底,53个同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中,有52国以及非盟委员会已经同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文件,非洲成为参与“一带一路”合作最重要的方向之一。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周玉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非洲是‘一带一路’倡议最积极的方向,也是‘一带一路’合作成果最显著的方向之一。他称,“中国高度重视对非合作,从顶层设计到中非合作论坛,中非合作具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全面的制度保障和有效的行动落实。对于非洲国家而言,中国重视通过合作提升非洲自身的能力建设,这一发展理念和方式也更受他们欢迎。” 

孙红总结称:“非洲与中国开展‘一带一路’合作,具有政治基础好、社会效益明显、民间评价高、合作成果多等优势。”

亚吉铁路便是成果之一。郭重凤认为:“铁路是中非合作非常好的载体和切入项。”2004年1月,非洲铁路联盟提出实现非洲大陆铁路一体化倡议,这为中国铁路标准进入非洲提供了重要契机。

近年来,阿卡铁路、亚吉铁路、蒙内铁路等先后“入驻”,对于非洲而言,铁路带动的经济作用尤其突出。在周玉渊看来,中非‘一带一路’合作的铁路项目建设积极作用主要有三:

第一,非洲国家普遍面临着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国家交通网络不发达的问题,传统的公路运输往往存在着负荷大、成本高、效率低等问题,铁路建设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一问题;

第二,非洲国家的铁路往往是连接主要经济中心或产业中心与港口等的主要交通线路,在促进国家出口能力、带动产业发展上具有重要的带动效应;

第三,非洲国家的经济活动主要集中于大城市,经济集中度高,铁路建设在降低经济集中度,改善城乡和地区间发展不平衡,促进沿线地区经济开发,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上可发挥积极作用。

“铁路之外,中国也支持非洲国家在交通、能源、电力、信息通讯、产业园区、社会基础设施等不同领域建设具有经济社会效应的项目,相信以后非洲的‘一带一路’项目将有更好规划,产生更积极影响。”周玉渊表示。

 

(作者:何柳颖 编辑:李艳霞)

何柳颖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