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观察|增产乌龙下国际油价再现巨震,供应冲击在即“多空大战”一触即发?

21深度吴斌 2022-11-23 08:48

国际油价遭遇惊魂巨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 上海报道

国际油价再现巨震。

11月21日,一则沙特正在与其他产油国讨论增产的传闻引发油价暴跌,布伦特原油期货、WTI原油期货一度狂跌逾6%,WTI原油期货最低迫近75美元关口,创下10个月来最低。

但随后事件发生了大逆转,当地时间21日晚,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否认了近期有关沙特正在与其他产油国讨论石油增产的消息。欧佩克+不会在例行会议前“讨论任何有关石油产量的问题”,日产量减少200万桶的计划将持续至2023年年底。

随着增产风波告一段落,11月22日,国际油价已经收复全部跌幅,WTI原油期货回升至81美元上方,布伦特原油向90美元关口发起挑战。

在需求端,全球经济前景对油价影响巨大。而在供给端,地缘博弈对供应的冲击举足轻重。在中信期货首席能源分析师桂晨曦看来,新闻头条引发的跳涨跳跌,显示目前油价对地缘消息的高度敏感。欧佩克产量政策历来对油价具有重要影响。

10月5日欧佩克+商定,从11月开始实施200万桶/日的石油减产。在10月欧佩克+减产协议达成后,油价迎来一波大涨。随后,由于全球经济前景恶化和疫情导致需求下降,国际油价再度疲软。

对于向来难以预测的油市而言,接下来供应和需求两端都存在不确定性,多空力量的博弈仍将继续。

乌龙为何发生?

国际油价经历惊魂暴跌暴涨,只因一则传闻。

11月21日有知名媒体报道称,欧佩克+考虑在西方对俄实施石油禁运和价格上限前增产,讨论在12月4日的欧佩克+会议上将日产量提高至多50万桶。

经济阴霾下近期国际油价已经出现回落,从欧佩克+自身的利益来看,显然不会增产来打压油价,为何市场却对增产传闻信以为真?

传闻的背后其实有一些消息支撑,市场认为沙特和美国的关系回暖,沙特可能响应拜登的增产呼声。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国政府决定,在《华盛顿邮报》记者贾迈勒·卡舒吉的未婚妻对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提起的诉讼中,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应该享有豁免权。此前,有人认为穆罕默德涉嫌参与对卡舒吉的谋杀案。美国司法部律师应美国国务院的要求提交了一份法庭文件:由于穆罕默德于近日被任命为沙特首相,因此他有资格作为外国政府首脑享有豁免权。

尽管增产的原因似乎有模有样,但最终消息还是被证伪,沙特能源大臣萨勒曼对增产消息断然否认,强调欧佩克+当前执行的日减产200万桶的决定将持续到2023年底,“如果有必要采取进一步减产措施来平衡供需,我们随时准备进行干预。”

阿联酋能源部长Suhail Al Mazrouei也出面澄清,否认阿联酋与其他欧佩克+成员国讨论改变减产协议。“我们仍然致力于欧佩克+平衡石油市场的目标,并将支持实现该目标的任何决定。”

从上周欧佩克公布的月报来看,需求担忧下欧佩克已经为减产打好了基调。欧佩克将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再度下调10万桶/天至255万桶/天,这也是欧佩克今年4月以来第5次下调需求预期。同时,欧佩克也将明年的需求增长预期下调10万桶至224万桶/天。

此外,欧佩克还警告称,2022年四季度,世界经济进入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日益增加的时期。原油需求面临一系列下行风险,包括高通胀、主要央行收紧货币政策、部分地区主权债务水平偏高、劳动力市场收紧和供应链持续受限等。

12月初欧佩克+产量会议将成为市场焦点。桂晨曦认为,接下来需要重点关注12月4日欧佩克产量会议中对明年产量政策的决定。如果欧佩克+减产政策不变,对油价仍有一定支撑作用。如果转为增产,将成为油价下行风险。如果扩大减产,可能推动油价额外上行。

“多空大战”一触即发

在近期油价高位回落背后,经济衰退阴霾下的需求担忧是重要因素。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Fawad Razaqzada对记者表示,全球经济阴霾令市场对需求的担忧增加。与此同时,西非原油出口恢复,西北欧炼油厂因工人罢工而开工率下降,以及美国Zydeco管道运力下降,原油现货市场的供应紧张局势得到缓解。

从数据上看,如今市场对油价的看涨押注正在减弱。Razaqzada表示,管理基金正减少对油价看涨的押注,在上个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报告周中,投机者将原油净多头降低4.7万手至40.9万手,创下2021年12月以来最大降幅。其中,布伦特和WTI管理基金净头寸分别下降了2.9万手和2.1万手。管理基金的空多比率从前一周的18.7%涨至 21.9%。

在需求阴霾挥之不去之际,俄油限价和欧盟禁令双重供应冲击也即将来袭,多空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今年9月,七国集团财长达成协议,对俄罗斯石油设置价格上限。根据协议,七国集团将从12月5日起对俄原油实施限价,明年2月5日起对俄精炼石油产品限价。

对此,分管能源工作的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21日再度强调,俄罗斯不会向对俄石油实施限价的国家供应石油和石油产品,将为此重新调整出口方向或减少产量。诺瓦克警告称,对能源实行价格上限以及能源政治化只会导致供应短缺,是对市场运行原则“前所未有的干预”,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行业整体投资下降。

此外,12月5日,欧盟将禁止进口俄罗斯海运原油,并禁止相关公司在全球任何地方为俄罗斯石油提供保险和融资。明年2月5日,欧盟将对俄罗斯的柴油和汽油等精炼燃油实施同样的限制。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上周公布的月报,发达国家的石油库存已经降至2004年以来最低水平,随着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制裁即将生效,市场岌岌可危。

IEA警告称,进入冬季之际,石油市场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欧盟对俄罗斯原油和石油产品的禁运以及对海运服务的禁令即将实施,将给全球石油平衡带来更多压力。与俄乌冲突爆发前相比,到明年3月底,俄罗斯可能会损失近200万桶/日的产量,明年的产量仅为960万桶/日。

鉴于供应端的风险,一些机构仍在看涨油价。例如,高盛全球大宗商品主管Jeff Currie表示,除了欧洲对俄实施海上原油禁令或将导致供给下降、油价上行,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美国停止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等因素都将加剧油价上涨压力,油价或将于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上涨。

(作者:吴斌 编辑:李莹亮)

吴斌

海外版记者

关注外资机构,探索国际资本市场,聚焦有价值的信息。微信号:HarryWu95,邮箱:wubin@21jingji.com,欢迎交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