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中科院院士任咏华:做学问道德最重要 全力以赴就是成功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1-30

2022年10月,在香港大学的校园里,任咏华梳着与十余年前相似的利落短发迎面走来,步伐很快,风风火火。被外界誉为“彩虹科学家”的她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谈及数十年从事化学科研的乐趣仍不时露出孩子般的笑容,“你好像一个艺术家一样,发挥创意,创造出世界上本不存在的分子。”

任咏华。资料图

坚持追梦

《21世纪》:我们知道你在学生时代就是一位学霸,而且对理科的兴趣特别浓厚,后来是怎么走上科研的道路?

任咏华:我本科时候有机会去实验室帮忙做科研,我很幸运可以去一个老师的实验室看看,觉得科研很有趣。科研是你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可以慢慢探索,就是去求真理,我蛮喜欢的。

《21世纪》:做了几十年科研,你觉得其中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任咏华:最大的乐趣是前面你想的事情不一定会预期发生,我们也很希望实验有好结果或者是我们预期的结果,很多学生觉得看不到想看的东西很沮丧,觉得是失败,我不这样看,很多时候发生了和预期不同的事情,就会令你多想一想怎么回事,可能有更大的发现,如果跟预期发生一样,就没有什么兴奋,意料之外的事情才吸引我们想到更多东西,找到一些新的现象。

《21世纪》:你在挑选学生的时候,或者你觉得优秀的科学家要具备什么特质?

任咏华:我希望学生能忠于他们的实验结果,做学问的道德是最重要的,要诚实。你希望结果是什么样的时候,你做实验已经有偏见和预设,你不应该是预测你的结果,你应该是中立的想法,忠于这个实验,去想为什么这样,去解决这个问题,专心做好你的学问。失败是成功之母,最重要的是不容易放弃,做科研要去追求真理。如果你可以专心坚持追求你的梦想,做好你的学问,做好你的科研,在我眼中就是成功。

“全力以赴”就是成功

《21世纪》:除了是一名世界知名的女科学家,你也是一位母亲、妻子,你如何定义成功的女性?

任咏华:成功与否都是别人的评价。我觉得专注于你做的事情,坚持去做,我做什么事都全力以赴,结果如何是另外一回事,但你至少要全力去做这个事情,把它做到最好,如果你没有全力以赴,我觉得你没有尽好你的责任,当然也要追求卓越。另外做事情不应该斤斤计较,团队合作的时候,很多时候觉得有不出力的人,但其实没有说谁多做谁少做,多做的时候可能你没有吃亏,因为你学更多的东西,面对多一些不同的难题,你做这个训练也更好,很难说谁吃亏。

《21世纪》:2001年你38岁就当选了中国科学院院士,2011年获得世界女科学家成就奖,你如何看待这些奖项和荣誉?

任咏华:我很荣幸当时可以当选为中科院院士,当时我很年轻,很高兴也很幸运,尤其是得到国家的认同,对我来说是很深刻的事情,但我做科研不是为了追求奖项,拿到奖是很好的激励,也是一个“强心针”,给你更多鼓励去追求梦想。希望多做一些好的科研造福人类,女科学家奖项也很特别很深刻,做科研的女性不是那么多,希望用更多女性做科研的故事,鼓励我们的年轻一代,希望多一些女性参与进来。

《21世纪》:你是香港土生土长培养出来的科学家,在香港读了小学、中学、大学,你如何看待香港的教育体系培养本地的创科人才?

任咏华:我是念理科的,我觉得香港理科的教学很好。现在的学生更幸运,中学生也做更多的项目,做一些简单的科研,他们可以大开眼界,接触到的层面更广,有很多交流团。

但我教学不喜欢描述性的东西,我很重视概念和原理,要有很清晰的思维最重要。因为你的基础很扎实,将来很多东西都是在自学,终身自学。我跟学生说现在教你们的东西很多我也没学过,每天都有新的东西出来,大学本科四年再念博士四年,你不可能学会所有的东西,但你基础打得好,很多新东西就能看明白也可以自学。我每天都在学新东西,如果你停在这里,别人前进你就是在退步。你学了也要举一反三,应用到新东西上,尽力吸收新事物。

基础研究是科创的源头

《21世纪》:一直以来,香港年轻人在选择他们的职业,整个社会的氛围都是相对比较功利,比较偏现实一点,你觉得对于我们搞科创,或者是整个香港要打造国际创科中心,应该如何来改变这样的氛围?

任咏华:我觉得科普很重要,学生多了解科学的重要性,现在是科学时代,知识膨胀,信息大爆炸。让学生了解多一点,享受到科研的成果。

现在国家对我们的期望是香港成为国际创新中心、科创中心,这是对我们做科研的人很大的鼓舞。特区政府也投放很多资源,我希望年轻人能感受到,可以多一些上游的机会。很多时候(大家)专注于中游跟下游,而其实基础科研最重要,没有基础科研基本没有新发现,没有原创性的结果,有原创性成果才可以申请自主知识产权,才有自己的IP,才可以做转换,基础研究是科创的源头。

香港科研原创性做得很好,是我们的强项,我们要坚持下去,中游下游也要做,把它们连接起来,青年兴,香港兴。最近几年香港的科学家也拿到很多大奖,说明香港是可以做原创性、世界级的科研,得到世界的认同。

《21世纪》:你研发的发光材料,对于我们解决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的能源短缺问题和全球气候变化危机,有怎样的帮助和影响?

任咏华:我现在做的分子功能材料,主要跟光学有关,我做一些分子出来,可以吸收太阳能,希望把它转化为其他有用的东西。很多化学反应都是用热能,但是如果我们用光学,把光照到这个分子,把分子从基态激发到激发态,之后它就有能量去做不同的东西,比如光合作用,太阳能电池也是这样。

另外激发态也可以发光,如果发到红绿蓝三个原色,基本上就是全色的显示屏,三个原色加起来就是白光也可以做固态照明,所以这跟能源有关。我们现在做固态照明,一般全世界19%到20%的能源都是用来做照明,钨丝灯泡转化的效率很差,但如果做OLED转化的效率就会提高,它大部分能量都转化到光能,所以也比较节能,这是另外一个方法降低我们对能源的需求。现在化学反应很多都是用热能来造,都是基态,如果我们现在可以用光能做激发态,开发很多新的化学反应,发展空间会很大。

(作者:朱丽娜,见习记者尹琛 编辑:和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