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外贸企业“危中寻机”:四季度“旺季”未至 多举措拓新市场、抢抓年底订单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2-03

每年的四季度,按常理而言应该是外贸企业的旺季,是年末冲刺抢抓订单的好时机。但今年的四季度,广东外贸市场面临供应链受阻等难题,部分外贸企业感受到除降温外的另一丝寒意。

“公司的订单情况在近两个月明显会差一点。”广州市润致进出口有限公司开发总经理植才凝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的散发对于公司造成了影响。同时,与海外客户的连接也在减弱,新产品开发出来无法第一时间与客户进行沟通。

今年前10月,广东省外贸进出口增速达1.9%;10月单月增速达7.2%,相较9月上升1.5个百分点。虽10月外贸增速有所回暖,但四季度以来广东多个城市疫情散发,为外贸稳增长造成压力,当地外贸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生存空间受到挤压,部分广东外贸企业面临订单难题。

不过,近期全国多地出台优化防控措施,包括不以时空伴随作为判定密接条件、高风险区快封快解、有序开放生产经营场所等。比如,在11月30日,广州市荔湾、番禺等多区宣布解除区内全部临时管控区。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数据上来看,广东外贸在四季度有回暖的机会,但11月以来当地疫情形势十分严峻,很多经济活动都慢了下来。“预计广东今年底到明年初,外贸活动在努力下能够尽可能地保持平稳运行。”

平淡的外贸“旺季”

广东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10月,广东省外贸进出口总值68349.2亿元,同比增长1.9%;其中,出口总额43895.7亿元,同比增长6.8%,进口总额24453.5亿元,同比下降5.9%;10月单月,广东外贸增速为7.2%,其中出口增速达16.5%。

从数据上看,广东外贸进出口增速持续回暖。按理说,进入四季度的外贸旺季,应该迎来又一轮的新订单。但今年的四季度,成为了颇为平淡的“外贸旺季”,多位广东受访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订单没有出现明显上涨。

对于专做节日用品的润致进出口而言,万圣节、圣诞节等节日的到来,以及世界杯等赛事的召开并没能明显改善四季度的订单情况。植才凝表示,“类似圣诞节等节日的订单一般都是提前准备,我们早在8月以前就已经把所有的圣诞节货品都安排出运了,今年新年的货品现在也基本运送到了对方的码头。”

植才凝指出,公司近两月的订单甚至较前段时间更差一些。“上半年时我们预测全年经营大概会有30%-35%的增长,在三季度时预期下降到了18%左右。但如果按照11月的情况,即使是比较乐观的估算,与去年相比可能只会有5%-8%的增长。”

溢达集团董事总经理黄坤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往年第四季度通常都是旺季,但今年外部市场环境普遍不算好。所以整体来看,今年海外采购的情况较往年来说没有太大的增长。“预计公司出口今年会比去年增长7%左右。”

在黄坤宇看来,复杂的国际形势对于外贸企业的影响较大,目前,溢达纺织在美国的市场基本阻断,欧洲市场也有波及,受此影响,公司在原有国内业务基础上,开始更大力度地拓展内销市场。“今年我们内销占比到了50%左右。外贸方面,欧洲、亚洲和东盟是前三大出口市场,美国订单比例相较往年少了很多。”

而疫情也影响了外贸企业获得订单的节奏。植才凝提到,从10月底开始,公司有比较多的同事需要居家办公,相对来说与客户的连接就减少了,涉及到产品介绍等方面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与客户沟通,这导致一部分原先已经敲定的订单,客户会选择延缓下单。

黄坤宇表示,佛山的疫情形势相对平稳,企业位于高明区的生产基地所受影响不大,但各地疫情对于整体业务的影响仍很大。“比如前段时间,由于疫情,我们无法照常去参加客户的订货会,一个季度的产品开发可能无法形成订单,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同时,交通和物流供应链也受到影响。黄坤宇表示,因各地不时有散发疫情发生,交通和物流受阻为原材料供应带来困难。另外,公司在桂林的工厂目前也受疫情影响,预计客户几十万件的订单难以按时出货,也无法外调至溢达内地其他生产基地进行生产。“如果不能按时出货,客户对于我们的服务能力的评价就会大打折扣。”

较为乐观的是,去年一直供不应求的海运集装箱以及高位运行的集装箱价格在今年得到明显缓解。植才凝表示,出海货运价格近两个月下降明显,甚至降到了近年来的最低水平。“比如现在运送到美东、美西的集装箱只要2000多美元一个柜,相比去年一两万的水平,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

多举措抢抓年底订单

面对复杂严峻多变的外贸形势,广东外贸企业积极采取应对措施,抢抓年底订单,在困难环境中谋求突围。

在扩大内需战略下,溢达纺织选择拓展内销市场,提升内销在经营中的占比。一直以外销为主线的润致进出口也在考虑开拓内销渠道。植才凝表示,内销企业一直有在开发,但目前暂时还没有形成订单,毕竟国内与国外的渠道不同,过去的产品线,包括整个体系都是针对国外市场的。

与此同时,挖掘海外新兴市场是另一条有效途径。黄坤宇表示,目前,公司也紧随国家“一带一路”和“双循环”良性互动相关政策指引,正在积极拓展东南亚和中东等新兴市场,虽然才刚刚起步,但这些新兴市场目前的增长潜力很大。

“一方面,我们将国内生产的部分高端产品运送到东南亚进行销售;另一方面,我们也会依托越南的供应链,提供更多技术和数字化等服务,来满足越南市场的增长需求。”黄坤宇表示。

而在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背景下,外贸企业同样选择利用数字化手段提升自身在行业内的竞争力。

黄坤宇提到,公司通过构建更加先进的智能制造系统,提升整体的效率、品质和企业竞争力。同时,利用虚拟样衣开发、虚拟面料样板等技术审批产品颜色和版型,也会应用一些人工智能的设计工具来助力新产品的开发,缩短开发周期。

“这些能够帮助我们提升生产效率和成本控制能力,从而在同行业的竞争中抢抓更多的订单。但收益的好坏还是取决于订单的情况,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取决于‘蛋糕’有多大,如果市场的消费信心不足,市场不够景气,企业也无法获得好的收益。”

此外,稳定现有客户也是外贸企业抢抓订单的重要一环。植才凝表示,公司针对一些在当地具有影响力的大客户采取了动作。“除了直接降价或是提供服务的方式,我们从原先的OEM和ODM的模式开始转变,结合客户当地市场的情况,为其制定整体的产品方案,包括研究周边商超的受众人群比例,形成价格体系等,也会为客户如何搭配和展示产品做一些具体分析。”

在企业做出努力的同时,广东也在为稳外贸积极采取举措。目前,广东先后出台支持跨境电商、市场采购、离岸贸易、国际分拨等外贸新业态发展系列政策措施,形成了一套有力支撑广东外贸新业态强劲发展的政策体系。

同时,广东进一步提升国际货运能力。今年1-9月,广东共开行中欧、中亚、东南亚等方向国际货运进出口班列658列,同比去年增加123.8%(去年同期294列)。

白明表示,广东在稳外贸方面,目前尽可能做到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不误。同时,在国外市场出现波动下,要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和产业结构,用外贸转型升级的结果,克服国际市场不景气带来的影响。这些转型升级的高技术产品很多都具有需求刚性,能够抵御市场的冲击。此外,还需稳定市场主体,出口如果受阻,可以转向内销,让企业先存活下来。

而受到疫情较严重影响的广州,在11月30日下午宣布多区调整防控措施,已临时管控近一个月的海珠区全区全域(除高风险区外)按低风险区管理,天河、黄埔等区符合条件区域也“应解尽解”,这让外贸企业看到了转机。

植才凝表示,广州认真落实“20条”对企业产生了正向影响。“公司目前已经全员回司到岗。昨晚,我们和美国、德国、法国的三个客户进行了视频会议,向对方介绍了国内防疫政策的优化,当场就确定了一张订单,另外两名客户意向也很大。我们原本因为疫情防控延期出运的13条货柜,12月2日将会安排全部装柜出运。”

(作者:吴文汐 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