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转债承销费率破价 4只银行转债承销费率不足千分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2-03

可转债发行费用率持续低位。近日,齐鲁银行发布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发行结果。此次公司发行的可转债规模为80亿元,其中承销商中信建投的保荐承销费仅有394.72万元,相关费用率低至0.05%。

不过,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常熟银行可转债募集资金说明书显示,募资总额为60亿元,承销保荐费103.77万元。经计算,承销保荐费率为0.017%,为年内最低水平。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年内共有134只可转债发行(起息日为今年1月1日之后),合计规模为2071.5亿元,承销保荐费用为13.6亿元。以此计算,可转债平均保荐承销费用为1015万元,平均保荐承销费用率为0.66%。

可转债再现低价承销

11月30日,80亿元超级可转债—齐鲁转债开始申购。这个规模仅次于重银转债的130亿元和通22转债的120亿元,与成银转债相当,并列今年的第三。

根据此前齐鲁银行发布的募集公告,此次作为保荐机构的中信建投收入不足400万元,仅为394.72万元,保荐承销费用占发行总规模的比例仅有0.05%。这一数据在年内处于极低水平。

不过即使如此,齐鲁转债并没有拿下行业最低价。9月12日,常熟银行可转债募集资金说明书显示,募资总额为60亿元,承销保荐费103.77万元。经计算,承销保荐费率为0.017%,为年内最低水平。考虑到常熟银行此次发行可转债的保荐承销有中信证券、华泰联合以及中信建投等券商,每家分到的保荐承销费更少。

根据同花顺统计,今年共有134只可转债发行(起息日为今年1月1日之后),合计规模为2071.5亿元,承销保荐费用为13.6亿元,以此计算,可转债平均保荐承销费用为1015万元,平均保荐承销费用率为0.66%。

另据同花顺统计,保荐承销费率最低的5只转债,有4只是来自银行板块,分别是常银转债、齐鲁转债、成银转债和重银转债。4家中重银转债的保荐承销费率最高,为0.09%。

非银企业中,保荐承销费率最低的是前不久刚刚上市的“福22转债”。福斯特近日公告,根据上交所提供的网上优先配售数据,最终向发行人原股东优先配售的福22转债为2635622手,约占本次发行总量的86.98%。本次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数量全部由保荐机构国泰君安包销,包销数量为5616手,包销金额为561.6万元,包销比例为0.19%。

有意思的是,根据此前福斯特发布的募集公告,此次作为保荐机构的国泰君安收入为400万元,保荐承销费用占发行总规模的比例仅有0.13%。

优美利投资总经理贺金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可转债承销费率下降主要是由于承销项目收费很多的情况下是根据项目收费,而非募资规模收费,因此单纯根据规模倒推费率有失偏颇。另一方面,发债项目当前是买方市场,发行人有较强话语权,而且往往券商接承销项目更看重的是客户资源和后续合作,以及承销保荐规模的排名。此外,保荐项目除承销费用还有其他中介机构费用、律师费、会计费等等,有一些项目虽然承销费率低,但是其他费用也有可能会给回券商,单纯看承销费率较为片面。

呵护市场有序竞争

可转债的低价承销的情况,其实在债券市场普遍存在。最近几年,券商在发债业务上竞争压力较大,出现了不少超低价竞争的极端案例。

广发银行9月20日公示了260亿金融债的6家中选主承销商,分别是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广发证券、光大证券、中银国际证券和招商银行广州分行,承销费率在0.000046%至0.0002%之间。如果按每家机构平均承销43亿债券计算,这6家机构的最低承销收入约为1900元,最高约为8600元。

一般而言,优质的企业发债承销费用多为0.1%-0.3%,但在实际操作中,为了能够抢客户,承销机构之间打“价格战”已经不是秘密。

“现在是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为了能够撑规模,维护客户关系,少数机构的债券承销甚至免费。”华南一家券商某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前述券商分析师表示,正常情况下,一个亿的债券规模,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的承销费用相对合理,低于千分之一就是赔本赚吆喝。承销债券发行,投行需要做的工作包括尽调、申报、发行、存续期管理等。“有时候头部机构为了抢市场,恶意竞价。”

一家城商行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债券的承销费率并没有固定数值,通常与主体等级、发行规模有关。

监管也注意到了相关问题,去年8月份,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文《关于进一步加强债务融资工具承销报价规范的通知》,要求主承销商每季度、每年度将债务融资工具承销报价情况报送交易商协会,并要求“不得出现违反公平竞争、低价恶性竞争、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表示,市场上仍然存在部分承销机构为抢占市场份额,低价恶性竞争的乱象,甚至低于成本展业,既扰乱市场秩序,也难以保证执业质量,让高技术含量、高价值的承销工作异化为获取市场份额的“通道业务”,既损害债券市场健康发展根基,也不利于金融市场深化改革。

此前已有几家券商因低价竞争被罚,包括中信证券、中金公司、申万宏源、天风证券等等。此外,交易商协会针对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中的低价包销和不规范的簿记建档行为,对6家主承销商启动了自律调查。

不过贺金龙也表示,价格战也是市场竞争的一种表现。他认为,2018年起有关监管机构已经公开表示债券发行的承销费用报价以及承揽承做属于商业活动,应该坚持市场化和法治化的原则。承销机构勤勉尽责,投行低价竞标的现象属于监管范围内的合规行为,因此根据发行人本身质地和保荐人后续展业需求,往往募集规模越大,券商承销保荐规模排名上升对于其开展后续保荐项目是大有裨益的。这时候承销费率就不应该是一项硬性规定,而应该具备更多弹性。

(作者:叶麦穗 编辑:包芳鸣,见习编辑张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