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丨理解数字经济国际竞争与合作中的投资机遇与挑战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12-04

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以及俄乌冲突等因素,加剧了全球尤其是中美在人工智能竞赛和技术竞争方面的紧张局势。在这种背景下,如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或许可以通过品读《价值捕手——主权基金如何重塑数字经济的投资模式》一书,通过主要国家的主权基金视角,理解数字经济国际竞争与合作中的投资机遇与挑战。

追寻数字革命是全球捕捉独角兽的最好方式

在中世纪的传说中,独角兽是一种强壮、凶猛的生物。它的前额上有一个巨大的、尖尖的、螺旋形突出的角,只有纯洁的少女才能捕获它。在神话中,独角兽跳到少女的大腿上,由少女给它喂奶。人们不禁会说,科技独角兽和尚未成熟的主权投资者之间正在发生同样的事情。在科技投资领域,独角兽是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初创企业。风险投资家用这种神话中的生物来指代这类企业,以显示这种成功的风险投资从统计数字上来看是相当罕见的。到2019年,搜索引擎巨头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及其同行苹果、亚马逊和微软等公司,已经成为有史以来仅有的4家在股市盘中交易中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的公司。

最大的科技公司的价值已经飙升到了过去不可想象的高度,截至2021年底,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中,有8家是位于美国和中国的科技巨头: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脸书、腾讯、台积电和阿里巴巴。与11年前相比,这个名单有很大不同,当时的名单中还有埃克森美孚、中国工商银行、通用电气和花旗等能源、金融和工业领域的领导企业。如今,排名前10的非科技公司只有伯克希尔-哈撒韦、维萨和强生。可以看到,追寻数字革命,成为了全球投资人过去十多年来捕捉独角兽的最好方式。

早在2009年,中投公司成立早期,于硅谷设立了华山资本高科技投资平台。中投公司是次涉足海外科技投资领域,作者是项目负责人。华山资本的定位是一只全球化成长期的风险投资基金,投资中国与海外的高科技公司并为被投公司带来深度的价值创造,侧重于从商业角度寻找与中国市场具有强大协同效应的海外投资,在积极探索“中国因素”带来的投资机会的同时,帮助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华山资本在2013年领投的美国Twitch游戏直播公司,于2014年8月被亚马逊公司以总额11亿美元收购,作者由此在互联网革命的早期就得以经历了独角兽交易。

中美数字经济发展差异决定了当前的竞合关系

当前,百年变局正加速演进,数字经济已掀起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发展浪潮。世界各国已充分认识到,数字经济发展将成为新的竞争优势来源,是新一轮全球产业竞争的制高点,所以我们也看到,全球数字秩序与规则的竞合博弈日益高企,数字经济正在逐渐成为国际竞争主赛道。根据信通院数据,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二位。当前我国消费互联网一枝独秀,产业互联网刚刚起步。我国已有超过7.5亿移动互联网用户,其中3亿(大致等同于美国全部人口的规模)是中等收入的消费者。当前,中国和美国共同领导着数字经济发展,中美两个经济大国之间经贸关系时有紧张,这是现实视角。作者认为,中美两国总会存在竞争,但是他相信,合作共赢会超越市场壁垒。

概括而言,中美两个数字经济大国,以其各有特点、各有代表性的公司,形成了代表不同竞争优势而又密切相关的两个全球创新的主市场。美国代表了技术原创的中心,引领很多核心技术方面的革命,而中国则代表了最大的互联网群体市场和创新商业化的实验室,许多原创技术在中国形成了发展和应用,又进一步促进了技术创新。因此,中国市场对于主权投资机构充满吸引力。作者期望通过本书,也帮助中国创新市场多了解国际国内的主权投资基金,在科技独角兽蓬勃出现的新时代形成“多赢”。

从合作角度看,作者亲身经历了跨境投资让中美创新者合作时产生的协同效应,这让他对未来扩大合作,实现双赢充满信心。他认为,中国和美国的创新者都在研究数字经济中相似的尖端课题,在交流中存在很多“异花授粉”的机会,两国的企业家、投资者和利益相关方,其实可以一起合作,共同引领一个开天辟地的创新世纪。

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发挥积极作用

几十年来,主权投资基金似乎更愿意“躲在”幕后,人们对它知之甚少。事实上,无论对于全球投资市场和经济发展,还是对于现代生活,主权投资基金的影响力都不可低估。简单来讲,即使是一家规模中等偏上的主权基金,对其投资组合进行简单和机械式调仓,也足以改变全球外汇市场的走向。具体到数字经济领域而言,结合主权基金的关键角色,可以作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投资人、ESG守护者与可持续发展践行者、金融科技推动者以及地缘政治冲突背景下数字经济外交官等方面角色,为打造我国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发挥对应的关键与核心作用。

首先,主权基金是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发展的主要出资人。在数字革命之前,全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融资缺口就已经存在,不仅是发展中国家难以为基础设施建设募集到足够的资金,美国、欧盟和俄罗斯等G20员基础设施投资占GDP比重也有所下降,中国和美国政府都在寻求通过多边倡议来满足这一普遍的需求。主权投资基金最擅长的长期投资就是基础设施,它可以利用其雄厚的资金,投资具备一流运营商和强劲现金流的基础设施资产,抓住数字化、城市化和气候变化等大趋势带来的投资机会。主权投资基金在传统基础设施投资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并肩负着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任,它们已经转向了下一个增长领域——数字基础设施。

其次,主权投资者是ESG守护人,也将是可持续发展的践行者。他们在数字经济中的 SDG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并通过重新调整投资组合,降低气候变化和技术颠覆带来的风险。数字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是管理日益增长的数据流量的能力,关键要素包括存储和提供数据服务的数据中心、传输数据的网络、数据应用的平台以及能够将大量数据集成到实际应用中的大规模系统,如智能城市。与此同时,主权投资者将长期投资注入尖端技术,在美国和德国等传统科技中心之外培育新的创新中心。

再次,主权投资者是金融科技推动者。他们建立内部团队,以专注于应对数字化带来的风险、机遇和对公司运营的影响,发展成为金融科技的培育孵化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将率先在投资者内部部署,并在他们投资的初创企业中生根发芽。主权投资将成为资产管理行业的领导者,而非客户。

最后,主权投资者是数字经济外交官。主权投资者正面临一个日益分裂的科技世界。然而,主权投资者之间的合作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案,使得中国、美国、欧盟、日本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和地区可以借此达到新的平衡,共同推动创新。从本质上看,这些未来的“超级资产所有者”可以带来共同繁荣的新机会。

(作者系山东产业技术研究院数字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博正战略咨询研究院学术院长)

(作者:许余洁 编辑: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