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央行连续三个月加息25个基点,“鸽派”转向背后还有哪些隐忧?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12-0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 广州报道  如市场所料,澳大利亚央行连续第三个月放缓加息的步伐。

当地时间12月6日,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央行)公布利率决议,加息25个基点至3.10%。自今年5月以来,澳大利亚央行已经将基准利率上调了300个基点。

纵观全球央行动向,虽说欧美主要央行明年放缓加息的确定性越来越强,但不少央行依然在11月保持大幅度加息。在加息浪潮中,放出“鸽声”的澳大利亚央行颇引人注目。在最近三次的议息会议上,澳大利亚央行都将加息幅度从之前的50个基点降至25个基点,其也因此成为首个打破全球大举加息趋势的央行。

牛津经济研究院(BIS Oxford Economics)宏观经济预测主管Sean Langcake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加息阶段之初,澳大利亚央行认为他们需要大量加息,而且要快,这导致其连续四次加息50个基点。而自10月以来,澳大利亚央行的利率决策已变得更加谨慎。

正当市场关注澳大利亚央行何时转向时,其也明确表态将继续加息。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理事会料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进一步提高利率,但不会按照一个预先设定的路径进行,未来加息的幅度和时间将继续取决于即将公布的数据。

澳大利亚央行关于进一步收紧政策的评论,使澳元短线走高。截至12月6日19时,澳元兑美元略有上涨,报1澳元兑0.67美元。另外,澳大利亚3年期债券收益率一度上涨6个基点至3.07%。

接下来,澳大利亚央行将如何继续在紧缩政策和支持经济之间寻找平衡?

为何放缓加息?

在本轮利率决议中,澳大利亚央行继续加息25个基点至3.10%,直接将现金利率推至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澳大利亚央行加息频率高,与此同时,它在放慢紧缩步伐上也是先行者。

谈及澳大利亚央行放缓加息的原因,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向记者表示,澳大利亚考虑的主要是国内房地产发展和美联储的走向,“澳大利亚经济的主要贡献来自于房地产,如果不放缓加息,不仅房地产商的资金成本大幅增加,抵押贷款利率也会水涨船高,从供需方面影响房地产行业;其次,美联储已经明确12月将放缓加息幅度,澳大利亚央行会跟随美联储的步伐,继续放缓加息。”

房地产市场的冷热关系着澳大利亚的经济走向。受多次加息的影响,澳大利亚的房价开始有了“入冬”迹象。澳大利亚悉尼知名房产公司Plus Agency的执行合伙人Fiona Yang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每次利率上升,许多买家都要向下调整他们的预算,他们担心自己的抵押贷款支出会在购买后的几个月内攀升,变得无法负担。

房地产数据分析公司CoreLogic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澳大利亚房价同比下跌3.2%。自今年4月达到峰值以来,澳大利亚整体房价已下跌7%。

西南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战略实验室主任、首席研究员方明认为,受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和全球房价下跌的影响,2023年澳大利亚的房价将继续下跌。

房价持续下跌将影响澳大利亚经济,但更让人担忧的是,频繁加息引致的抵押贷款将大幅攀升。澳大利亚财务比较网站RateCity的数据显示,自澳大利亚央行上调利率至今,一个支付50万美元、25年期抵押贷款的房主每月的账单将增加834美元。

房产科技集团居外IQI(Juwai IQI)联合创始人、集团CEO卡希夫·安萨里(Kashif Ansari)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澳大利亚购房者的按揭约有三分之二是浮动利息,这部分人群对按揭利率的上调是敏感的,因为他们的可支配收入会受到一定影响。另外,澳大利亚家庭的负债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为200%,利率上调势将影响生活,给经济带来风险,而根据澳大利亚央行的估算,这一波按揭利率上升将使其国内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减少五分之一。

除了房地产,澳大利亚的零售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澳大利亚10月季调后零售销售环比下降0.2%,远低于0.5%的增长预期。对于10月零售额的意外下滑,方明分析称,目标利率大幅上调必然会限制零售额的可持续增长。

由于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凸显,澳大利亚不得不放缓加息的幅度。在方明看来,当前全球能源价格出现明显下行趋势,物价下行可期,也给澳大利亚放缓加息留下了空间。

还不能退出加息通道

虽说此轮加息25个基点符合市场预期,但鉴于澳大利亚央行在11月的议息会议中曾暗示未来可能会停止加息,故外界都在关注,该央行何时才能真正实现“转向”。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认为,澳大利亚仍有加息的内在需求,“目前澳大利亚通胀压力依然较大,预计在四季度将达到顶峰;另外,澳大利亚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6%,增速快于第一季度,就业市场和薪资增长较为强劲,也为继续加息提供了支撑。”

可以说,高通胀仍是澳大利亚央行决策的最大压力来源。

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澳大利亚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7.3%,为199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澳大利亚央行还预测,本季度CPI将达到8%左右的峰值,目前包括食品、能源和建筑在内的成本都在上升。

方明认为,今年以来,澳大利亚CPI同比高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CPI与PPI的差从0.2%上升至0.9%,表明澳大利亚的通胀有其内生性,内生性因素的作用还在上升,即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上升等。

日益攀升的通胀将引致不少负面效应。王昕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高通胀的环境下,首先是物品的价值很难被真实定价,更重要的是薪资水平和物价难以达到正常的匹配。

澳大利亚政府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工资较第二季度上涨1%,高于预期的0.9%,创下2012年以来的最快增速,年薪增长率达3.1%,但远低于7.3%的通胀率。有经济学家表示,劳动力市场紧缩,导致不少员工要求大幅涨工资。澳媒称,超过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工人在经济上入不敷出。

澳大利亚央行显然也留意到当前物价-薪资螺旋式上涨的趋势。菲利普·洛表示,澳央行会密切关注劳动力成本的演变,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企业的定价行为。

可以预见,通胀“高热不退”还将给经济带来更多负面影响。方明分析称,首先,物价上涨导致居民实际收入下降,消费需求下行会导致经济增长率放缓;其次,物价上涨会产生连带效应,比如出现房市和股市泡沫化现象,影响整个经济的正常运行;此外,高通胀还会影响生产供给,因为需求下降,或将影响生产供给。

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央行也话锋一转,称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加息。王昕杰认为,继续实施紧缩货币政策或是当前最合适的做法,“相对于其他方式,货币政策的紧缩是损害相对较小、比较全面的方式。”

衰退阴影仍存

尽管很难在短期内退出紧缩通道,但多位受访专家认为,澳大利亚的通胀走势会比澳央行预期的要乐观。

“澳大利亚央行对于第四季度的通胀预测为8%,可能会有所高估。10月CPI同比为6.9%,较第三季度7.3%已下降0.4%,2021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CPI分别为3%和3.5%,因此,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其他月份不太会再创新高。”方明认为,由于全球经济滞胀或衰退,金融市场动荡还将继续,2023年和2024年澳大利亚CPI继续放缓可能是大概率事件,并将回到2%-3%的水平。

目前各大央行在货币政策决策上的表现分化。方明表示,全球央行大幅加息有下降的趋势,主要是通胀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下行而得到缓解,再加上前期大幅加息可能会对经济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

外界普遍认为,澳大利亚的本轮加息周期接近尾声。但问题是,该国的经济或很难在短期内摆脱连续加息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今年8月,澳大利亚央行将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从5月预测的4.25%下调至3.25%,并预计2023年和2024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收缩至1.75%左右。

Sean Langcake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23年,澳大利亚经济将更具挑战性,预计会增长1.8%,“不断上升的利率和剧烈的通货膨胀已经使消费增长放缓,这些不利因素仍在进一步发酵。”

方明也预测,澳大利亚经济将会出现下行趋势,面临一定期限的“滞胀”,如果能源矿产价格大幅下行,房地产泡沫破裂,澳大利亚经济仍有可能会出现衰退。

(作者:胡慧茵 编辑:林虹,见习编辑,张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