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前11月外贸形势整体稳定,仍需多措并举稳外贸

南财快评李春顶,王睿涵 2022-12-07 22:03

12月7日,海关总署公布了我国11月以及1-11月外贸进出口数据。在国内疫情多发、全球货币政策持续紧缩、全球经济低迷等诸多挑战下,外贸运行仍保持相对平稳增长,外贸质量不断提升,成绩来之不易。但1-11月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速较1-10月下降0.9个百分点,并且10月和11月的外贸进出口出现了不断加深的负增长局面。以美元价格计,10月出口同比下降0.3%;11月出口金额同比下降8.7%,进口金额同比下降10.6%。外贸形势虽然整体稳定,但面临不容忽视的下行风险和挑战。

近两月外贸增速下滑

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以人民币计价,1-11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8.34万亿元,同比增长8.6%,外贸继续保持平稳运行。其中,出口21.84万亿元,同比增长11.9%;进口16.5万亿元,同比增长4.6%。11月当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7万亿元,同比增长仅为0.1%。其中,出口2.1万亿元,同比增长0.9%;进口1.6万亿元,同比下降1.1%。

从贸易伙伴国来看,前11个月,我国与东盟、欧盟及美国等主要贸易伙伴的进出口稳定增长。与东盟贸易总值为5.89万亿元,增长15.5%,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5.4%。与欧盟贸易总值为5.17万亿元,增长7%,占比13.5%。与美国贸易总值为4.62万亿元,增长4.8%,占12%。11月出口增速跌幅扩大,除欧美需求继续放缓外,亚洲市场也出现大幅下滑。11月我国出口美国、欧盟、日本、韩国、东盟的增速分别为-25.4%、-10.6%、-5.6%、-11.9%、5.2%,较前值分别下滑12.9、1.7、9.4、18.9、15.1个百分点。

从数据可见,面临国内疫情冲击、全球经济下行以及全球货币政策收紧的多重压力,近几个月的对外贸易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外贸整体形势不容乐观,尤其是近两个月来,外贸增速缓慢,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亟需在政策层面为外贸松绑和支持,推动外贸的恢复增长。

外贸面临内外部环境双重压力

纵观当前外贸增长的内外部环境,可谓“内忧外患”。内部主要是近两个月以来的疫情形势反复,给进出口贸易带来了阻碍;外部一方面是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另一方面是美联储和各国不断跟进的加息与紧缩的货币政策。

第一,近期国内疫情冲击影响了进出口贸易。10月和11月国内外疫情形势加剧,导致部分出口企业出现停工停产现象,短期内交通、物流、仓储、检验检疫等配套行业受限,降低出口企业的生产效率,增加交易成本与风险。

第二,全球货币紧缩政策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外需。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央行加息加剧了全球货币紧缩预期,不仅导致美欧经济陷入滞涨,而且导致全球经济增长前景黯淡,美联储快速激进加息使大多数国家不得不随之升息以避免本币大幅度贬值,从而抑制国内外消费投资需求,使我国外贸出口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影响。

第三,全球经济形势下滑,影响了全球的进出口贸易。目前,全球经济深受增长乏力、地缘政治风险、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和通胀高企、主权债务风险、以及缺乏新的增长点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IMF预计2022年全球经济将增长3.2%,2023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至2.7%。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放缓,进口需求减少,全球贸易增长动能下降。

第四,去年同期外贸出口增速快,基数大。2021年下半年贸易呈现高速增长,尤其在去年11月我国出口金额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20.3%;进口金额同比增长31.7%,大幅反弹并远超市场预期的21.5%。今年10-11月的外贸发展受到去年同期增速的高基数挑战,呈现下滑态势。

外贸前景与稳定对策

随着我国疫情防控政策的优化,复工复产和贸易便利化的推进,外贸必然会迎来加速恢复,1-11月的整体外贸形势依然稳定。

第一,“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和市场需求不可替代。中国制造业具有大市场、全产业链、大基建及人才红利等四大产业优势。庞大的市场规模不仅带来难以替代的市场需求,也给国内工业生态体系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加上积极的产业政策组织、多样化的产品以及强大的资源配置的能力,中国制造业在亚洲乃至全球市场上都极具韧性和竞争力。

第二,贸易结构不断优化,一般贸易的比重提升。在出口规模增长的同时,我国出口商品呈现结构优化趋势,出口贸易的效益和附加值不断提高。机电产品的出口额占比越来越高,一般贸易的比重提升。从数据来看,前11个月,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24.47万亿元,同比增长12.4%,占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63.8%,比去年同期提升2.2个百分点,同期,加工贸易进出口7.74万亿元,增长1.3%,占20.2%。

第三,出口产品质量提升且出口产业逐步转型升级。我国出口贸易的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出口产业升级带来价值和价格的提高,推动了我国外贸的快速成长。随着产业技术水平提升,产业和贸易的转型与升级是必然趋势,我国外贸增长逐步从以数量带动到以价值带动转化,出口产品的竞争力逐步增强。

第四,数字贸易、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发展。中国在数字贸易、跨境电商等领域具备一定的优势,这些新模式和新业态的加速发展将会助力人工智能、智能服务等领域的新突破,技术服务贸易未来也可能成为服务贸易中的重要力量。

面对内外部的众多不确定性风险和挑战,必须充分重视,多措并举促进外贸的稳定发展。当务之急是疫情防控政策措施的优化调整,在国家整体防控措施调整的背景下,尽快推动生产和物流以及贸易的恢复与畅通。具体政策措施上,一要重视外贸增长连续下滑的形势,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尽快推动贸易和投资的畅通;二要注重推进稳定外贸和外资的政策措施,外贸保稳提质、外资保稳促优,帮助外贸企业走出难关;三要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在变局中谋求全球价值链的攀升。

 

(李春顶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经济贸易系主任;王睿涵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助理。本文为中国农业大学“世界经济新格局”青年科学家创新团队专栏文章。)

(作者:李春顶,王睿涵 编辑:李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