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名社会人员、1人携管制器械! 越博动力实控人冲击董事会上演“全武行”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12-0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市值只剩下17亿元的越博动力,昨日上演全武行。

12月8日盘后,越博动力发布了一份特殊公告,经过公司董事会同意后,才决定将该事项对外披露。

原定于2022年12月7日上午9:00召开的董事会,遭到公司实控人和原董事长、总经理李占江的阻拦。

“12月7日上午8点45分左右,李占江先生及其配偶李莹女士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越博动力称。

而在此之前,越博动力的内部治理问题已经有所显现。

李占江仍持上市公司32%股份

另据公告,期间,社会人员(其中一人携带管制器械)率先殴打公司员工,引发肢体冲突,导致公司3名员工负伤。公司报警后,部分社会人员当即逃跑,其余动手打人的社会人员被义愤填膺的公司员工包围。警察到场后,将滞留现场的社会人员带走,并没收了管制器械。

截至目前,上述社会人员、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均处于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

昨日盘后,越博动力曾发布过罢免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解聘公司总经理的公告,罢免和解聘对象均为李占江。

越博动力给出的罢免理由为,“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董事会认为李占江不符合董事任职资格,提请罢免其董事及董事长职务。”

上述罢免议案,除李占江本人投票反对外,其余4名董事(含2名独立董事)均投票同意。

“本次冲击董事会事件,进一步坚定了广大公司员工维护公司及自身权益的决心。”越博动力称,目前已收到南京总部合计124名核心员工联合发表声明,坚定支持以贺靖为代表的债权人为解决公司经营困难而提出的自救方案,反对任何干扰甚至危害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

资料显示,贺靖,男,1972年5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安全科学管理学院,2007年至今任湖北雷雨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10年7月至2019年5月,兼任东风特汽(十堰)专用车有限公司董事长。

上述核心员工联合声明中,细节众多。

其中提及,“近年来,公司负担日益严重并出现经营困境,李占江作为公司当时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没有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导致公司没有钱付给我们支付工资和购买社会保险”、“占江债务缠身,更无暇顾及我们员工的事情。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没有工资和社保使我们的家庭生活和医疗看病都出现了巨大困难”、“贺靖先生在公司出现困难时,多次向上市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基于此,声明提出了多个诉求,如支持贺靖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支持公司董事会改选和变更经营管理层等。

不过,截至12月7日,李占江仍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3583.83万股,直接持股占比25.36%,并通过越博进驰、协恒投资分别间接持有公司股份750.99万股和197.70万股,合计持有公司股份4532.52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2.08%。

交易所连发5封关注函

越博动力上市时间不算长,2018年5月才登陆创业板。

公司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系统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包括整车控制系统、驱动电机系统、自动变速系统。

结果,越博动力不仅没有跟随新能源汽车需求的增长而爆发,反而出现上市即“巅峰”。

回顾公司经营情况可以看到,公司业绩最好的时候是2017年,上市后的4年公司收入规模逐年走低,2019年出现8.41亿元亏损后,整体业绩始终保持低迷。

到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占比最高的纯电动汽车动力总成系统收入同比减少40.17%,毛利率同比减少9.06%。

当期,上市公司再次出现0.76亿元的亏损,要知道同期公司总收入尚未超过2亿元。

此外,公司上市期间的纯电动汽车动力总成系统产品经营波动也十分巨大,2018年时该产品毛利率一度高达34.91%,而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则分别降至17.85%、26.93%和7.14%。

至于上述员工声明中反映的情况,越博动力却在定期报告中称“严格执行社会保障制度,参加养老、 医疗、失业、生育、工伤等社会保险,并为员工缴纳住房公积金,切实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

如果员工声明反映情况属实,越博动力彼时的定期报告是否涉嫌信披违规?

对比公司近几年合并资产负债表,2018年时上市公司应付职工薪酬为582.8万元,到2021年时这一金额降至339.4万元。

期间,公司副总经理一级高管年薪保持在30万元以上,李占江个人薪酬则维持在近50万元左右,不过在2021年公司高管薪酬普遍出现了小幅下调。

经营情况低迷,也使得越博动力市值大幅缩水。

2018年5月,公司上市初期股价曾达到60.31元(前复权),总市值接近80亿元。而截至今日收盘,越博动力股价已不足12元,总市值缩水至17亿元。

而针对此次冲击董事会事件,深交所又再次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对“罢免李占江非独立董事及董事长,解聘李占江总经理职务并聘任贺靖为总经理等相关议案的提案背景及具体原因,发出会议通知、审议及表决具体过程,本次董事会召集召开、提议、审议表决等程序是否合法合规,决策是否审慎”等多个事项进行说明。

而在此之前,深交所已分布于9月26日、11月8日、11月28日和12月1日下发关注函,并于11月22日对公司出具了监管函。

 

(作者:董鹏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