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电模式驶上“快车道” 电池租赁巧克力宁德时代再切一块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2022-12-0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费心懿 上海报道

换电和充电都是目前电动汽车主流的补能方式。纯电动车充满电需要几十分钟到几个小时不等,而采用换电模式的电动车充满电只需要几分钟。

当前,投资电动汽车换电模式的热情蒸蒸日上,多方角色参与正助力构建起商用车和乘用车两大细分市场的循环生态。

12月6日,福田汽车(600166.SH)公告,拟与宁德时代(300750.SZ)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开展新能源电池经营性租赁业务,共同开拓新能源场景运营市场,提升公司新能源业务的市场竞争力。据悉,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双方各持有合资公司50%的股权。

无独有偶,次日盘后,平高电气(600312.SH)也公告了投资合资公司发力充换电业务。平高电气表示,本次对外投资设立的合资公司可充分整合平高充换电业务资源,建立业务模式灵活、市场响应快速的换电业务主体,有利于对接关联方的渠道资源加快推动充换电业务的高质量发展。

万亿宁王的换电“朋友圈”

12月7日,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300750.SZ)涨超4%,市值重回万亿。

公告显示,宁德时代与福田汽车成立的合资公司的经营业务为“新能源卡车电池租赁业务(待定)”。

福田汽车表示,合资公司设立后有利于提升新能源业务产品市场竞争力,促进新车销售;有利于构建新能源业务生态链,开拓新能源场景运营市场,获得更高市场份额;有利于掌握电池核心资源,建立核心竞争优势。

事实上,这并不是宁德时代和福田汽车间的首次牵手。2020年7月,宁德时代和福田智蓝新能源携手打造的换电重卡在北京交付,成为首个换电重卡商业化应用场景。

今年9月17日,宁德时代发布了一款换电领域新产品——MTB换电方案,并宣布将率先应用于国家电投启源芯动力重卡换电项目。这一方案也被视作为宁德时代在重卡换电领域掷出的一颗“重磅炸弹”。

与此同时,在重卡换电领域,宁德时代正在巩固强化自身的垄断优势。据电车汇统计,今年1至8月换电重卡累计上险数据为6281辆,其中电池供应商为宁德时代的车型数量为6214辆,宁德时代在换电重卡领域的市占率达到了98.9%,总装机量也达到了1.75GWh。

今年初,宁德时代与三一重工(600031.SH)合作推进福建省换电重卡应用示范项目落地。8月份,宁德时代与一汽解放成立的合资公司解放时代落户石家庄市正定县,业务涵盖新能源商用车销售、车电分离、绿电交易、碳积分交易、整车租赁、二手车交易及运力承接等,致力于打造新能源卡车生态链。

另一方面,在乘用车领域,宁德时代也在通过绑定下游车企开启换电赛道的成长曲线。

今年1月份,宁德时代换电服务品牌EVOGO正式发布。在宣传片中,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坐在车内并手持一块巧克力,对着镜头前的观众说了句:“来一块?”。这一画面在乘用车换电模式的讨论中频频被提及。

在EVOGO官宣后,宁德时代4月在厦门正式启动4座换电站,6月在合肥落地,进军长三角。目前,宁德时代已与一汽奔腾NAT、爱驰汽车就EVOGO换电项目展开合作,并在厦门、合肥、成都等城市运营了20多座换电站。宁德时代预计,未来将在10个城市首批推广换电服务,2022年底在厦门完成投建30座换电站,合肥完成20座快换站投运。

换电业务仍需构建“生态圈”

尽管宁德时代的换电战略已同时覆盖乘用车、重卡两大场景。而回望乘用车的充换电模式的历史,仍难掩曲折。

早在2013年,特斯拉就进行了换电模式的尝试,但也因换电项目的反响惨淡,最终只能“阶段性放弃”。

另一家以换电模式为特色的车企蔚来汽车,也因其孤注一掷地青睐换电模式而备受关注,尽管高额的建设以及维护成本一直是业界对其持怀疑态度的主要原因。

蔚来提供的数据显示,包含电池和场地租赁费用在内,其在中国建一座换电站成本为77.2万美元(约合491.2万元人民币)。

这也难怪换电模式在商用车场景上走得更快。例如,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曾公开表示,换电最佳商用化场景集中在电动重卡领域。

由于换电路线仍然面临前期投入大、商业模式短期内较难形成闭环等问题,使得投资建设乘用车的换电站及相应设施中,多方角色的共同参与显得更为重要。

而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不断升高,投资乘用车换电模式也开始逐渐具有吸引力,有望形成诸如宁德时代打造的“电芯-电池包-底盘-整车-换电站-电池回收-电池金融”的生态闭环。

目前,换电市场可大致分为三类“参赛者”,以蔚来、吉利、北汽、上汽为代表的整车企业;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厂商;以奥动新能源、协鑫能科(002015.SZ)为代表的第三方换电运营商。

早在2020年8月,宁德时代就携手蔚来汽车、国泰君安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三家企业共同投资成立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以推动“车电分离”新商业模式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并在此基础上推出电池租用服务业务。

与此同时,当前,以国家电网、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为代表的能源供应商也参与到充换电业务的市场中。

今年9月,宁德时代与中石油、中石化、上汽集团、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等,合资成立上海捷能智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电池租赁为核心,开展换电技术研发推广、电池运营管理、大数据服务等车电分离相关业务。

“国家队”的参与有望率领换电模式实现降本。

业内人士指出,中石油与中石化目前全国有超过5万个站点,将加油站向兼具充换电功能的综合能源服务站转型,在建设成本上将具有一定优势。从运营成本来看,一方面,在原有加油站基础上增加换电站的运营和维护人员同样可大幅缩减成本;另一方面,加油站经过多年运营,在车流数据上也有明确的数字支撑,可降低换电站的选址成本。“这也是此前业内构建的换电模式可能成功的一种相对理想的方式。”上述人士表示。

从未来的市场增量来看,换电业务或将迎来“风口”。艾瑞咨询预测,到2025年换电站运营市场规模将达616亿元,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90%。其中换电乘用车运营市场规模约260亿元,CAGR约85%,换电商用车运营市场规模约356亿元,CAGR约95%。

中国石化预计到2025年建设5000座充换电站;奥动新能源预计将在2025年于国内建设1万座换电站,并为1000万辆以上的新能源车型提供换电服务;上汽旗下的飞凡汽车预计2022年将投建40座换电站,2025年将建成3000座。

(作者:费心懿 编辑:林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