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潮来袭 欧亚争“气”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2-10

进入12月,欧洲多国陆续迎来寒潮。虽然今年欧洲大陆的严冬比以往来得晚,但天气预报显示,此次降温可能会更加猛烈。相应地,欧洲国家出现能源短缺的风险也变得越来越高。

能源危机尚未出现,欧洲就已经陷入了气价、电价双双飙涨的窘境。根据伦敦洲际交易所(ICE)数据,12月7日,欧洲基准荷兰TTF天然气期货涨至149.245欧元/兆瓦时,环比上涨18.5%,为10月底以来的最高水平。截至当日,英国NBP天然气期货价格也较前一日上涨4.5%,达到近一周以来的新高。电价方面,英国在12月8日交付的电价上涨18%,达到364.21英镑/兆瓦时,也创下8月31日以来最高的拍卖价格。

天然气价格的大幅攀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预期中的供暖需求增加。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欧盟前期的天然气储量比较多,但他认为还远远不够,“前期俄气还没有断供,若之后俄气完全断供,欧洲将很难在短期内找到替代的能源。”

正当欧洲各国在寒潮来临之际紧急“囤气”时,外界也开始担忧,欧洲和亚洲之间的天然气竞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有鉴于此,部分亚洲能源进口大国,如日本和韩国,也纷纷储备能源过冬。

随着寒冬越来越近,各国都计划加大干预能源的力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寒流冲击欧洲能源

寒冷天气临近,欧洲大陆能源危机的“红色警报”或再度响起。

今年以来,欧洲大陆普遍感受到气价和电价齐升的冲击。据欧洲媒体统计,11月初,欧洲家庭能源价格指数较去年相比几乎翻了一番,天然气费用飙升了111%,电费飙升了69%。所幸,今年的暖秋让欧洲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数据显示,欧洲基准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从7月的低于80欧元/兆瓦时飙升至8月的超过300欧元/兆瓦时后,气价一路回落,并在10月下旬录得低于100欧元/兆瓦时。

天然气价大幅回落,还因为欧洲普遍削减需求。商品分析公司安迅思(ICIS)的数据显示,11月欧洲的天然气需求比过去五年的平均水平下降了24%。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王永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今年欧洲冬季气温比较高,用于供暖的天然气需求有一定的下降。而且前段时间欧洲的高耗能企业停工或限产,工业天然气需求也有所下降。他表示,若后续气温降低,需求将会上升,天然气价格也会相对上涨。

欧洲想必也预料到寒潮下潜在的能源风险。

前段时间,欧洲大陆一直忙于储存天然气。

据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组织(GIE)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欧洲天然气存储设施的填充水平达到90.41%,其中德国为95.97%,法国为93.04%,荷兰为86.14%,意大利为89.4%。

尽管存量相对充足,但多位专家还是认为,以目前的储量还是很难保证欧洲能安然过冬。

王永中分析称,接下来的冷冬天气将导致天然气需求上升,欧洲现有的天然气储量会消耗得很快,后续得有足够的液化天然气(LNG)船只源源不断地进行供应。一旦运输渠道没能接上,欧洲天然气的供应短缺矛盾将会加剧。

林伯强也认为,欧洲的能源危机在于,若欧洲不用俄罗斯管道所供应的天然气,在短期之内将很难找到替代的新卖家,“因为这需要基础设施,包括接收站、LNG船等,在短期之内还是很难实现的。”ICIS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欧盟以及英国进口的俄罗斯液化天然气数量比去年增加了21%,达到历史新高。

电力难题

除了要应对即将到来的天然气危机,欧洲各国还在为接下来的电力供应做准备。

当前,欧洲多国都面临不同的电力难题。例如,英国风力发电量预计处于较低的水平,而法国和瑞典的核电站已长期停运。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欧洲国家就设立了“共享电网”机制来缓解欧洲范围内用电紧张的问题,具体是通过跨境电缆共享超过15%的电力。但有消息指,德国、芬兰、斯洛伐克等国都计划减少电力出口。

光大期货能源化工分析师杜冰沁向记者表示,欧盟各国的能源结构和基础设施存在差异,面临能源危机的严重程度也有所不同。以往通过共享电网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欧洲能源安全保障的程度,但今年该方式的可行度或较低,“今年由于欧洲整体电力供应紧张,之前的电力大国出口能力受限。此前,法国一直是欧洲最大的电力净出口国之一,但今年法国电力集团受到核反应堆腐蚀问题影响,核电发电量降至近30年新低,因此难以实现对其他国家电力的出口。”

相比之前,今年欧洲国家之间的能源合作更为紧密。以法国和德国的合作为例,法国从10月中旬开始每天向德国输送高达100吉瓦时天然气,而德国承诺尽最大可能保障法德两国电网互联,向法国提供电力。

但在杜冰沁看来,法德两国的能源合作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今年法国电力供应和德国天然气供应,分别受到核反应堆污染和俄罗斯输气中断的扰动。而且由于德国的发电结构是以天然气为主,今年冬天电力供需面临紧张,实际很难向法国输电。”她补充说道。

尽管碰上天然气和电力紧缺双重风险,但受访专家认为,欧洲大概率不会遭遇停电。混沌天成研究院能化分析师王统表示,水电和核电分别占欧洲电力产量的17%和26%,而天然气发电仅占16%。当前欧洲水电已经恢复至往年水平,核电还有待回归,同时有着较高的天然气储备水平。所以欧洲整体的供电环境较夏天有较大改善,按往年的水平来看,发生冬季断电的情况概率较小。

日韩未雨绸缪

欧洲“囤气”的紧张气氛也逐渐蔓延至亚洲地区。由于市场担心寒潮到来导致天然气供应进一步收紧,亚洲天然气价格自11月起就开始呈现上涨。

根据S&P全球数据,12月1日,1月份的普氏JKM价格为38.07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为10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有业内人士估计,1月交付到东北亚LNG-AS的液化天然气平均价格为35美元/每百万英热单位,比前一周上涨13%。

“当前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天然气储存较为充足。”杜冰沁说,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之一卡塔尔此前表示,今年冬季将保证亚洲客户的长约合同供应,不会将大量合同转移至欧洲。在长约供应得到保障的背景下,亚洲的天然气供应暂未出现严重不足的情况。

但另一方面,杜冰沁认为接下来亚洲的天然气储量还取决于天气。她表示,如果今年冬季出现寒潮天气,那当前充足的库存可能会被迅速消耗。另外,欧洲买家的竞争也会进一步推升亚洲LNG的溢价,增加亚洲国家采购成本。

在冬季寒潮到来之前,日韩分别通过“囤气”或重启核电等方式,试图以此抵御能源短缺的风险。

12月4日,日本政府计划建立液化天然气战略。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内容来看,日本政府计划每年至少补充12批LNG的目标,每年至少进口84万吨液化天然气。

除了通过制定计划“开源”,日本政府还从“节流”上着手。12月1日,日本政府以全国的家庭和企业为对象启动节电,并持续至明年3月底。

这也是日本自2015年以来,首次提出全国性冬季节电要求。

对此,林伯强分析称,储备天然气是日本接下来几年的战略,虽然有前景,但暂时还解决不了眼下能源供需紧张的问题。

同为能源进口大国的韩国与日本情况类似。面对可能出现的能源短缺,韩国除了继续购入天然气,还宣布重启核电,计划到2030年将核电在韩国全国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提升至30%以上。此外,为了保证电力供应,日本和韩国都不约而同地增加煤炭使用。

王统认为,韩国能源紧张有望缓解还在于两个利好因素:首先是韩国1月气温预计会回升;其次是美国自由港将在12月底重启,将帮助全球天然气市场缓解供给紧张的局面。

“亚洲能相对容易地缓解天然气不足的问题,因为亚洲地区能源转型的步伐不像欧洲这么激进,例如煤电用量较大,日本也在近期恢复核电使用。”王永中说,尽管亚洲的能源供应问题将不会像欧洲那样严重,但亚洲也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要承受高气价,“预计在今冬和明春,亚洲的液化天然气价格会波动上涨。”

(作者:胡慧茵 编辑:林虹,见习编辑张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