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囤药”炒作路径曝光:对号入座“居家治疗” 独家中成药暗流涌动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12-10

家庭备药对资本市场的影响还在继续。

“疫情防控措施进一步优化后,民众的储备药物需求迅速催生了前所未有的‘囤药’炒作主线,从一些热门概念股这几天的市场活跃度可以看出,‘囤药’行情已经形成热潮。”一位私募投资总监12月9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热得发烫的A股“囤药”炒作路径,也在跟随陆续出台的疫情防控新规不断变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近期先后发布的疫情防控二十条、新十条和《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指南》,相继明确要求“加快新冠肺炎治疗相关药物储备”“不得限制群众线上线下购买退热、止咳、抗病毒、治感冒等非处方药物”“(居家治疗人员)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可进行对症处置或口服药治疗”等。

独家品种个股更受青睐

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12月8日发布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指南》,其中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常用药参考表”按照发热、咽干咽痛、咳嗽咳痰、干咳无痰、流鼻涕、鼻塞和恶心/呕吐等7组症状,分列了8种、4种、4种、2种、3种、1种与2种常用药物。

其中,涉及的中成药共计8种。

“居家治疗常用药推荐的对乙酰氨基酚、布洛芬、阿司匹林等化药,就是俗称的西药,都不是某家企业的独家品种,但中成药大多属于独家品种,甚至是核心产品。”前述私募投资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按照投资逻辑,拥有独家品种的个股更受市场青睐,非独家品种需要具备明显竞争优势。”

依照上述说法,堪称典型的无疑是以岭药业(002603.SZ)。

复盘可知,自新冠疫情发生后,以岭药业股价显著放量上涨,其推动力正是来自独家核心产品连花清瘟胶囊/颗粒。

据公告,2020年4月,国家药监局批准连花清瘟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适应症,并先后列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4-9版)》,由此成功走出国门。

由于连花清瘟生产销售水涨船高,以岭药业净利润在2020年实现翻番达到12.19亿元,2021年和2022年前三季度又分别增长至13.44亿元与14.14亿元。

而在最新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常用药参考表”中,连花清瘟也是发热症状的推荐常用药物之一。

除了连花清瘟,同列发热症状常用药物的中成药,还有金花清感颗粒、宣肺败毒颗粒、清肺排毒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金花清感颗粒系北京市政府在2009年应对甲流时拨款研发,其知识产权被港股保兴发展(后依次改名为北京御生堂、保兴资本、天顺证券、民银资本,01141.HK)收购后,又被置出,目前为北京御生堂国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聚协昌(北京)药业独家产品。

而连花清瘟、金花清感颗粒、宣肺败毒颗粒、清肺排毒颗粒与化湿败毒颗粒及红日药业(300026.SZ)独家品种血必净注射液,同称为治疗新冠肺炎的著名抗疫“三药三方”。

其中,宣肺败毒颗粒、清肺排毒颗粒和化湿败毒颗粒“三方”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武汉抗疫临床一线众多院士专家筛选出的有效方药,于2021年3月通过国家药监局特别审批程序应急批准上市。

进一步查询可知,上述“三方”皆为独家产品,清肺排毒颗粒属于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宣肺败毒颗粒属于步长制药(603858.SH)、化湿败毒颗粒属于中国中药(00570.HK)旗下的广东一方制药。

另外,同在发热症状常用药之列的疏风解毒胶囊,也在咽干咽痛症状常用药之中,该药是拟在上交所上市的济人药业独家专利产品,而济人药业的上市申请已进入证监会审核程序。

隐形“连花清瘟”

“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常用药参考表”所列的发热症状常用药物之外,中成药方面尚有咽干咽痛症状的六神丸、清咽滴丸和恶心/呕吐症状的藿香正气水/胶囊。

其中,清咽滴丸由达仁堂(原名中新药业,600329.SH)第六中药厂独家研制,于1993年上市销售,是其呼吸类管线的代表产品,但此前市场主要集中在北方。

据天津当地媒体报道,截至11月底,达仁堂的清咽滴丸销售额已经突破1亿元。不过,相对达仁堂2022年前三季度55.63亿元的营业总收入来说,占比并不显著。

而久负盛名的六神丸,则有两个批文,分属上海雷允上和雷允上药业集团,前者是上海医药(601607.SH)全资子公司,产品品牌是“雷氏”;后者隶属于中国远大集团,产品品牌为“雷允上”。

“虽然六神丸是国家保密品种和国家一级中药保护品种,但对于上海医药这种巨无霸来说,仅仅是锦上添花而已。”前述私募投资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藿香正气水/胶囊则属于大众化产品,涉及的上市公司太多了。”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家喻户晓的OTC品类,藿香正气拥有软胶囊、合剂、酊剂、滴丸剂等众多剂型,始终在零售渠道富有竞争力,而太极集团(600129.SH)的市占率长期以来高居第一位,2021年高达58%,尤其在零售渠道合剂占比更是达到92%。市占率排名第二的是天士力(600535.SH),2021年在零售端的销售额为2.55亿元。

按照太极集团披露资料,2021年,其藿香正气口服液实现销售收入9.2亿元,同比增长33.6%;2022年前三季度,其累计销售藿香正气口服液14.21亿元,同比增长63%。

在之前接受机构调研时,太极集团涪陵制药厂总经理万荣国介绍,公司藿香正气口服液等被列入储备中药目录,“为保证防疫药品不断供,从11月初到现在都是一周7天不停工。当前车间满线满负荷安排生产,其中藿香正气口服液日产量高达700万支。”

从二级市场来看,不管是拥有独家品种的以岭药业、步长制药、达仁堂、中国中药、上海医药,还是具备规模竞争优势的太极集团、天士力,进入四季度以来皆有较好的股价表现。

但对于此番列入“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常用药参考表”的抗疫“三方”之一清肺排毒颗粒,市场对其生产厂家却莫衷一是,华润三九(000999.SZ)、片仔癀(600436.SH)等牵涉其中。

“清肺排毒颗粒不是我们的产品。”华润三九工作人员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武汉抗疫时,我们提供过清肺排毒颗粒制剂支持,目前没有生产。”

片仔癀有关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片仔癀确实是清肺排毒颗粒的定点生产厂家,但产品批文属于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我们根据对方的订单进行生产,而且是来料加工,产品所有权不在我们这里,所以不能销售。”

“清肺排毒颗粒的批文很多公司都想要,但对方没有转让的意愿。”上述片仔癀有关人士说。

由于居家治疗常用药的储备购买需求巨大,市场亦有将其中的独家中成药进行对标以岭药业连花清瘟的预测和研究。

“未来能否产生类似连花清瘟规模的产品,需要机缘聚合,没有人能够未卜先知。”上述私募投资总监指出,“这次针对居家治疗的发热症状推荐了5种中成药,民众有了更多选择,对连花清瘟的销售应该也会造成分流,理论上存在出现一两种居家治疗常用药‘爆款’的可能性。”

(作者:张望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