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主妇”竟是肥美韭菜!医美机构上演现实版“局中局”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媛媛,王英旭,实习生,马婧祎 上海报道
2021-04-16 17:04

当颜值滋生了一片产业,吸引金钱不断涌入,便同时生出了光明与黑暗。见多了帅哥美女营造出来的颜值经济“大泡泡”,不如看一下真实的世界。21财经出品的《恰饭姐妹》,将带你了解这片经济热土下的暗流。首期系列中...

我在医美小白的阶段,以为大量do脸的年轻女孩的钱最好赚,因为她们要买未来,即使整不成angelababy和高圆圆,也能当个小网红变现或者“嫁个好人”。

但深入了解后我才发现:原来在婚姻中“绝望”的女性,她的钱是最好赚的。

01.绝望的女人和她们滋养的生意

“你知道吗,我经常晚上直播,跟我连麦的都是一些婚姻有问题的女性。她们会说,老公出轨了,我要做医美变美。老师你看我做什么项目会好看一点,你叫我做哪里我就做哪里。”在上海小有名气的医美咨询顾问苏洽跟我说。

容貌、身材焦虑的背后,是这些女人的婚姻焦虑。老公的应酬和酒局越来越多,回家吃饭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她们试图去抓住一些救命稻草,包括医美,也包括那些收费不一的情感挽回、吸引男性的课程。

机敏的掘金者们便顺势而上,递上了这根稻草。

他们会奉上玄学来营销——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太阳穴凹、老公会出轨,鼻子塌,不旺夫;招财鼻,家中宝。

嘴里讲的都是主义,肚子里的都是生意!营销大师们天天画“蓝图”,拉着你为梦想窒息——号称做完这些项目后就会彻底变美,老公就会回心转意。

但这一切可信吗?不可信。

我曾经碰到一个卖情感挽回课的,只要6999一个月,包教包会、情感导师一对一指导,教你挽回前任。我问:学了后能立竿见影有效果吗?答曰:我们只是提供一个方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和结果。

仔细想一想,如果医美和婚恋课有这种神功,国内的离婚率还会这么高吗?

人啊,在沮丧的时候就容易自己骗自己,再碰到资本的镰刀推一把,肥美的韭菜就齐刷刷落下。

长期的商业营销口号的“浸淫”,有些东西就变成了女人们信奉的《“御夫”宝典》——比如,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先天条件不够,医美整形来凑。

所以去医美机构咨询,销售们总会先问一下你的感情状况、生活状况,不仅让人觉得有人文关怀,另外也侦查了这是不是一个潜在的受情绪影响、冲动消费的客人。

跟苏洽聊天我学到了一个对医美用户新的划分方法——追求幸福的人和失去幸福的人。

这样的划分解释了他们做医美项目的原始心理诉求,也衍生出不同的行为模式——更重要的是,抓住你的消费心理,医美机构完美运用了21世纪韭菜的108种割法,对症下药。

02.“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成瘾性消费,也将孕育一种合法的“勒索” 。

这些携带情绪冲动的女性,大多都会对她们相信的整形医生或咨询顾问说出“你叫我做什么项目我就做什么”。情绪越上头,越有可能把自己“全脸委托”。

盲目信任,成了国内黑医美赖以生存的群众基础。

上海九院整复外科医生元泰皓连忙摆手:“你不要全部相信我,我们只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我不能替你做那么多决定。”

但黑医美们巴不得替你做所有决定。

苏洽的某位客户,早前被“全权负责”的医生做了决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磨骨。“她可能刚好处于感情被伤害期,就想去做医美项目。事前医美销售跟她说做面雕项目,让她什么都不要管,只要安心彻底变漂亮。后来全麻推进手术室,做了磨骨,结算费用的时候才会告诉她都做了什么项目。”

这个案例中的女性都不知道,黑医美就像抽盲盒,你不知道自己换了哪张脸、并不能保证你的脸是“升值”还是“贬值”。更不知道全麻打了之后不省人事,一觉醒来说不定已经被朱一旦送到了非洲。

而那些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做的项目还收钱吗?收,当然要原价照收。

但是姐妹们,这可是违反消费者保护法的啊!侵犯了你的消费者知情权啊!答应我,多看看我们的视频,别再被人割韭菜了好不好!

只是俗话说得好,神仙姐姐千千万,与我们有缘的屈指算。不少碰到黑医美的女性,就这样在迷糊的情况下,落入了灰色医美贷的沼泽。

胆小的医美机构和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放贷,胆大的就直接用自己的流水放贷。不少用户直到走出医美机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每月医美贷要还多少钱。

韩国人元泰皓尴尬一笑:“韩国一般都是全款做医美,中国的金融真的很发达。”

艾瑞咨询对中国医美市场2019年的报告称,中国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2%,合法合规医师仅占24%。

但蜂拥而上的大部分女性根本不知道这些数据,即使知道,也不相信自己会成为不幸踩雷的那个。

被深割的韭菜归为尘土,冒着新芽的韭菜又蠢蠢欲动,一茬韭菜,有一茬镰刀。

 03. 信任与“失明”

“信任是我们的基础。”医美从业者小橘对我说,“只要有一个群体中的核心人物成为我的客户并相信我,那这个群体就能变成我的客户,这也是那些渠道医院的揽客方式。”

小橘对自己的技术和审美很自信。从业十多年,她就做些打玻尿酸的小项目,大项目有较大的手术风险,她还是会带客户去正规医院。不过小橘并不愿意告诉我她的玻尿酸来源,只是说,她们都是有渠道的。

她提到的渠道医院,指主要以熟人介绍模式揽客的医美机构。它们不一定是医院,也可能是具有部分医美业务资质的诊所。这些医美机构基本不公开做广告,大都只接熟人推荐过来的客人,而这些客人,恰好是信息时代却缺乏信息搜索能力、不会上网了解医美知识的群体。如果她们有情绪冲动、或情感需求,经过身边医美用户的怂恿,就很容易成为渠道医院的客户。

在繁华的魔都,渠道医院的聚集地在虹桥区域——这里不仅租金便宜,还方便对来自天南地北的客户迎来送往——毕竟,许多三四五六七八线的人们坚定地认为一线城市的医美更好。

这些渠道医院可能没有全麻资质,但会给你进行全麻手术;可能不具备骨骼手术的资质,但会从外面喊“飞刀医生”过来动手;可能是普通医生主刀,但会告诉你是他们的院长亲操。

为了应对监管的突击检查,不少渠道医院可能会设置层层机关、以及完美的“逃生路线”——暗门加隐藏的开关键,盗墓笔记分分钟上演。不得不说,好医美机构的好,是百花齐放各有千秋;烂医美机构的烂,也是创意无限充满挑战。

这些有江湖手法的老板们,本来也都是非医美专业的江湖人。他们虽然对医美不一定懂,但他们早早就知道这个行业相当挣钱。于是联合身边的朋友一起出钱、拿资质、招人、揽客、挣钱。

假针剂、假设备,也往往存在于黑机构和个人工作室中。

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称,2019年国内针剂正品率仅为1/3,非法机构90%设备是假货。用在脸上的产品竟然有这么多假货,不得不说资本家挥起镰刀来真的丧心病狂!

这些假针剂中,有一类是因为商家为了压缩运输成本、或偷税漏税等原因,通过走私、个人携带等渠道拿货,而没有按照医疗标准运输存储,导致针剂的活性和安全性受损。

这一幕似曾相识有木有!

2016年轰动全国的山东毒疫苗就是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非法生产叠加非法运输后,这些可能有毒、变质、失效的毒疫苗销往了全国各地。

我觉得奇怪的是,人们曾经因为山东毒疫苗潸然落泪、对不法商贩群起而攻之,但到了被自己视为能改变命运的“脸”上时,对于一些显而易见的违规品,爱美的女人们竟能视而不见。例如很多个人、美容院明显没有运输及储存针剂产品的条件。

是在“美”面前变得无法思考,还是盲目相信、选择性失明?

下期 高级白领的容貌焦虑:年轻人苦于内卷,求生于医美!

(配音:吴良伟 统筹:陈蓁)

(作者:王媛媛,王英旭,实习生,马婧祎 编辑:朱景辉,实习生,汤跃明)

王媛媛

财经版记者

主跟券商,关注资本市场及金融机构动向。邮箱:wangy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