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锂电股定增“狂潮”:年内融资计划已超千亿 产能过剩还有多远?

21深度杨坪 2021-11-25 21:23

在部分市场人士看来,这可能导致行业竞争加剧,产能过剩等风险,一旦技术被颠覆或者产品价格下降,投资者或遭遇“踏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杨坪 深圳报道

近年来,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提速,对锂电池产业链的产能需求构成了强有力支撑,国内各大锂电巨头迎来了高速发展期。伴随着股价与业绩狂飙,锂电产业开始了密集的融资热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25日,今年以来,已有559家次上市公司发布了增发融资预案且在正常推进中,预计募集资金高达9469.05亿元,其中,作为今年市场表现最为惊艳的领域,锂电产业的融资最为积极。

截至11月25日晚,超过20家锂电上市公司发布了定增计划(且在正常推进中),融资金额高达1063.75亿元,其中定增规模超过50亿元的更是有6家。龙头宁德时代、恩捷股份定增规模更是超过百亿。

“从行业上看,全球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提升是大势所趋,因此动力电池企业存在较强的融资扩产意愿;另外,2020年以来,再融资新政推出后,上市公司再融资热情逐步上升,同时收益回暖也吸引了公募基金、产业资本等众多资金的持续流入,尤其是像新能源这种热门赛道,定增规模自然显著提升。”华南一家中型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受访指出。

巨额融资频现

自2020年再融资新政出台后,定增市场显著回暖,其中尤以锂电、新能源汽车等热门赛道的上市公司最为热情。

今年以来,截至11月25日,新能源汽车指数涨幅高达44%,同期上证指数、创业板指数的涨幅分别仅3.20%、17.13%,沪深300指数更是涨幅为负值。部分龙头企业多氟多、天赐材料等股价涨幅更是翻倍。

而在股价行情与行业景气度的不断攀升的同时,锂电企业的融资动力也不断增强。截至目前,今年以来,锂电领域上市公司的定增预案融资规模已超千亿。其中,超过50亿的巨额融资频频出现。

如融资规模最高的分别是宁德时代,计划募资额高达450亿元,紧随其后的恩赐材料募资额度也高达128亿元。

根据恩捷股份的定增预案显示,公司拟定增募资不超12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新增锂电池隔膜项目、铝塑膜项目等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98亿元用于扩产,3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待项目达产后,恩捷股份将新增34亿平方米锂电池隔膜产能和2.8亿平方米铝塑膜年产能。

恩捷股份此次抛出大手笔定增扩产,主要源自下游各锂电池巨头激增的市场需求。

公司2021年上半年湿法隔膜出货量约12亿平方米,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的锂电池隔膜供应商,市场份额也为全球第一,向全球绝大多数主流锂电池生产企业供货,包括海外三大锂电池生产巨头,松下、三星、LG新能源,以及中国头部锂电池生产企业,如宁德时代、比亚迪等。

早前,恩捷股份曾公告表示,根据主要锂电池厂商产能规划,到2025年之前,公司主要客户预计锂电池的整体产能将超过920GWh。假设按照1GWh锂电池对应隔膜需求1500万平方米估算,公司现有客户在2025年之前将有每年超过138亿平方米锂电隔膜需求。恩捷股份2021年满产满销,有市场预计出货量达28亿平方米,现有产能远远不能满足下游需求。

此外,国轩高科、星源材质、多氟多、孚能科技等大牛股计划募资额也超过了50亿元,分别为73.06亿元、60亿元、55亿元和52亿元。

除孚能科技外,今年以来,这些企业也都取得了较好的业绩增长,并多次向外传达产品供不应求的“利好消息”。

 “过度融资”担忧四起

行业景气度提高,企业产品供不应求是好事,但部分企业的巨额融资仍面临较大争议,其中“过度融资”是部分锂电龙头被质疑的主要内容。

较典型的如多氟多,11月24日,多氟多披露,拟定增募资不超过55亿元,用于年产10万吨新型电解质锂盐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告距离多氟多前次募集资金到位日期仅过了6个月12天,此举被不少投资者指责“吃相难看”。

尽管多氟多在公告中强调“此次定增项目投产后能够大幅提升公司六氟磷酸锂的产能,从而能够显著增强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的保供能力,抢占市场份额,强化市场竞争力,进一步稳固公司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提高公司可持续发展能力”,但11月25日,多氟多股价还是“应声下跌”,报收47.8元/股,下跌4.82%。

而更早时候,宁德时代的定增方案更是直接遭遇监管机构的质疑。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今年的首份定增预案中,拟募资金额原本是582亿元,但由于该公司2020年刚刚完成了一笔197亿元的定增,深交所9月30日向其发出问询函,询问公司是否存在过度融资的情形。

10月18日,宁德时代在回复中否认了这一质疑,并表态“2020年以来,公司拟新增投资的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建设资金需求约1100亿元。前次募集资金已基本使用完毕,未使用部分占比相对较低。”

不过,为了“安抚”市场的不满情绪,宁德时代调整了此次定增预案,将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从不超过582亿元下调至不超过450亿元,募资全部投向扩产,补充流动资金的93亿元募资额则被剔除。

宁德时代坦言,若其2025年维持30%的全球市占率,需要的动力电池产能为455GWh,需准备的产能布局约为520GWh,其已建成投产的锂离子电池产线在完成产能爬坡并稳定运行后,设计年产能规模合计将达到220GWh~240GWh,缺口约为280GWh。

大肆扩产引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各大锂电上市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其定增募资用途主要用于扩产、新技术研发等,涉及锂矿、锂电正极、负极、电解液等多个环节,但在部分市场人士看来,这可能导致行业竞争加剧,产能过剩等风险,一旦技术被颠覆或者产品价格下降,投资者或遭遇“踏空”。

“比如,现在有言论认为未来固态电池会大规模应用,假设固态电池2025年量产,未来隔膜、电解液、电解液添加材料等领域可免面临技术被颠覆的危险;而且今年电解液领域涨幅很高,明后年很多产业链公司会扩产,扩产之后价格一定会往下跌。”百创资本董事长陈子仪指出。

早前,SMM调研测算,10月中国三元材料总产量约为3.9万吨,环比增长4.7%,同比增长54.3%。需求端,中国汽车动力电池创新联盟数据显示,10月中国动力三元电池产量为9.2Gwh,经折算10月动力电池三元材料的生产需求量约为1.8万吨,考虑双方的库存因素后,三元材料供需格局存在相对过剩的情况。

不过,也有投资者认为,锂电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部分环节如锂电材料等领域的产能扩张速度不会明显快于行业需求的增长。

“目前全球包括中国、欧洲、美国等主要汽车消费市场的电动汽车渗透率,处于10%~20%或将要迈过10%的水平。跟踪高频数据能看到,全球电动汽车无论是渗透率还是销量增长都呈现加速的趋势,由此带动了锂电池产能和锂电材料的需求实际增长非常迅速。”东方基金基金经理李瑞受访指出。

在李瑞看来,2021年多数锂电材料均处于涨价周期,就体现了锂电池、锂电材料整体的供不应求的局面。往后看,多数的锂电材料的产能扩张都有客观的限制,比如电解液产业链受环评限制建设周期较长;隔膜、铜箔环节受产线设备供给限制,产能释放速度有限;负极因为石墨化能耗大,“能评”限制下有效产能供给不会太多。综合来看,大部分锂电材料环节的产能扩张速度不会明显快于行业需求的增长。

(作者:杨坪 编辑:巫燕玲)

杨坪

财经版记者

关注A股市场,持续追踪上市公司、深交所监管动态。邮箱:yangp@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