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or蓝,谁在为推特涂色?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江月 上海报道
2022-05-14 13:01

一些人正在推特的背后涂抹色彩,究竟是共和党的红、还是民主党的蓝?

马斯克的“套现”戏法:改造推特蓝图浮出水面 马斯克440亿美元闪电拿下推特,经济利益与影响力再平衡 Twitter门口的野蛮人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江月 上海报道 “有钱人什么都能买到,但就是买不来推特上的尊重。”2021年2月4日,一个叫Lauren、爱好美式棒球的女孩这样写道,她还说:“推特给了我们对有钱人说不的力量。”Lauren的话反映推特此前有一种平等对话的形象。然而,14个月后,全球首富埃隆·马斯克宣布,他将全资收购推特。

这似乎是很具戏剧性的一刻。

马斯克收购推特,已经被无数人视为商业史上的一出大戏。但是,更戏剧的事情也许还在后面。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里,人们将埃隆·马斯克奉若英雄,但一个月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马斯克似乎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一些人正在推特的背后涂抹色彩,究竟是共和党的红、还是民主党的蓝呢?一个疑问是,2020年曾在私家庄园招待特朗普支持者的富豪,为什么出现在了马斯克收购团的名单里?他是谁,究竟想干什么?

马斯克背后的富豪

2020年初,为共和党进行过政治捐款的很多人收到了一封不寻常的邀请:“在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私人庄园里,诚邀阁下与唐纳德·J·特朗普共同打高尔夫及参加招待酒会。”

很多受邀者都前往这个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庄园赴宴。这个庄园只是这位硅谷富豪众多地产宝藏里的一颗珍珠,但也足够奢华,拥有一个迷你高尔夫球场。奇怪的是,在没有社交禁令的情况下,庄园主人拉里·埃里森最后居然没有露面。

生于1944年8月的拉里·埃里森,现年已经77岁了。他生于纽约州纽约市,在芝加哥南部长大,但人生大部分时间是在加利福尼亚度过的。他一生的商业成就包括支持史蒂夫·乔布斯在1997年夺回苹果公司,但最主要的成就是成立了甲骨文公司。

1990年代,甲骨文率先开辟了商业数据库服务,成为当时最有科技含量的代表性公司,并开辟了SaaS新时代。成立甲骨文也令埃里森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尽管年逾古稀,但埃里森对于高收益投资的兴趣仍不减当年。5月5日,美国证券监督委员会公布了一份文件,显示有19家投资机构有意向埃隆·马斯克认购推特股权。这是什么意思呢?在4月中旬,埃隆·马斯克宣布了向推特现股东收购100%股权的计划,如果成功,这将令推特从一家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的公众公司变为马斯克的私有公司。然而,马斯克无意让推特成为一家“家庭作坊”,而是希望引入新的股东血液,引入一些外部资金和共同运营的伙伴。

其中,拉里·埃里森“下注”最重,他单方面愿意斥资10亿美元认购股份,这比红杉基金、沙特基金VyCapital和虚拟币交易平台币安等都要多,要知道,后三者无一不是高风险游戏的爱好者。

拉里·埃里森为什么想成为马斯克运营推特的伙伴?这和共和党又是否有什么关系呢?

红蓝之争

有关那场为特朗普举行的捐款活动,埃里森后来解释说,这只是出于一种爱国责任,因为他希望总统能做得好一点。由于他显然故意地缺席了这场活动,因此人们无法由此判断出他和共和党真实的关系。

但拉里·埃里森其实是一名注册过的民主党人,这名商人的政治选择,在红蓝光谱上左右摇摆。在美国的政治光谱里,蓝色代表亲民主党,红色代表亲共和党。

多年以前,硅谷所在的加利福尼亚是民主党的重要票仓。当时,埃里森也和比尔·克林顿交往甚密,除了在公事场合里一起出现,两人还一起在新奥尔良参加过私人“夜场”活动。

但在2009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拉里·埃里森却开始做出前所未有的改变。在2012年,共和党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和民主党当时的在任总统奥巴马,同台竞争下一届总统宝座,拉里·埃里森选择了为罗姆尼站台。

在上海某高校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任职的教授陈实向记者解释,美国民主党在经济上倾向于主张政府干预,而共和党则倾向主张资本自由,后者因此赢得了不少富豪的选票,埃里森的政治选择,也显然是为他的商业利益服务。

身为民主党的拉里·埃里森虽然“染红”,但他一直和共和党保持着既不过分亲密、也不甚为疏远的关系。就正如他在张罗特朗普酒会这件事上一样,让人无法确定他选票的颜色。

2022年,在民主党人乔·拜登登上总统之位后,拉里·埃里森仍在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摇旗呐喊。从他在过去18个月内所做的政治捐款来看,他单一给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共和党人Tim Scott的政治捐款就高达2500万美元,两人之间并且保持了一定的私人友好关系。

值得留意的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在5月拉开了序幕,当前的民调反映,共和党占据了有利地位。另外,­非洲裔的Tim Scott,目前也被认为是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高潜力共和党提名人。

很少会有人认为,商人的政治投资与商业动机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拉里·埃里森的政治投资和推特投资之间,究竟有没有具体的联系呢?

涂色人

自从4月14日宣布收购推特的计划以来,马斯克的言论更具有影响力了。

短短一个月内,他的推特“粉丝”数量从8000多万迅速涨到9000多万。推特的文字长度限制在140个字符以内,马斯克发送的内容实际更短,但往往几个字就能引发几十万人的回响。

有两个近期的例子,可以说明马斯克的言论影响力之巨。

当地时间5月13日清晨,马斯克发推文表示,正因为一个垃圾账号的数据核实而搁浅这笔收购。短短一则消息,就令在纽交所上市的推特在盘前的柜台市场上瞬间掉价25%。他随后澄清说,收购方案仍在推进,股价跌幅又缩窄至10%。以推特44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来看,马斯克的几个字就能引发数十亿美元的账面财产蒸发。

除了经济影响力,马斯克的言论显然还有一些别的影响。这位超级富豪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远远不止和金钱挂钩。

当地时间5月12日下午,马斯克在短短9分钟内连续发了两条涉及两届总统的推文。他先是写道:“尽管我认为在2024年有一个不那么分裂的(总统)候选人会更好,但我仍然认为特朗普应该重返推特。”之后他又发出另一条:“拜登的错误在于他认为自己当选是要来改变这个国家,但实际上,所有人只是希望不要那么多戏剧性。”

在深夜来临前的8个小时内,有关拜登的推文获得约53000次转发、53万个赞、接近8000个评论,而有关特朗普的推文获得约26900个转发、接近5000个评论、33.3万个赞。

在特朗普的那一条下面,有人写道:“埃隆,你是否在认同特朗普的行为,他可是在传播错误信息以及操作舆论。”还有人发了一张动图,显示一个人将薯条扔进油锅以后引起大火,这人说“这就将是把特朗普召回推特的后果”。

关于拜登的言论,有网友点评让马斯克“自己照照镜子吧”,获得高赞的评论还包括“说到我心里去了”,同时不少人劝马斯克“远离政治吧”。

从“粉丝”回复里可以看到,很多人至今仍然选择相信马斯克的推特改造计划,将马斯克视为一个没有政治偏向、有能力拯救世界、理应对荒诞政治发出理性声音的人物。

成立于2006年的推特,在web2.0时代曾经尽享影响力的辉煌。然而,在政治光谱变化、web3.0兴起的今天,它看起来有些“行将就木”。仅仅是短视频挤压了它的生存空间吗?还是因为工程师太缺乏想象力呢?

陈实向记者表示:“近几年,美国的政治‘极化’严重,人们因为立场互相仇恨,反智现象严重。”也许,很多人都在渴望回到那个能好好讨论事情、具有理性的时代吧。

然而,马斯克真的能成为开辟新时代(或者回归旧时代)的“英雄”吗?这个工作似乎不仅需要超人的能力,还需要无暇的道德。自身身为超级富豪,且要对千千万万股东负责的马斯克,在推特问题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只要看一看拉里·埃里森就知道,超级富豪的红蓝立场往往无法那么清晰。

其实,埃里森曾经的一番表态是推特前途命运的草蛇灰线,他在2018年的一次罕见表态里,坚称自己是处于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中间派,他说:“世界正在两极化,而我的立场很孤独。”

如果拉里·埃里森和埃隆·马斯克都知道中间派注定孤独,也许就不会推动推特走向人迹罕至之处。

(应受访者需要,陈实为化名)

(作者:江月 编辑:李艳霞)

江月

记者

简介:常驻上海,剑桥大学MBA、FRM、前投行发债人,关注国际金融与科技产业,欢迎联系:jiangyue@sfc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