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长企业9丨逸动科技:“水上特斯拉”炼成记

高成长企业论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王东 2022-08-25 19:18

致力于推动船艇动力新能源变革的逸动科技,能否颠覆一个细分行业?

高成长企业10|慕恩生物创始人兼CEO蒋先芝博士:力争5年内推首个活菌药物获批上市 高成长企业11|博识诊断:穿越磁敏即时诊断“无人区” 高成长企业12|广州仕天文江河: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必答题”,国产汽车新材料有望“弯道超车” 展开更多

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王东 东莞报道 2012年,一只来自大洋彼岸的“特斯拉蝴蝶”,搅动了A股市场,成为新能源板块的催热因素,市场也重拾起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热情。

“特斯拉效应”刮起的新能源旋风,也让陶师正嗅到了船艇电动化变革的机会。10年前,还在香港科技大学就读机械工程专业的陶师正,在关注到特斯拉新能源汽车逐步推向市场时,对电动船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有了这个想法后,陶师正和其他三位同学在香港初创逸动科技有限公司,便一头扎进不足100平方米的3126实验室里,这颗创业种子在此萌芽。

如今,位于东莞松山湖的逸动科技已成长为全球船艇电动化领域的领先品牌,被外界称为“水上特斯拉”。现在无论是在杭州西湖还是在澳大利亚珀斯的天鹅湖,都能感受到逸动科技船艇电动化与智能化革新之作的魅力。

不管科研还是创业,成功本就是小概率事件,不 all in,成功率更低。在这条鲜有玩家的全新赛道上,陶师正及其他三位创始人更是摸着石头过河,每一步都像是踏着荆棘。

广东逸动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陶师正(受访者供图)

闯入硬科技领域“无人区”

在XbotPark松山湖机器人基地里,没见过陶师正的人想要找到他有点难度。跟想象中西装革履的CEO不同,他身着T恤和一条短裤。这位年轻的90后,就是广东逸动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陶师正。

与传统印象中的理工科男生形象不同,逸动科技的几位创始人在校期间就经常参加一些帆船、钓鱼等水上运动。“学校离海边很近,我们本身喜欢玩船,当时使用汽油发动机的船只,噪音很大,味道也很重,彼时的特斯拉风头正劲,便萌生了把船外机做成纯电动供能的想法。”陶师正说,切入电动船外机赛道,他们并非天马行空。

当时,几位创始人同在李泽湘教授创立的实验室里做研发,平常也会接触到电机、电控、电池等核心零部件,让他们对船艇新能源动力方面产生了构想:通过技术研发,把这些东西融合在一起,也能做一个推进器,然后用在船上。

事实上,几年前电动船艇还主要局限于外观很酷的草图。这一概念对于业界而言并没有多少可信度。大多数人认为,在船只航行中,过高的水阻会导致电池迅速耗尽,而且续航里程受限也成为一大问题。

 “船艇电机从原理和技术上来说都是可以实现的,原来是因为电池的技术不是很发达,所以按照20年前的技术水平可能做一条电动船,但是性能非常差,电池又很重,也开不了多远。近10年来,锂电池处于高速发展阶段,这让电动船艇在技术上有了可行性。 ”陶师正认为,技术最终赶上了这一概念,也让他们对研发电动船外机的前景更加明朗。

而在10年前,电动船外机的市场还是一片空白,在国外从事相关领域的企业也只有寥寥数家。陶师正当时就畅想,燃油发动机的市场前景广阔,但在将来可以被电动所替代。正是基于以上判断,逸动科技“all in”到电动船外机这一全新赛道。如今,逸动科技已成为国内仅有的、能够自主研发环保纯电动船外机的创新企业,目前产品已远销北美、欧洲、亚洲、澳洲等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全球第二。

正在引领船艇行业电动化与智能化革新的逸动科技,也得到消费者追捧和资本青睐。2021 年公司销售收入同比增长 200%,全球销量超过 15000 台。根据陶师正估计,今年公司的增长率将达到 100%。

此外,去年11月,逸动科技对外宣布完成B+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此轮融资由光速中国领投,老股东跟投,穆棉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如何跨越“死亡谷”

上进与冒进之间永远是一线之隔,对于像逸动科技这样的硬科技创业公司来说更是如此,他们几乎是挑了一个最硬最难的骨头去啃。

在电动船外机领域,从0到1,再进一步迈向100的道路上,逸动科技的创业路并非坦途。陶师正回忆,早期做电动船外机定义产品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方向,市场上可供参考的经验并不多,几位创始人虽然有相关的行业经验,但是放置在全球的大市场上,自己所接触到的领域还是比较窄。

如何找准产品最合适的定位点,成为逸动科技打开市场的一道难关。2013年,逸动团队研制出第一款功率为6千瓦的电动船外机样机,同年11月,在荷兰METS船展上推出了第一款大功率电动船外机产品Navy 6.0。

彼时的电动船外机市场上,1-4千瓦的产品是消费主流,而Navy 6.0攻克了所有核心技术问题,与当时市面上最好的产品有着50%性能提升。但性能的提升,并没有带来产品的走俏,“那个阶段6千瓦的产品还是太超前了,通过走访发现,反而小功率、便于携带的产品才更符合大多数消费需求,并且当时又很难找到品质可靠且价格公道的优质供应链厂商。”陶师正说。

市场反馈并不及预期,逸动科技的初创团队也陷入了争执,还要不要继续量产?此时,李泽湘教授给出了答案:创业并非是在实验室做一个课题,一个企业首先要让自己存活下来。

这也给逸动科技带来转机,带着如何存活下来的考量,创始团队重新全力投入到1千瓦的产品研发上。而后的事实证明,真正救活逸动科技的正是这款小功率的产品,目前也是公司销售最好的一款产品。

创业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入局者总要逆风飞翔。从3126实验室走向全球市场,陶师正总结道,早期的创业团队在路线选择上至关重要,要能够真正看清楚这个行业和市场,判断什么样的产品能够符合市场需求,让企业真正生存下来,有持续的现金流不断投入研发,这样才是一个比较好的路线。

而不断“进化”也是逸动科技穿越创业“死亡谷”的答案。回顾公司的发展历程,逸动科技真正进入产业化的时间节点是在2015年,公司在进入东莞之后开始驶入发展快车道。而在此前长达3年的时间里,创业团队主要进行的是核心技术的研发。

“我们一直投入很大的人力财力在研发上面,作为一个创新企业,特别是处在一个新兴市场里,产品是核心的竞争力。”陶师正认为,硬核的科技创新是件长久的事情,企业要想长期发展,最关键的是核心技术不能受制于人。

逸动科技也一直在创新和进化。目前,逸动科技自研的三电系统,系统效能已达到全球第一。对比同行业来说,整机转化效率可以达到50%,传统汽油发动机只能达到20% ,同类竞争对手也只能做到30%到40%。针对电动机续航的问题,目前逸动科技提供了一系列新的解决方案;Spirit电池也可以利用太阳能充电,支持高达180瓦太阳能输入;根据用户不同需求,设计不同大小的电池组,整模块化的方案比较容易搭配。

颠覆一个细分行业?

“新能源汽车的上半场是电动化,下半场是智能化。”比亚迪公司董事长王传福曾在股东大会上对汽车工业大变革作出了上述判断。当下,凭借着电动化和智能化的特点,新能源汽车正与传统燃油车展开“攻守拉锯”的正面交锋。

而在小型船艇领域,由于其功率范围与汽车相对接近,可以充分利用汽车电动化过程中带来的三电技术积累和产业链成本优势,船艇电动化和智能化革命已经开启,加速驶向百亿蓝海。

资本市场的动向也清晰地反映出这个趋势。去年11月,由前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工程师Ryan Cook与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tch Lee创办的美国电动游艇初创公司Arc Boats,宣布又获得一份3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同年12月,瑞典电动游艇公司Candela宣布获得了2400万欧元的投资,此次融资由瑞典风投EQT Ventures领投。

一直以来,船外机的燃油机高端产品市场被国外品牌占据头部位置,但在新能源船艇发动机领域,逸动科技已经占据先发优势。陶师正说,2021年逸动科技出货量位列全球第二,一举成为国际领先的新能源船艇发动机知名品牌。

在以逸动科技为代表的头部玩家推动下,国内船艇电动化领域能否实现弯道超车?陶师正分析,从当前市场来看,不管是核心供应商还是一些船厂,大部分消费市场在海外,但国内的新能源供应链具有非常大的优势,包括新能源电机、电池、控制系统、相关软件等有着强大的支撑。逸动科技如果能在充分了解国外市场的基础上,同时整合自身供应链、研发、品牌推广、销售等优势,带领国内新能源船艇发动机行业趁势实现领跑,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

在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除了电动化,智能化也成为陶师正口中的高频词。他认为,与汽车相比,传统船只在智能化方面还是比较落后的,人们希望船艇也能拥有相同的智能化水平,解决用户痛点,如实现船只状态实时监控、智能导航、驾驶辅助、安全监测等。

因此,在陶师正看来,船艇的智能化与电动化同等重要,逸动科技也在积极布局船联网和船艇自动驾驶辅助技术,通过自研系统,为船艇用户提供更大的价值服务。

带着科技和创新的标签,特斯拉开启了汽车发展史上新的一页,而致力于推动船艇动力新能源变革的逸动科技,迎着电动化和智能化的风口,能否颠覆一个细分行业?这是陶师正和他的团队,正试图寻找的答案。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王东 编辑:于长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