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长企业12|广州仕天文江河: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必答题”,国产汽车新材料有望“弯道超车”

高成长企业论南方财经全媒体黄浩博 2022-09-02 12:12
高成长企业10|慕恩生物创始人兼CEO蒋先芝博士:力争5年内推首个活菌药物获批上市 高成长企业11|博识诊断:穿越磁敏即时诊断“无人区” 高成长企业3|康立明生物邹鸿志:用好大湾区生态链优势,对研发投入不遗余力 展开更多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黄浩博 实习生 龚湘怡 广州报道

在位于广州花都区的广州仕天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仕天”)自动化工厂内,码垛机器人正在按照指令运输一袋袋材料,从原材料的领料、计量、混料、挤出到材料的冷却、切粒以及后续处理、包装,全部实现了自动化,5000余平的工厂里仅有6名工人。

“提升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力,以科技和服务创造新价值。”工厂内悬挂的横幅,足见企业服务全产业链的“野心”。自2018年创办后,这家专注于高分子复合材料、高性能工程塑料的新材料公司,就迅速成为日产、丰田、本田三大日系厂商的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也在沈阳投产了更高数字化智能化的工厂,全程参与宝马汽车原材料的国产化开发。

2021年,广州仕天成功入选工信部第三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成为全国4762家“小巨人”国家队中最年轻的一家。近三年来,广州仕天主营业务收入年平均增长率为86.48%;净利润年平均增长率达到309.06%。

广州仕天三年晋升“小巨人”背后有哪些秘诀?汽车材料未来有哪些发展趋势?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背后需要哪些支撑?9月2日,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下称:南方财经)专访了广州仕天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文江河。

图为:广州仕天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文江河  受访者供图 

文江河认为,“专精特新”为企业发展提供了指引,也坚定了企业提升研发创新、解决行业“卡脖子”问题的定力和决心。新材料是我国推动产业迈向高端化的关键领域,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快速发展,为我国材料行业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遇,广州仕天也将全力推动新材料的研发技术突破与应用领域拓展,助力新材料产业高质量发展。

最年轻的专精特新“小巨人”

南方财经:广州仕天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文江河:广州仕天以汽车内外饰用高分子复合材料,高性能工程塑料为核心产品,我们已经是日产、丰田、本田三大日系汽车的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之一,也参与了宝马汽车全车系原材料的国产化开发。此外,我们也已完成了生物降解塑料、通讯、电子电工、军工新材料等领域的研发储备,并逐步实现应用。

成立三年多来,广州仕天已经成为工信部第三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广东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也是4762家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中最年轻的一家。近三年公司总资产、销售收入、净利润等各项财务指标均实现快速增长,截至2021年,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三年年平均增长率为86.48%;净利润三年年平均增长率为309.06%。

南方财经:当初是怎样的契机选择在汽车材料领域创业?

文江河:大学毕业之后,我一直从事材料专业相关工作,深耕改性工程塑料领域,一干就是16年。2018年,我深切感受到行业发展进入了拐点时期,同时国家从政策层面也出台了大量扶持政策,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因此,我那时决定创业,并在较短时间搭建了优势互补、行业经验丰富的团队。

之所以选择汽车行业,是因为汽车领域是除航空航天领域外,行业要求最苛刻也是壁垒最高的应用领域。尽管汽车行业开发周期长,项目失败风险也最大,但我们还是选择了具有挑战的方向,而不是别人已经做得很充分的事情,这样一方面更利于发挥团队技术特长,也能够在实现材料国产化率、提升行业竞争力上创造我们的价值。

南方财经:仕天成立三年便成功入选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背后的关键因素有哪些?

文江河:关键因素很多,在我看来主要在于团队组建和战略定位。首先是时机和赛道选择。近年来,我们国家从追求规模、速度转向高质量发展,更加强调自主创新和产业升级,同时也更重视中小企业扶持发展,可以说是“时势造英雄”。人类的发展史,也是材料利用的发展史,由于当前部分国家对于我们高新技术的限制,新材料产业也亟待技术突破,从未来看新材料的发展潜力巨大。

其次是市场定位。汽车虽是传统产业,但是伴随新技术发展,汽车材料要与时俱进,汽车作为支柱产业,市场容量大且稳定。我们从一开始就定位高端,虽然困难大,难度大,但做好了就是建立了壁垒、护城河高。

最后是团队成员组建。我们的团队是一帮有理想、有干劲的人,在创业初期生存都有问题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坚定地瞄准自己选定的方向,这样的专注和坚定,也让我们不仅实现了原定规划目标,还额外收获了更多业绩。

南方财经:结合仕天发展经历,如何看待“专精特新”对中小企业的意义?

文江河: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已经从工信部一个部委的行为上升到了国家层面,这也意味着国家对中小企业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小企业要与国家整体发展更贴合,共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专精特新指的是“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从全球发展经验来看,德国和日本的中小企业模式是非常成功的,我们应借鉴学习,推动中小企业专注核心业务,提高专业化生产、服务和协作配套的能力,在自己的领域有一席之地,最终解决行业“卡脖子”问题。同时,开展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培育新的增长点,形成新的竞争优势。

创新是推动企业“专精特新”发展的动力,从广州仕天自身经历看,首先要加大研发投入,不砸钱是没有办法持续产生成果的。从成立以来,我们每年研发投入都超过营业收入5%以上。公司的研发人员占比超过20%,质量管理人员接近20%,研发技术团队有两位国际专家和7位博士。其次是人才培养,要给新人更多机会和空间,同时要学会借助外脑,与国内机构及专家展开实质性合作。我们已经与瞿金平院士领衔的华南理工大学聚合物新型成型装备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成立联合创新中心,共建高分子材料先进智造实验室,并与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华南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建立了合作关系。

数字化是中小企业的必答题

南方财经:你如何看待国内复合材料产业的发展现状及潜力?在汽车材料领域,目前面临哪些新的趋势和挑战?

文江河:化工材料行业在国内的发展时间并不长,从九十年代萌芽到2000年后真正发展,到现在也就高速发展了20年,对比巴斯夫等世界巨头,国内起步较晚,仍存在一些差距。复合材料远远没有到达顶峰,发展潜力巨大,国内发展也非常迅速,比如国内近年在碳纤维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解决了从无到有的突破,并在一步步地优化;在加工端,国内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加工也走在了国际前列。

对于汽车材料而言,轻量化、功能化、个性化是未来的主要发展趋势。不论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车,轻量化发展日趋迫切,只有车重减轻,才能节省燃油、电能,提供更多续航。在功能化方面,防霉防菌、无味环保是主要体现,比如部分车企已经要求材料实现40%以上的回收利用。

此外,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带动丰富了我们材料的使用场景,也让国内材料厂商在嵌入国际市场上有“弯道超车”的机会,我们也惊喜地发现,新能源车材料供应以国内供应商为主,这也说明我们的技术已经跟上了。

南方财经:在汽车材料的国产化方面,广州仕天有哪些经验?目前还面临哪些难点?

文江河:从广州仕天自身经历看,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客户信任问题,对于一个新企业,传统车企更多担心的是稳定性,所以如何改变客户看法,实现从不信任到信任是关键。这一方面要求有过硬的产品能力,通过行业很多认证检测是基本门槛,另一方面是坚定信念、不轻言放弃。广州仕天也是从不重要的零部件材料慢慢成为汽车厂商关键零部件材料、重要车型的供应商。当然,如果通过政府或机构出台一些鼓励性政策,企业得到信任的速度会更快

目前,我们国产汽车品牌的材料国产化率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合资品牌大概有60%-70%还是依赖外资企业。难点比如在发动机材料,其对安全性要求非常高,之前汽车厂商不太敢使用国产材料。近年来,随着国内材料厂商水平提升,成本压力减少,加之行业壁垒破除,以及外企就近服务、降低成本的需求,国产化率也在不断上升。

南方财经:广州仕天创立之初就布局数字工厂建设,如何看待数字化对企业发展的作用?制造业应如何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

文江河:对于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也是企业重大的发展机遇。企业应把数字化作为一个工具来全面优化自身管理体系,提升企业生产效率,最终实现产品竞争力的提升。

推动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管理基础,企业要明白价值体系优化和创新是转型升级的根本目标。从广州仕天发展经历看,这几年公司能够快速得到客户信赖,得益于数字工厂的建设和投入,因为这对于提升企业生产效能、产品品质稳定性都有重要作用,最终会反映在产品竞争力上。

例如,数字化之后,在选品环节,采购人员不必给供应商打电话询价找货,而是可以借助系统智能推荐快速匹配采购清单。通过数字化建设,现在只需要过去一半的人员就能完成五金配件的日常采购管理工作,人效提升了100%。

南方财经:你如何看待广东汽车产业发展潜力?未来广州仕天将在哪些维度持续发力?

文江河:广东在汽车产业发展上领先全国,龙头车企以及零部件配套企业集聚,产业链完善,这也是当时吸引我们来这里创业的原因。短板的话,就是近年来芯片短缺,给汽车产业发展带来了不小影响,推动汽车产业的发展最根本的还是人才,优质人才也是我们紧缺的。

在我看来,衡量企业好坏的核心只有产品竞争力,仕天的目标不是做到最大,而是做到最好。未来,我们将坚定不移地提升研发能力和精细化管理水平,保持定力,坚定走加大技术研发的道路,推动企业“专精特新”发展,同时,我们也将在新能源、节能减排方面持续投入,把握“碳达峰碳中和”带来的市场机遇。

摄像:肖航

视频剪辑:肖航 李睿妍(实习生)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黄浩博 编辑:李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