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现场㉑|贸发会议:加密货币给金融稳定带来挑战 发展中国家应全面监管

联合国现场向秀芳 2022-08-11 16:33

虽然加密货币可以便利汇款,但它们也可能通过非法资金流动实现逃税和避税,就像进入了一个所有权不易识别的避税天堂。因此,加密货币可能限制资本管制的有效性,而资本管制是发展中国家维护其政策空间和宏观经济稳定...

联合国现场⑩|2022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全球极端贫困人口新增9300万 四年减贫努力化为乌有 联合国现场⑪|世界人口今年11月达到80亿 印度明年将取代中国成人口第一大国  联合国现场⑳|安理会公开辩论会聚焦非洲能力建设,中方代表呼吁国际社会支持 展开更多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向秀芳 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当地时间8月10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发布了三份政策简报,探讨发展中国家推行加密货币可能带来的社会风险和代价,包括加密货币给金融稳定、国内资源调动以及货币体系安全带来的威胁等。

报告认为,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推行加密货币一定要采取审慎态度。同时,国际社会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启动一个全面的全球加密货币监管和信息共享系统,并实施全球税收协调。

加密货币不受监管代价高昂

新冠疫情期间,全球加密货币使用呈现指数级增长,在发展中国家变得尤为普遍。

报告显示,自2009年首个去中心化加密货币诞生以来,一个复杂并且迅速发展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已经出现。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9000种加密货币,相比之下,2018年时才1500种。各式各样的服务提供商维系着系统运行,包括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数字钱包应用程序等。

而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稳定币。这种新型加密货币旨在通过持有金融资产作为抵押品来维持相对于主权货币或一篮子货币的稳定价格。报告提醒,除了加密货币价值下跌可能导致持有人经济损失,更严重的问题是,若稳定币抵押品价格下跌,导致公共救助(public bailout),最终将由纳税人承担成本。今年5月,一些稳定币不再与美元挂钩,引发了加密货币持有者的焦虑,导致出现大量抛售的市场动荡。

报告数据显示,加密货币生态系统在2019年9月至 2021年6月期间疯狂扩张了2300%。目前全球已有超过450个加密货币交易所,日交易额在2021年5月曾经达到5000亿美元峰值,堪比纳斯达克交易所的交易规模。加密货币迅速吸引了富人和公司的兴趣。以比特币为例,超过80,000个比特币账户持有至少100万美元的余额。前100个最大比特币账户合计1150亿美元,相当于摩洛哥的GDP,超过135个国家的GDP。

 

报告指出,加密货币在发展中国家迅速普及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作为便利的汇款渠道;二是在面临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的国家,加密货币被作为货币和通胀风险的对冲。但报告认为,它们在发展中国家带来的风险和成本更高。

基于几个原因需要保持谨慎。首先,使用加密货币可能会导致金融不稳定风险。如果价格暴跌,货币当局可能需要介入以恢复金融稳定。更重要的是,在发展中国家,加密货币的使用为非法资金流动提供了新的渠道。其次,加密货币的使用破坏了资本管制的有效性,而资本管制是发展中国家遏制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风险的重要工具。最后,如果不加以控制,加密货币可能会成为一种广泛的支付手段,甚至非正式地取代本国货币,这可能会危及国家的货币主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对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法定货币的风险表示了担忧。

加密货币成为逃税避税新渠道

聚焦“加密货币如何破坏发展中国家的国内资源调动”的政策简报指出,虽然加密货币可以便利汇款,但它们也可能通过非法资金流动实现逃税和避税,就像进入了一个所有权不易识别的避税天堂。因此,加密货币可能限制资本管制的有效性,而资本管制是发展中国家维护其政策空间和宏观经济稳定的关键工具。

报告显示,发展中国家在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同时,面临着促进结构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挑战。根据贸发会议估算,发展中国家从2020年到2025年每年需要约3万亿美元弥补资金缺口。发展筹资需要双管齐下:一方面,发展中国家需要从多个领域调动额外的资源,包括从国际和国内、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另一方面,它们需要解决资金流失问题。但是,非法资金流动和持续的净资金外流,这两个渠道消耗了发展中国家的资源。这些渠道侵蚀了税收,缩小了发展中国家的财政空间和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能力。并且,它们加剧了发展中国家的外部融资需求,使这些国家陷入债务的泥沼。

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讲,非法资金流动不仅包括源于犯罪活动(如毒品交易或人口贩运)或用于非法活动(如资助恐怖主义)的资源,而且还包括合法产生但非法转移到国外以避免或逃避税收的收入和利润。据估计,跨国企业和富人的非法税收和商业行为占非法资金流动总额的三分之二。仅在2021年,由于跨国企业和个人的跨境税收滥用,全世界损失的税收就接近5000亿美元。这些损失的资源,举例来说,足以为全球人口接种三次以上的疫苗,对低收入国家的伤害最大,因为他们调动资源的选择较少。

报告强调,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多边及国家层面已采取了一些措施,减少商业和税收动机的非法资金流动,但这些努力并不包括加密货币,加密货币已经成为税收动机的非法资金流动的一个新渠道。虽然加密货币对犯罪活动的吸引力和潜在用途受到关注,但估计这只占加密货币交易相对较小的份额,2020年比特币总交易中不到10%可归因于犯罪活动。但报告认为,从发展筹资角度来看,即使与犯罪活动无关依然有问题,因为侵蚀税基和破坏资本管制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是关键问题。

呼吁发展中国家全面监管加密货币

报告显示,发展中国家已对加密货币采取监管措施。截至2021年11月,有41个国家(2018年是15个)禁止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进行加密货币交易,或禁止加密货币交易所向个人和企业提供服务。其中,9个发展中国家,即阿尔及利亚、孟加拉国、中国、埃及、伊拉克、摩洛哥、尼泊尔、卡塔尔和突尼斯,已完全禁止加密货币。还有一些国家对加密货币交易产生的资本收益征收所得税。此外,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受到澳大利亚、巴哈马、希腊、罗马尼亚、菲律宾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法律的约束。

但报告指出,尽管监管作出了回应,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加密货币仍处于法律灰色地带。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本质上是全球性的,其许多组成部分(去中心化金融平台、加密货币交易所、数字钱包提供商和稳定币发行人)都在国家管辖范围之外,这就使得加密货币的监管成为一项挑战。报告认为,减轻加密货币带来全球风险的关键监管措施需要来自发达国家,因为这是大多数供应商总部所在地。发展中国家的回旋余地可能较小,但对加密货币的监管仍是可能的。

贸发会议敦促发展中国家采取行动。具体政策建议包括:通过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数字钱包和去中心化的开放式金融,以及禁止受监管的金融机构持有加密货币或向客户提供相关产品,确保对加密货币的全面金融监管。 像限制其他高风险金融资产一样,限制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广告;提供一个安全、可靠和负担得起的适应数字时代的公共支付系统。就加密货币税收待遇、监管和信息共享达成一致并实施全球税收协调;对资本管制进行重新设计,以考虑到加密货币去中心化、无国界和匿名的特征。

(作者:向秀芳 编辑:李艳霞)

向秀芳

南财集团驻纽约记者

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驻纽约记者。直击华尔街,关注全球经济与市场动态;走进联合国现场,一起见证国际舞台上的大小事。邮箱:xiangxf@21jingji.com